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d5iw7"><option id="d5iw7"></option></th>

<code id="d5iw7"></code>

<tr id="d5iw7"></tr><th id="d5iw7"><option id="d5iw7"></option></th>

  • 嫁給工地的女人

    作者:劉長虹


    1.

    幾十號人的建筑工地上,清一色的男人,連個女人的影子也看不到。民工也是男人,也有欲望,見到不到女人的日子,他們就想女人。那些成了家,有老婆的,就想遠在老家的老婆;那些沒成家,還沒老婆的,就想夢中情人,或別人的老婆。總而言之,工地上的民工,除了想發財,就是想女人。大家都盼望著,工地上能來個女人,哪怕是個不太漂亮,且名花有主的女人。

    煮飯阿姨肥姐就是在這個時候來到工地上的。

    在肥姐沒來工地之前,煮飯的是個四川老伯,他跟著老板吳生干了多年,屬于元老。可如今他60多歲了,身體又不太好,就辭職回家了。他走后,工地上沒了煮飯的,吳生就貼幾張牛皮癬招聘廣告出去,招煮飯阿姨一名。幾天后,肥姐就來到了工地。

    肥姐30出頭,個頭矮,身材略胖,不算很美,但也前凸后翹,皮膚白皙,且做的一手飯好菜。還是原來每人每天10塊錢的伙食標準,可肥姐沒來之前,四川老伯今天白菜燉蘿卜,明天蘿卜燉白菜,把民工們都吃膩了;但自肥姐來之后,今天搟面條,明天大米飯,后天包水餃,變著花樣兒做美食。吳生看給民工吃這么好,不高興了,可又看肥姐是嚴格按照每人每天10塊錢的伙食標準做的,就沒話說了。

    肥姐的到來,不僅讓幾十號民工有了可口飯菜吃,更讓他們有了女人看。肥姐走到哪里,幾十雙色瞇瞇的眼睛,就齊刷刷盯到哪里。尤其是,大齡未婚的鐵娃、黑頭、虎子、二皮等幾個,因為相互吃肥姐的醋,還打起架了。

    鐵娃說:“煮飯的肥姐是老子的女人,你們誰盯著看,就把他眼珠子摳下來!”

    黑頭說:“放他娘個臭屁!還你的你女人呢,你知道她穿啥內衣穿啥內褲?”

    虎子和二皮也附和說:“如果你知道她穿啥內衣穿啥內褲,我們就認她做嫂子,再也不看她了。”

    鐵娃被問住了。他哪知道肥姐穿啥內衣穿啥內褲啊?可他還是朝他們大聲吼道:“老子的女人穿啥內衣內褲,還用告訴你們嗎?反正以后別盯著她看了,否則別怪我這拳頭不認兄弟!”說完,鐵娃捏了捏自己鐵錘般的大拳頭。

    “憑什么呀?憑什么不準我們看呀?”他們三個自然不服。

    “憑什么?就憑老子這不認人的拳頭!”鐵娃說著,就掄起鐵錘般的拳頭,朝他們打過去。

    鐵娃愛惹事打架,在工地上是出了名的,可今天畢竟寡不敵眾,被黑頭、虎子、二皮三個打得鼻青眼腫。

    老板吳生過來,朝他們吼道:“干嘛,干嘛呢?為別人的老婆相互吃醋打架值嗎?我可是看了的,她入職表上填的是已婚,以后誰再胡騷情,當流氓送公安局!”

    鐵娃、黑頭、虎子、二皮等幾個,被吳生這一訓斥,都才一個個低下頭,像霜打了的茄子——蔫了。

     

    2

    肥姐來工地遇到的最大麻煩,不是鐵娃、黑頭、虎子、二皮等幾個盯著自己看,而是如廁。

    肥姐沒來之前,工地上清一色的男人,共用一個籬笆圍成的廁所。可肥姐來了,工地上多了個女人,就不方便了。白天廁所里民工一個接一個的,肥姐只有在晚上沒人的時候,偷偷去上廁所。可盡管如此,還是出事了。

    有天晚上,鐵娃借手回來,叫醒大家說:“都猜猜,我剛剛看到啥了?大家都睡得正香,沒人理他。鐵娃接著說:“我看見肥姐了,她在撒尿,屁股那個大,那個白啊!”

