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d5iw7"><option id="d5iw7"></option></th>

<code id="d5iw7"></code>

<tr id="d5iw7"></tr><th id="d5iw7"><option id="d5iw7"></option></th>

  • 意料之外

    作者:葉國成


     

    這幾天,劉勝的心情特別好,他做夢也沒有想到命運會眷顧他一個平頭百姓。要不是親身經歷,打死他都不信。這事,還得從一個月前說起。

    過完年上班的第二天,正月初八,劉勝像往常一樣在車間里機床上干活,他在車一個螺絲,同事小王像中了六合彩一樣興高采烈地過來了。

    小王在他肩頭上拍了拍,興奮地說:“劉勝,告訴你一件好事。”

    劉勝頭也沒回,只是隨口問:“什么好事?”

    小王說:“礦辦招聘秘書了。”

    劉勝說:“招聘關我什么事。”

    小王說:“怎么不關你的事。這是一次機會,我覺得你應該去試一試。你一個名牌大學的高材生總不能一輩子窩在這個小小的工段里車螺絲啊。那樣太大材小用了。”

    劉勝說:“不要相信,招聘都是假的。人其實早就內定了,只不過走個形式,掩人耳目罷了。”

    小王自言自語道:“應該不會這樣吧?如果這樣,哪還能夠招到真正的人才?”

    劉勝問:“還記得前年招聘的事嗎?”

    小王說:“記得。那次招聘,一個全日制的本科生還敵不過一個成人自修的大專生。結果讓人大跌眼鏡。”

    劉勝說:“不要想太多,這個年代不是靠本事吃飯的。像你我這樣的普通百姓,還是老老實實干苦力吧!”

    小王無奈地搖搖頭,說:“你說的有幾分道理。”

    說完,他徑直走了。

    劉勝三年前畢業于省城名牌大學的中文系,是學生會主席,名副其實的高材生。他的夢想是當一名作家,做自己喜歡的事。在大學期間就展露出過人的才華,發表了很多散文和詩歌。他本來畢業是想留在省城的,結果因為沒有關系而回到了礦山,繼承父親的遺志做了一名普普通通的車工。整天穿著油膩的工作服,天天與螺絲零件打交道,重復地干著始終如一的工作。

    和劉勝一起分來的五個大學生,已經有兩個人走了。劉勝曾經也想離開礦山,去北上廣發展。劉勝在工作第二年的時候就想出去闖一闖,地方都聯系好了,去廣州的一家報社工作。但是一想到可憐的母親,劉勝就放棄了這個念頭。劉勝的父親幾年前工亡了,母親又是一個殘疾人,在生活上極不方面,需要人照顧。他父親在的時候都是父親在照顧著母親,照顧得無微不至。劉勝沒有兄弟姐妹,現在父親不在了,母親又是這樣,他不能丟下母親一個人不管不顧去外面,那樣太自私了,他會良心不安。所以,劉勝就留在了礦山。他打算就這樣陪著母親,然后像一個普通人那樣找個女人結婚生子,過平平凡凡的日子,了此一生。

    曾經的豪情壯志,在殘酷的現實生活面前不堪一擊,一敗涂地。

     

     

    劉勝的師傅張偉,四十來歲,一個高大魁梧的漢子,濃眉大眼,北方人,非常豪爽,他和劉勝的父親是同事,住在同一棟房子里。劉勝父親在的時候,張偉就經常去他家玩。劉勝的父親一輩子老實巴交,踏踏實實的,他沒有抹牌賭博等不良嗜好,除了上班就是呆在家里幫忙做家務,哪兒也不去。他唯一的愛好就是下象棋,而且水平不錯,在車間里小有名氣。正好張偉也是個象棋迷,沒事的時候他們就經常會坐在一起殺幾盤,共同的愛好讓兩個人惺惺相惜,就這樣兩個人成為好朋友。那個時候,劉勝已經上大學了,張偉根本就不認識他。

