<th id="d5iw7"><option id="d5iw7"></option></th>

<code id="d5iw7"></code>

<tr id="d5iw7"></tr><th id="d5iw7"><option id="d5iw7"></option></th>


  • 雷一鳴去世沒多久,整個北方機械廠的生產秩序就處于停滯狀態,原因是有人帶頭鬧事。帶頭鬧事的人是誰呢?方華。方華又是誰呢?在北方機械廠,如果有人敢說不認識廠長,但絕對沒人敢說不認識方華,她可是美貌與能力樣樣出眾、大名鼎鼎、如雷貫耳的廠花啊,偌大的一座工廠,這些年之所以效益不斷攀升,仿佛就是靠這朵花支撐著呢。

    這話聽起來似乎有些過頭,但事實卻一點不假,就連廠長也不得不承認,銷售科科長方華,在業務上確實有兩把牙刷子,揮舞起來虎虎生風,北方機械廠的效益就是這么好起來滴。

    按理說,方華好歹也是個中層干部啊,覺悟怎么會這么低,居然帶頭鼓動工人鬧事呢?實際上,方華此舉,可謂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無非就是替她家老實巴交的男人劉千出頭,可偏偏就有一幫粉絲支持她出頭。出什么頭呢?本來雷一鳴已經去世了,不應該再拿死人來說事兒,可這事兒偏偏就與雷一鳴有關,不說還真不行。

    這不,方華往職工運動場上一站,柳葉眉一揚,櫻桃小嘴一噘,一張俊俏的瓜子兒臉,不成想生氣起來也是那么迷人。尤其是那一米七六高挑的水蛇腰身材,站在人群里儼然就是鶴立雞群,再加上平日里就能說會道,這會兒一張口更像是機關槍在噴火,關鍵是噴上一個小時子彈總能供應上,還不卡殼。

    同志們哪,兄弟姐妹們哪,大家都來評評理,金牌工人,省總工會給的這么大一個榮譽,廠里不把指標給了活人,卻偏偏要給死人,這是哪門子歪理,讓咱這些革命尚未成功仍需玩兒命工作的同志寒不寒心哪。

    就是,就是,歪理,歪理,寒心,寒心。人群中不斷有人在附和,亦或說是響應,這種難得一見的場面,仿佛是事先預謀好了的。但所有人都相信,方華在這件事兒上絕對沒有預謀,比如說事先找工人串聯。因為熟悉方華的人都知道,方華是個光明磊落的人,不管任何時候,只要方華往那兒一戰,粉絲立刻就會聚攏一片。

    可附和歸附和,響應歸響應,但秩序并不亂,依舊是一群人在觀看一個人盡情地表演,看方華口不干舌不燥,繼續像機關槍一樣噴火,就像平日里廠長在職工運動場上講話,人群嘩啦啦地鼓完掌,沒有人交頭接耳,繼續聽廠長講話。從這一點講,北方機械廠的職工還是很有素質滴,就連參與鬧事也都懂得保持良好的秩序。

    方華越說越激動了,她的演說似乎已經進入了高潮,同志們哪,兄弟姐妹們哪,評上金牌工人,不僅工資漲一級,每年還能享受一次帶薪外出休養,這些待遇,可都是活人應該享受的啊。就是,就是,歪理,歪理,寒心,寒心。人群又開始附和、響應。

    不遠處,廠長對第一車間劉主任說,都說男怕入錯行,女怕嫁錯郎,這方華啊,雖然是個女人卻入錯行了,原本覺得她應該去當模特,現在看來應該去當演員,你看看,不僅講起話來聲情并茂,關鍵是每一句話都說到人的心窩里去,如果我不是廠長,沒準兒現在也站在人群里,成了她的追隨者了。

    廠長您可真會開玩笑,劉主任說,這是您大度,不和她一般見識,不過,話又說回來了,廠里出了這么大的事兒,生產秩序也停滯了,您怎么一點兒也不著急上火,反而在這里悠閑地看熱鬧,還不住地表揚方華,難道……?劉主任突然意識到自己說話沒把門兒了,于是趕緊岔開了話題,說哎呀不好,雷一鳴的父親大便的時間到了,我得趕緊去看看。

    說起來,自從雷一鳴去世后,劉主任就成了雷一鳴的替身,原因是,雷一鳴生前既是第一車間的工人,劉主任的屬下,也是北方機械廠乃至全市、全省出了名的技術能手,想當年,剛剛二十出頭的雷一鳴就在全省工人大比武中,為北方機械廠捧回了一座金燦燦的冠軍獎杯,獎杯一直擺放在廠史陳列室里,那可是北方機械廠最大的榮耀啊。過去的二十幾年,雷一鳴各種獎狀和榮譽收獲了一大堆,劉主任作為直接領導臉上自然也跟著有光。