    這下大家來了興致,忙坐起來問:“還看到啥了?”“天黑就看到這些,別的啥也沒看到!”“真沒看到?”“真沒看到!”……

    大家覺得,鐵娃是在撒謊,她不可能沒看到點兒別的啥,但他們倒希望他真別的啥都沒看到,要看到點兒別的啥也該是自己看到。這個晚上,所有的民工都失眠了。

    在這些民工中,二皮年齡最小,但文化最高,鬼點子最多。他聽鐵頭的話后,心緒久久不能平靜。此后的多個晚上,等別的民工都睡著了,他便拿著手電筒,悄悄往廁所里跑。他倒想去看看,鐵頭天黑沒看到的那玩意兒。

    有天半夜,大家在睡夢中,被一聲叫罵吵醒了。不知二皮真有沒非禮肥姐,反正被肥姐打了一記耳光,還罵他是臭流氓。吳生報了警。不一會兒,大蓋帽兒就來了。

    “誰是王二皮?”兩個身穿著警服、腰里別著手槍的大蓋帽兒問。

    民工們都不說話,但眼睛卻盯著嚇得瑟瑟發抖的二皮不放。大蓋帽看出誰是王二皮了,就把他往警車上拉。二皮嚇得尿撒了一褲襠,說:“警察同志,饒過我這一回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饒過你?說得輕巧!有啥話跟到局里再說吧!”大蓋帽兒掏出手銬要往二皮手上拷。

    這時肥姐過來了,她對大蓋帽兒說:“警察同志,放了他吧!為什么要抓他走?”

    “放了他?”大蓋帽兒說,“為什么抓他走?你誰啊?管得著嗎?”

    吳生對大蓋帽兒說:“她就是那個女的!王二皮就是對她非禮的!”

    “誰說他對我非禮了?神經病!”肥姐說,“他是我男朋友,我夜里上廁所一個人怕,讓他給我放個哨,這也犯法嗎?”

    大蓋帽兒聽后,松開了二皮,然后對吳生說:“怎么搞的?沒事可別亂報警!”

    大蓋帽兒走后,吳生罵了句“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就氣呼呼走了。大家看著二皮,眼睛里充滿了羨慕和記恨。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3

    肥姐并沒真跟二皮好上,而是善良的她不想因為這點事兒,就讓大蓋帽兒把二皮帶走,故意這樣說的。當大家知道這些后,都非常感動,都為自己昔日對她的非分之想,感動臉紅起來。尤其是二皮,他當著大家面說:“肥姐不是我二皮的女人,但是我二皮的恩人,以后誰再胡騷情她,我跟誰沒完!”

    幾天后,二皮把一塊木牌子往廁所門上一放,說:“看好了,這牌上寫啥了?以后只要大家看到掛這塊牌子,就休想往廁所里走!”大家仔細一看,發現木牌子上歪歪斜斜寫著“肥姐如廁”四個大字。從今往后,只要看到廁所門上掛著“肥姐如廁”的牌子,大家就遠遠站著,沒人敢再越雷池半步。

    肥姐如廁的難題解決了,民工們也不再色瞇瞇地看她了,大家成了無話不講的朋友。時間長了,肥姐知道鐵娃愛吃臊子面,她就隔山差五做上一頓;黑頭愛吃水餃,她也不嫌麻煩,隔三差五包上一回;虎子愛吃米飯,她也會隔三差五煲上一次;二皮愛吃涼皮,有空時她也會做給大家吃。除了做飯的分內工作,她還義務幫大家洗衣服,幫大家縫縫補補,讓一個個漂泊在外的男人,感到了慈母般的關懷和妻子般的曖昧

    大家不論年齡大小,都稱肥姐為大姐;而肥姐,則稱呼他們為大兄弟。大家后來知道,肥姐確實在家有個男人,只可惜是個癱子,常年臥病在床,藥不離口。肥姐來工地打工,就是為多賺點錢來養活她的癱子男人。大家都很同情肥姐,盡可能地幫助她。

    肥姐干活手腳麻利,一天三頓飯根本忙不到她,于是,她向吳生提出:“讓我空余時間到工地上做小工吧,少給點工錢也行!”大家知道,她一定是家里開銷大,所以才提出這么做的。于是,集體懇求老板吳生答應。當時工地剛好人手短缺,吳生想想后,就答應了。

    男女搭配干活不累。自肥姐加入到民工干活隊伍后,大家一天有說有笑的,工程進度快了很多。肥姐來自陜北,干活的當兒,還會哼幾句陜北民歌:

    青線線的那個藍線線藍個瑩瑩的彩
      生下一個蘭花花實實的愛死個人
      五谷里那個田苗子唯有高粱
      高一十三省的女兒呀數上那個蘭花花好
      一對對的那個鴨子一對對鵝
      蘭花花我鹼畔上照哥哥
      我見到我的情哥哥有說不完的話呀
      咱們兩個死活要常在一搭
      咱們兩個死活要常在一搭

    ……

    邊唱著民歌邊掉著淚,肥姐的思緒隨著民歌,飄到了幾千里外黃土高原上的老家。她想念家鄉的山家鄉的水,想念她那病榻在炕上癱子男人了……

     

    4

    可能連肥姐自己都沒不想到,一個月之后,她真要再次回到那個黃土高原上的家了。肥姐接到家里的電話,說她那癱子男人病重,住進了醫院,讓她火速趕回家。肥姐對老板吳生說:“吳總,我要辭職!我家里出了事,我要趕緊回去!”吳生頭搖得撥浪鼓似的說:“這可不行,我們是工程完了年底統一結算工錢,現在辭職沒錢拿!”肥姐在吳生辦公室里急得直哭,可吳生就是不批準她辭職。

    大家看肥姐沒來上工,以為她生病了,后來才知道她在吳生辦公室里哭。二皮帶著幾個民工沖進去大吼:“狗日的吳生,你是不是欺負她了!”肥姐攔住二皮說:“你們出去,沒人欺負我!”二皮說:“沒人欺負,你怎么哭了?不說清楚,我們就不走!”肥姐就把家里有急事要辭職回家,吳生不批準的事情給二皮他們講了。

    “奶奶的,人家有急事,家里等急著用錢,不結工資給人家,還有沒點良心啊?罷工罷工,肥姐的工資不結,我們就罷工!”民工們一個個都罷工了。

    吳生帶著保安挨個工棚里找人開工。可大家有的打牌,有的睡覺,有的玩手機,沒人理睬他。吳生對大家說:“大晴天的,你們不上班啥意思啊?”大家一個個都裝聾作啞不說話。吳生再問:“到底啥意思,你們別裝啞巴說話呀?”二皮這才說:“我們在替肥姐打抱不平,一天不給她結工資,我們就一天不開工!”吳生聽了,氣呼呼地帶保安走了。

    下午民工們繼續罷工。吳生這下急了,肥姐干了五個月,不到一萬元工資,耽誤一天工期可損失不少啊!他答應給肥姐立即結算工資,讓民工們先開工干活。

    肥姐拿到錢后,對大家千恩萬謝,說他們的好,她一輩子都不會忘。二皮說:“別顧著感謝我們了,家里到底出了什么事,需要的錢多不多?”肥姐哭著說:“我男人得了尿毒癥,要換腎!”“尿毒癥?!”大家聽了,倒吸一口涼氣。

    “別哭別哭,有病就治嘛,哭有啥用?”二皮率先拿出這些年自己積蓄的5000元,交到肥姐手上說:“大兄弟我就能幫著些了,你先拿著用吧!”然后,二皮又對大家說:“大家有錢的,也都拿出來吧,救人如救火!”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就是我沒人舍得把錢拿出來。二皮說:“大姐在工地上五個月,對兄弟怎么樣,想必大家都知道,人要知恩圖報啊!”“二皮,你別說了,我這有2000元!”愛打架惹事的鐵娃先拿出自己積攢的2000元。接著,黑頭、虎子也都拿出了自己的積蓄,其他人也都竭盡所能獻出了愛心。

    “總共80000元,我記下了,以后大姐還不上,我二皮幫著還!”二皮說著把錢交到了肥姐手上。

    肥姐接過錢了,跪在地上感激地說:“大家的大恩大德,我這輩子都不會忘。錢,我這輩子還不上,下輩子做牛做馬也要還上!大家放心,我還會回來的!”