    記得三年前的十月份,劉勝被工長帶到班組時,工長問幾個在場的車工師傅,你們誰愿意帶徒弟?當時在場的幾個師傅看著一身單薄,弱不禁風,又帶著一副眼鏡的劉勝,不約而同地搖了搖頭。沒有一個人愿意收他做徒弟。正在工長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張偉出現在門口,他大聲說,我來帶。劉勝像落水的人找到漂浮物一樣,終于找到救星,他感激地看了一眼張偉。就這樣,劉勝成為張偉的徒弟。

    在這之前,師傅張偉一共帶有兩個徒弟,現在已經出師了,不過還在一起上班。成為張偉的徒弟后,劉勝才知道師傅是工段里技術最棒的人,也是班長,手下管理著二十多人。也是成為張偉的徒弟后,劉勝才知道師傅和父親是好朋友。張偉對待劉勝就像對待自己的孩子一樣,工作上高標準嚴要求,生活上無微不至的關心。不但傳授他技術,還托人給他介紹女朋友。對于師傅張偉,劉勝從來都是言聽計從,他始終懷著一顆感恩的心。

    這天上午,劉勝工間休息的時候,師傅張偉就把他叫出去了。他們一起來到院子旁邊的槐樹下。師傅給劉勝遞了一支煙,劉勝接了過來。

    張偉說:“知道我為什么找你嗎?”

    劉勝搖搖頭,笑笑說:“師傅,我還真不知道。不是工作出錯了吧?”

    張偉說:“既與工作有關又無關。”

    劉勝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他瞪著眼睛,不知所措地看著師傅。

    張偉生氣地說:“礦辦招聘秘書你為什么不去應聘?”

    劉勝“哦”了一聲,然后笑著說:“哦,原來是這事啊!師傅,你是聽誰說的。是不是小王?”

    張偉板著臉,一本正經地說:“沒有聽誰說,是我親眼所見。”

    說完,把手機遞到劉勝眼前。原來他把招聘啟事用手機照下來了。張偉以微信的形式發給了劉勝,叫他好好看看,準備去參加應聘。

    劉勝說:“師傅,算了吧,這都是唬人的。招聘都是假的,其實人員早已經內定了。”

    張偉說:“沒有試過,怎么知道是假的。你想一輩子就這樣做一個默默無聞的車工嗎?虧你還是個高材生,是在省城見過世面的人,一點年輕人的斗志都沒有。將軍都是從奴隸做起的,沒有一個人生出來就是領導的。還有十天報名就結束了,去試試。”

    劉勝沒有立馬答應,而是在猶豫著,他心里有他的想法。他覺得師傅把這個社會看得太簡單了。

    張偉說完,扔下煙頭,接了一個電話后就匆匆忙忙地走了。臨走的時候還囑咐著,不要忘了啊,一定去報名。

    劉勝之所以沒有想過要去應聘,原因有兩個。其一,上面沒有人。前年的招聘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宣傳部招聘一名干事,一個崗位十多個人去應聘。經過筆試面試等幾輪下來,耗時一個多月,結果該上的人沒有上,不該上的人卻上去了。一個真真正正的本科生卻敗給了一個成人自修的大專生。后來經過大家七打聽八打聽,原來那個專科生是組織部長的小舅子。這個實例,讓很多在職大學生都寒了心。他們不再相信所謂的人才招聘了。其二,現在社會都很現實,不請客送禮誰給你辦事。這送禮不像往常一瓶酒一條煙,意思意思就行了,而是真金白銀的人民幣。自己剛剛工作不久,工資很低,每月不到叁仟,上班三年了沒有一點積蓄。母親的病每月都要靠吃幾百塊錢的藥來維持。目前的工資只能自給自足,勉強維持生活。

    所以,面對師傅的要求,劉勝并沒有動心。因為,條件不允許。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劉勝沒有去報名,因為他認為好事不可能發生在他身上,他依舊在按部就班安安心心地上班,過著下班回家,簡簡單單的生活。他沒想到,師傅對他窮追猛打,不依不饒。

    頭兩天是讓劉勝的兩個師兄輪番上陣,做他的思想工作。見說服不了,就發動群眾,讓劉勝的對象來做工作。劉勝的對象叫彩虹,比他小兩歲,一個文文靜靜,白白凈凈,個子高高,笑起來臉上有兩個酒窩的漂亮女孩。

    這次是彩虹主動約的劉勝,老地方,夜幕下的情人路上,兩人肩并肩地往前走。

    彩虹問:“怎么不去參加應聘?”