    尤其是,雷一鳴在去世前曾給劉主任上了人生的重要一課,也是讓劉主任一輩子都難忘的一課,想當初,劉主任讓雷一鳴給他焊一個狗籠子,雷一鳴到死都沒滿足他的愿望,反而在臨終前由衷地對他說,今天我給你焊一個狗籠子,明天可能狗籠子就變成了你的牢籠,作為一名領導干部,希望你能好自為之。正是這一席話,讓劉主任突然醒悟過來,也理解了雷一鳴的良苦用心,寧可得罪領導,也不讓領導去犯錯誤。

    從此,劉主任就扛起了雷一鳴留下的重擔,肩負起了雷一鳴未盡的孝道。雷一鳴的母親走的早,膝下就雷一鳴一個獨子,且雷一鳴一直未婚,也就是說,癱瘓在床的雷一鳴的父親,身邊已經沒有一個親人了,痛失愛子的老人家一個人的生活該多苦啊。

    劉主任來的正及時,火候掐得剛剛好,好像比雷一鳴還要了解老人家吃喝拉撒的生活規律。接完大便,老人家說,我這是有罪還是有福啊,丟了個兒子又撿了個兒子,好歹你也是一鳴的領導,怎能讓你做這種事。劉主任一看老人家眼里噙著淚花,趕忙說您老可別有負擔,領導咋了,領導也是爹生娘養的,孝敬老人這是天理,再說了,別看一鳴是我的屬下,但覺悟卻比我高多了,如果沒有他的教誨,我這會兒沒準兒正吃牢飯呢,所以,給恩人的父親端屎盆子咋也比吃牢飯好吧,現在只是鼻孔臭一會兒,進了牢房就一輩子臭名昭著了。

    老人家一聽,淚水嘩地就流了出來,到底是領導,會說話,不像一鳴性子直,脾氣大,一生氣就愛說臟話。其實老人家哪里知道,劉主任說的這些話可不是純粹為了哄他開心,而是掏心窩子的話,只可惜雷一鳴聽不到了。聽不到就聽不到吧,劉主任不想做給誰看,只想讓自己的良心能舒坦些,一想起自己曾經借著權力偶爾貪些公家的小便宜,他的臉上瞬間就灼熱起來,仿佛雷一鳴并沒有離去,正在身邊瞪著眼狠狠地看著他。

    一回到家屬院門口,劉主任就遇到了方華,如果換作從前,性格大大咧咧的方華會主動和他打招呼,親切地喊他一聲劉哥。可是現在,劉主任在方華眼前就像一團空氣,只顧低著頭往家走。方華之所以會這樣,劉主任心里很清楚,不就是昨晚召開的廠務會上沒幫她說話嗎?

    說起昨晚的廠務會,氣氛那叫一個熱烈,完全是方華一個人在表演,偌大的會議室,居然成了方華施展口才的舞臺。當時,會議的議題主要是圍繞給去世的雷一鳴向省總工會推薦金牌工人而展開討論,也難怪方華會持反對意見,因為按照預定的計劃,在全廠技術大比武中,每個車間的第一名獲得推薦資格,而方華的男人劉千剛好是第一車間的工人,因為雷一鳴不愿給劉主任焊狗籠子而棄賽,劉千就拿了第一名。

    可現在呢,廠里居然要推薦雷一鳴為金牌工人,劉千自然就沒有被推薦的資格了。方華不僅在會上公然持反對意見,而且還發泄了半天委屈,先說自己的男人平時工作多么賣力,只知道干活不知道給領導溜須,所以這么多年辛辛苦苦累死累活才會連個死人都比不上。接著,方華又把自己為了廠里一年到頭勞苦奔波的背后大家所不知道的心酸道了個遍,見沒人搭腔,包括平時關系不錯的劉主任在關鍵時刻也不替自己的男人說話,便一甩門憤然離開了會議室。

    2020年10月19日

    優秀工業文學作品展播丨《秦嶺一日》(1)
    重磅丨透視優秀作品,探尋中國工業發展脈絡

    上一篇:

    下一篇:

    優秀工業文學作品展播丨《金牌工人》(1)

    添加時間:

    亚洲国产人在线播放首页-国产乱色伦影片在线观看下-国产成人午夜福利r在线观看-精品视频国产狼友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