    第二天,肥姐就離開工地,踏上了回家的路途。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5

    大半年過去了,肥姐不僅沒再沒回到地,而且半點音信都沒有。大家都還經常想起她,想起她做的可口飯菜,想起工地上有女人的溫馨日子。自她走后,工地上沒了做飯的,頓頓叫外賣吃盒飯,大家早都吃膩了。

    至于借給她的錢,大家本沒打算讓她還。只是,最近工地出了大事,狗日的吳生為了節省成本,偷工減料建成的樓沒通過驗收,損失一大筆錢,把總公司老板氣了個半死。由于虧損太大,給民工連工資都發不上了。那段沒錢的日子,除了二皮之外,大家都罵肥姐是個騙子,騙走了他們的錢,自己就不見影子了。二皮說:“先別冤枉好人,她可能家里有事,一時走不開!”民工們說:“狗日的二皮,你說她不還,你就還我們,你還我們啊!你看了肥姐的屁股,我們可沒有!”二皮被問得沒說話了。

    自從工程查出問題后,狗日的吳生他娘的就逃之夭夭了。總公司老板說:“工程做到一半,我給人家無法交工,剩余的工程款也拿不到,你們的工資也就沒得發!你們里面派出個人,領著大家干,虧損的錢我補上,等度過難關了,就給大家如數發工資!”大家都推薦二皮帶著他們干,他雖年齡小,但人機靈,且文化最高。沒別的辦法,二皮就恭謹不如從命,領著大家一起干了。

    二皮不像吳生,對工程非常負責,從來都不偷工減料。他對大家說:“兄弟們老老實實干活,工程完了還是拿不到錢,找我二皮!”大家說:“二皮,上次借肥姐的錢,你還欠著我們呢!這次兄弟們再信你一次,工程結束了拿不到錢,我們扒你的皮!”

    很快工程就完工了,總公司老板沒有食言,不僅把工資一分不少發給了民工,還看二皮人實在,第二期工程居然承包給了他。

    就這樣,二皮從民工搖身變,當上了包工老板。

    二皮當上老板后,要把他們借肥姐的錢一分不少還上,可他們都死活不要。鐵娃說:“二皮,你看過肥姐的屁股,我鐵娃也看過,憑啥你能拿錢幫她,我就不能,太看不起人了吧!”大家聽了哈哈大笑,也都說自己就當幫助肥姐得了,這錢不要了,人生在世,誰沒個七災八難的時候。

    工地還是原來的工地,活計還是原來的活計,但由于換了領頭人,氣氛就全然不同了,大家在二皮的帶領下干得熱火朝天。

     

    6

    肥姐回來了。

    她面容憔悴,神情沮喪,廋了差不多30斤,看上去變了人似的。大家問她:“男人好了沒有?”她不說話。大家問她:“家里還好嗎?”她還是不說話。后來虎子說她看見肥姐的入職表了,婚姻狀況欄寫著“喪偶。”大家聽了,倒吸一口涼氣,一切都算明白了。

    肥姐說她是來報恩的,她打聽了很多人,費了很大周折,才找到大家了。大家說:“原來的老板吳生偷工減料犯了錯后跑了,現在的老板是二皮,我們這是第二期工程,不在原來的地方,你當然不好找了。”肥姐說:“這個我聽說了。”然后就不說話了,顯然她在喪夫的痛苦中還沒走出來。

    肥姐沒之前話多了,但對大家的關心絲毫沒減,在不超出伙食標準的情況下,她還是變著花樣兒給大家做可口吃食。自從肥姐來后,吃了大半年盒飯的民工們,胃口又一個個好了 起來。吃得好了,渾身上下是勁兒,工程進度也快了起來。

    二月一過,天氣漸漸暖和起來了,小草長出了新芽,柳樹抽出了新枝,河面上的冰塊融化了……到處散發著春天的氣息。肥姐的心情,也隨著春天的到來,氣候的變暖,慢慢好了起來。工地上時不時的,又能聽到她那妙的陜北民歌了:

    哥哥你走西口

    小妹妹我實難留

    提起哥哥你走西口

    哎小妹妹淚常流

    送出來就大門口

    小妹妹我不丟手

    有兩句的那個知心話

    ……

    鐵娃、黑頭、虎子等幾個單身男人,又開始打起了肥姐的主意。他們是這樣想的,之前她已婚,老子動不得,現在她喪偶了,去追她,天王老子也管不了。

    鐵娃向肥姐表達了愛意。肥姐說:“你個惹事精,誰敢跟你啊!”鐵娃說:“那我以后不打架惹事了呢?”肥姐說:“那以后再說吧。”

    黑頭向肥姐表達了愛意。肥姐說:“你個賭鬼,誰敢跟你啊!”黑頭說:“那我以后不賭了呢?”肥姐說:“那以后再說吧。”