    劉勝說:“明知招聘都是假的還去干嘛。”

    彩虹說:“我覺得你師傅說得有道理,要用發展的眼光看待問題,事物不是一成不變的。兩年前的事與兩年后應該有所不同。我覺得自從去年來了新礦長后,礦里的環境有所改變,感覺風清氣正了些。”

    劉勝說:“那是表面的。其實換湯不換藥,都是一回事。”

    彩虹說:“年輕人要有作為,我覺得你師傅說得不錯。你一個名牌大學的高材生,難道就甘心一輩子碌碌無為嗎?如果你是這樣,就連我也瞧不起你。所以,我認為你還是去應聘的好。”

    劉勝對彩虹是發自內心的愛,因為她面對父母強烈反對,在他們極其不同意的情況下依舊默默地和他交往,對他一心一意,照顧有加。對于彩虹,劉勝心里除了感激還是感激。他不想讓她傷心。

    見彩虹發話了,劉勝說:“那我就去試一試。”

    彩虹笑著說;“這才像我認識的劉勝,那個自信滿滿,意氣風發的劉勝。”

    礦辦秘書是個不錯的位置,如果能夠應聘上那就前途無量。為什么好多人都削尖腦殼,千方百計,想方設法地要去。二十年間,有兩任礦長都是辦公室秘書出生的,而且現在都身居高位。在礦山有一個不成文的規定,一般秘書在崗位上干個幾年都會被提拔重用。從一個秘書晉升為科長,他們被認為是有能力有水平的人,理所當然要提拔。從秘書到科長,少的三年,多的也就五年時間。你想想,若是從一個班組的普通職工,哪怕你是大學生也要從技術員干起,再到副工長。從副工長干起,沒個五六年是干不到工長的。就是你干上工長,沒有個五年以上也是很難干到副科的。這前前后后就是十多年時間,那個時候人都三十多歲了,而且這還算是幸運的。好多人,終其一生,就只干到工長就飲恨退休了。事實證明,股級和科級是一個非常難的坎,不容易上。但是秘書就不同,它是晉升副科的一個捷徑。這就是為什么很多人都去競爭這個位置的原因。當然,最關鍵還是要上面有人。

    正在劉勝準備去參加競聘的時候,卻得到一個不好的消息。這消息是猴子告訴他的。

    猴子和劉勝同年,上班吊兒郎當的不務正業做點小生意。他消息靈通,和很多科級干部都很熟。認識猴子的人都說他會來事,化得活,做人八面玲瓏。也許是猴子知道劉勝準備去參加競聘,所以給他透露一下內部消息。

    猴子告訴劉勝說,這次礦辦秘書招聘有十多人競爭,但是最有實力的只有三個人。一個是勞資科長的表弟,一個是黨辦主任的小舅子,還有一個是副礦長的親兄弟。關系是一個比一個狠,都不省油的燈。

    猴子說,他們的什么招聘,那是聾子的耳朵,擺設。其實人他媽的早就內定了,非副礦長的弟弟莫屬。你想想,這里面只有他的關系最硬,人不為己天誅地滅。他不上誰上?說得有鼻子有眼的。

    猴子也勸劉勝,算了,不跟這幫烏龜王八蛋爭,搞不贏。咱就一個普通百姓,沒有當官的爹也沒有有錢的娘,天生就是個窮命。

    這比自己想象的還要嚴重。聽猴子說完,劉勝的心拔涼拔涼,他開始猶豫了。自己是去還是不去?去吧,自己明顯處于弱勢,等于自取其辱。不去吧,又親口答應了彩虹,不能言而無信。劉勝在房間里冥思苦想,來回地踱步,他不知道接下來該怎么辦?

     

     

    又是幾天過去了。

    不提還好,一提心里還總有事,劉勝這幾天一直想著招聘的事。雖說人在崗位上,但卻總是心不在焉,平時熟練的操作程序今天卻變得笨拙起來,有些力不從心。

    早上剛到班組,劉勝就被師傅張偉叫到了派班室,里面只有他們兩個人。每天都是他們倆來得最早,等他們把衛生做完了,大家才踩著時間點陸陸續續地到來。張偉坐在桌邊,手里拿著茶杯,那是他平時最愛喝的綠茶。劉勝就坐在師傅桌子的對面。看著師傅張偉,劉勝有點心虛。

    喝了一口茶,張偉問劉勝:“怎么樣,報名了沒有?”

    劉勝說:“還沒有想好。”

    張偉說:“有什么好想的,難道我說的還不清楚?難道彩虹沒有跟你說嗎?”

    劉勝說:“師傅,我知道你們都是為我好,但是我覺得沒有希望就不必要去了。聽說,這次應聘的人很多,而且都是有狠關系的人。算了,我一個普通百姓,不想去做別人的陪襯,不想去自取其辱。”

    聽劉勝說完,師傅張偉發火了,大聲說:“你太讓我失望了,我都苦口婆心地說了這么久,難道你聽不懂嗎?你前面兩個師兄我都沒有讓他們去參加應聘,為什么獨獨讓你去,那是有道理的。你不為你今后著想,也得為彩虹想一想。人家若不是認準你,憑什么死心塌地違背父母的意愿堅持跟你在一起。你要讓她看到希望,要對她負責,像一個男人一樣去奮斗,給她幸福的生活,給她美好的未來,不要讓她失望,這樣才對得起她。”

    劉勝結結巴巴地說:”師傅,我,我,我明天就去。”

    張偉說:“來不及了,現在就去,今天是最后一天了。馬上,立刻。”

    聽師父這么一說,劉勝再也不敢不去了,他急急忙忙去往外走。

    劉勝沒有到礦辦去過,問了半天才找到報名的辦公室,一位戴眼鏡的女同志接待他。

    填完表,劉勝問:“請問你一下,這次參加應聘的有多少人?”

    女同志很不耐煩,說:“你不要管別人,只管你自己就行。該打聽的打聽,不該打聽的就不要打聽。”

    劉勝尷尬地一笑,補了一句:“今天是報名的最后一天,那什么時候開始筆試?”

    女同志顯得非常不高興,板著臉說:“不知道,回去等通知。”

    填完表,劉勝悻悻而去。他在心里暗想,怎么機關辦事員的素質這么差,一點服務意識都沒有。

    事情比劉勝想象的要快得多,就在當天下午,他接到辦公室打來的電話。一個男人的聲音,說是辦公室副主任,姓胡,讓他明天早上八點去辦公樓會議室參加筆試。真是措手不及,連一點準備都沒有。計劃沒有變化快,沒有辦法只得臨時抱佛腳。劉勝犧牲了晚上出門散步的時間,他關上門,關掉手機,躲在家里看書,上網學習,希望能夠亡羊補牢。

    時間在無聲中流淌,不知不覺到了凌晨,實在是困了劉勝就瞇了一會。天亮的時候他洗了把冷水臉,人覺得精神多了,在二村門口簡單地過了個早就去了礦辦公樓。接待他的是一位男同志,就是昨天給他打電話的姓胡的副主任。他把劉勝帶到三樓的小會議室,這里非常安靜,也非常干凈。劉勝進去的時候里面已經有幾個人了,他一個都不認識,進去后和他們禮貌性地點了點頭,算是打招呼。剛剛坐下不一會兒,就有人陸陸續續地進來了。他們都穿著光鮮,不像是來應聘,倒像是來相親的。來的十多人,清一色的男同志,沒有一個女人,年紀都和劉勝不相上下。

    時間到了,人也到齊了,胡副主任手里拿著試卷進門了,這個時候他變得嚴肅起來,一本正經的樣子。他首先強調了考試紀律,然后對這次的試卷做了一個說明。他特別說到,這次是一次真正公平公開公正的競爭,目的是要把真正的人才招聘上來。卷子是礦長親自出的,是他在一個小時前才拿到的。保密措施到位,任何人都不知道試卷的內容。而且今年與以往不同的是,礦長將親自參加面試,親自招聘人才。這是以前從來都沒有過的,請大家好好努力,把握機會。盡管胡副主任這么說,大家還是有點不相信。認為他這是在掩耳盜鈴,自欺欺人,不足為信。