    虎子向肥姐表達了愛意。肥姐說:“你個邋遢鬼,衣服都不洗,牙都不刷,誰敢跟你啊!”虎子說:“那我以后不邋遢了呢?”肥姐說:“那以后再說吧。”

    ……

    除了已經當上老板的二皮,工地上所有的單身民工都向肥姐表達了愛意。肥姐的回答都一樣,先讓他們克服掉身上的毛病再說。為了能追求到肥姐,愛打架鬧事的鐵娃變乖了,再也不打架鬧事了;賭博成性的黑頭戒賭了,連別人賭博看都不看了;不講衛生的邋遢鬼虎子變得愛干凈了,每天刷牙洗衣服,按時沖涼洗澡了……

    單身民工們克服毛病后都再來追肥姐了。肥姐笑著說:“你們都變好了,我就一個人,嫁給你們誰呢?你們現在都是好男人了,還怕找不到女人嗎?我給你們做紅娘吧!”

    后來姐的牽線搭橋下,先是鐵娃有了女朋友,再是黑頭有了女朋友,再是虎子有了女朋友……單身的民工們一個接一個脫單了。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7

    轉眼幾個月過去了,單身民工們一個個都脫單了,可肥姐自己還單著,大家覺得心里很過意不去。

    黑頭和虎子對肥姐說:“我們都有另一半了,你還單著,要抓緊找啊!”

    鐵娃說:“抓啥緊,有現成的!”

    黑頭和虎子問:“誰啊?”

    鐵娃說:“二皮唄,他小子都占過大姐的便宜了,現在當了老板也沒啥了不起!如果他負了大姐,我錘死他!”

    肥姐生氣地說:“我這回是來給大家報恩還債的,休得胡說!鐵娃,你老毛病又犯了?”

    大家看肥姐生氣了,就不敢再多事了。

    很快,七夕節到了。不知是故意為有情人創造條件還是怎么的,工地放了一天的假。中午時分,單身民工們拍拖回來了,已婚民工們也都睡懶覺起來了,肥姐在廚房里忙活,正準備開飯,突然外面有人叫喊。起初大家都沒太在意,后面聽到是老板二皮的聲音。

    大家慌忙跑出去看,只見他們老板二皮穿著西服、打著領帶、頭發梳得光溜溜的,手捧著這一束玫瑰花,半跪在地上向肥姐求愛。大家看了吃驚不已,進來告訴肥姐說:“出去看看,有人找你呢?”肥姐顯然已知道是怎么回事了,羞答答地低下了頭。

    “二皮這個家伙,還算有點良心!”鐵娃、黑頭、虎子三個議論著進來了。

    他們看肥姐站著不動,相互使個眼色,一起把肥姐拉了出去。

    “肥姐,我愛你——肥姐,嫁給我吧——”看肥姐出來了,二皮的喊聲更大了。

    不知是誰帶的頭,民工們也跟著喊了起來:“肥姐,嫁給二皮吧!肥姐,做我們的老板娘吧!肥姐,我們大家支持你!”

    肥姐羞答答地說:“我是個喪夫的二婚頭子,愛我啥?”

    二皮說:“不,你是世界上最美,最善良的女人,誰都比不上你!”

    大家繼續跟著起哄:“肥姐,嫁給二皮吧!肥姐,做我們的老板娘吧!肥姐,我們大家支持你!”

    肥姐被感動了。她一邊扶二皮起來一邊說:“我是來報恩的,報這里每一個人的恩的。其實,我的心早屬于這個工地了。”說完,她眼眶里淚水決堤般流淌了起來……


    256

    瀏覽量:

    小說講述了女主人公肥姐,在工地上為一群單身民工做飯,可由于工地上從來沒有過女人,于是就發生了一系列故事。肥姐以她的善良和真誠,打動了工地上的每一位民工,最后他們像一家人一樣和睦相處,攜手互助,成了最好的朋友。并且在肥姐的鼓勵與幫助下,民工們都改掉了臟、懶、賭等毛病,一個個找到了另一半。勤勞的肥姐把自己嫁給了工地,最終和當時已成為包工頭的二皮走到了一起。

    全部評論()

    更多資訊內容請關注工業文學官方微信公眾號

    亚洲国产人在线播放首页-国产乱色伦影片在线观看下-国产成人午夜福利r在线观看-精品视频国产狼友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