    十多人,每人一張桌子,彼此之間隔得很遠,而且胡副主任現場監考,他背著雙手在室內來回的走動。劉勝拿到卷子后,仔細地從頭到尾地瀏覽了一遍,然后開始答題。由易到難,他全力以赴,就像當年參加高考一樣。考試的時間為兩個小時,劉勝在默默地答題。等他答完的時候,考場只有三個人,其他的人不知道何時已經答完離開了。劉勝是最后一個離開考場的。他想,完了,肯定是別人知道答案早就答完走了,只剩下他們幾個傻逼在這里老老實實做題。

    筆試成績的結果很快就出來了,就在筆試完的第二天下午劉勝得到可靠消息,他竟然在這次筆試中獲得了第二名的好成績。是辦公室胡副主任打電話告訴他的,并通知他本周五上午九點半鐘去礦辦面試。

    聽到這個消息,劉勝并沒有沾沾自喜,因為名額只有一個。他知道,筆試說明不了什么,面試才是關鍵。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面試那天,劉勝是第四個進去的人。果然是真的,礦長就坐在主席臺上。與他在一起的還有其他四個人,分別是黨辦主任,組織部長,工會主席和勞資科長,劉勝一個也不認識,是主持人介紹說的。其他四個人問的都是理論性的東西,前前后后大約十個問題,平均每人兩個,時間不到一刻鐘。劉勝清楚地記得礦長的提問。一個是你為什么要來競聘?另一個是如何做好秘書工作?劉勝沒有多想,他怎么想的就怎么回答。因為,他根本沒有抱任何希望。他知道,來到這里的每一個人都比他有背景。

    唉,算了,一切聽天由命,再也不去想了,還是老老實實上班吧。走出辦公樓的時候,劉勝對自己說。

    回到班組,正碰見準備出門的師傅張偉。

    張偉問:“面試的情況怎么樣?”

    劉勝答:“不知道。”

    張偉問:“有哪些領導做面試?”

    劉勝說:“幾個科長,甚至連礦長都參加了。”

    張偉說:“這可是以前沒有過的,看來這次是來真的。說不定你有戲。”

    劉勝呵呵一笑,說:“師傅,別逗了。你知道嗎?副礦長的親弟弟也在應聘人員中,官官相衛,我怎么能和他比。”

    張偉說:“這個我還真不知道。”

    劉勝說:“算了,師傅,別想那么多,就當是自己的一次歷練吧。”

    張偉說:“那也只能這樣了,等以后有機會再說。”

    說完,匆匆忙忙地出門了。

    劉勝換上工作服,拿著工具走向車床,他還有工作任務。

    劉勝已經完全放下了,他又回到從前,站在車床前一絲不茍的工作,像往常一樣認認真真地操作數控車床。

    中午休息的時候,彩虹打來電話,讓劉勝去廣場一下。劉勝知道,彩虹也在關心這事。劉勝和彩虹的車間背靠背,同在一個院子里。廣場就在不遠處,一個環境宜人,綠樹成蔭,有花有草的地方,平時他倆就經常在那見面。

    劉勝到廣場的時候,見彩虹已經坐在亭子里面了,他三步并作兩步地走了過去。

    “今天面試的情況怎么樣?”彩虹問。

    “不是很好。”劉勝答。

    “怎么回事?”彩虹追問。

    “因為緊張,在回答礦長提問的時候停頓了一下。”劉勝說。

    “這倒是個問題,不是個好兆頭。”彩虹說。

    “是啊。”劉勝說。

    “算了,盡人事聽天命,努力了就行。”彩虹安慰著。

    接著,兩人又聊了一些其他的事,就各自回到車間上班去了。

     

     

    劉勝依舊照樣上班下班,過著朝九晚五按部就班的日子,半個多月過去了他也沒有去打聽招聘的事,就像這是與他無關一樣,他徹底將此事拋到九霄云外。他眼下最重要的就是干好自己的本職工作,加班加點多賺錢,然后和彩虹結婚,照顧好自己體弱多病的母親。

    班組里,所有人都知道劉勝參加了這次礦辦秘書的招聘。有的人笑他自不量力,不知天高地厚,一個普通百姓拿什么去跟別人爭。也有人則為劉勝可惜,說他完全可以勝任秘書工作,無奈家境貧寒沒有關系。

    正當所有人都認為,包括劉勝自己也認為徹底沒有希望的時候,卻出現了柳暗花明的局面。他再一次接到胡副主任的電話,通知他馬上到礦辦去一趟。胡副主任也沒有告訴劉勝有什么事,只是讓他去一趟。劉勝一邊走,一邊在琢磨著,到底是去干什么?

    一刻鐘后,劉勝站在了胡副主任面前。胡副主任告訴他,馬上帶它去主任那里,說主任有事找他。劉勝有些懵了,他不知道接下來會有什么事發生。

    辦公室主任姓李,個兒不高,但是很精神,清澈的眼睛里透著睿智的光芒。李主任平易近人,沒有一點架子,見劉勝進門,主動上前與他握手。

    劉勝非常激動,說:“李主任,您好。”

    李主任笑著,說:“劉勝同志,你好!”

    劉勝誠惶誠恐,小心翼翼地問:“不知道李主任找我有什么事?”

    李主任說:“恭喜你,劉勝同志,你已經被礦辦錄取了,成為辦公室秘書,以后我們就要在一起共事了。”

    劉勝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連忙問:“不會吧,李主任?”

    李主任說:“這是千真萬確的事。而且,你這個秘書是礦長親自拍板的。”

    幸福來得太突然了,完全是意想不到的事,劉勝一時沒有反應過來,愣住了。

    李主任拍拍劉勝的肩頭,說:“年輕人,好好干,相信自己。”

    緩過勁來后,劉勝才相信李主任確實說的是真的。人事工作是大事,李主任絕不會跟他開這種沒有原則的玩笑。

    定了定神,劉勝問:“李主任,那您看我什么時候來報到?”

    李主任說:“盡快進入角色,明天就來。你直接與胡副主任聯系,我已經交代好了,他是你的分管領導。至于你的人事關系和組織關系,勞資科和組織部會去辦理的。”

    劉勝說:“謝謝您,李主任。”

    正說著,有人來找李主任了。劉勝見有人進來,便知趣地退了出去。

    看來并不完全是官官相護,天下烏鴉一般黑,也有公平正義。劉勝想起師傅張偉說的話,不去試一試怎么知道。想起彩虹說的話,感覺現在礦里風清氣正了。

    走出辦公樓的時候,劉勝抬頭看看遠去的天空,春光燦爛,一片湛藍。

    457

    瀏覽量:

    故事發生在21世紀的國企某礦山,主人公劉勝是個畢業于名牌大學的高材生,本來他可以去廣州發展,但為了照顧殘疾體弱多病的寡居母親他不得不留在礦山。

    在劉勝工作的第三年,礦辦公室要招聘一名秘書,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同事、師傅以及女朋友都建議他去參加應聘。因為劉勝見識了國企招聘的真實內幕,他并不愿意去。經過師傅和女朋友苦口婆心的勸解,劉勝抱著試試看的心態參加了競聘。經過筆試和面試,最后以優異成績和良好的綜合素質在眾多競爭者中脫穎而出,被礦長欽點為秘書。

    當辦公室主任告訴劉勝這個消息的時候,他感到非常意外。他怎么也沒想到自己一個平民百姓竟然能夠打敗眾多對手而競聘成功。事實讓劉勝改變了官官相護的看法,他摒棄舊觀念,決心珍惜這來之不易的機會,好好工作,回報企業。

    全部評論()

    更多資訊內容請關注工業文學官方微信公眾號

    亚洲国产人在线播放首页-国产乱色伦影片在线观看下-国产成人午夜福利r在线观看-精品视频国产狼友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