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d5iw7"><option id="d5iw7"></option></th>

<code id="d5iw7"></code>

<tr id="d5iw7"></tr><th id="d5iw7"><option id="d5iw7"></option></th>

  • 零度計劃

    作者:黃勁松


    1

     

    趙雅倩失蹤已經七天七夜。在這些日子里,潘龍海與往常一樣上班下班,對于這個新婚妻子的消失,他似乎并沒有放在心上。因為多少年來,他們心意相通,每一件事彼此都能夠相互理解,已經達到了心靈的契合。從相識相知,直至談婚論嫁,他們真的從沒有一件事情不是稱心如意的。

    這次她的失蹤,雖然潘龍海不是太著急,但還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件。他記得一星期以前,他向她談起了他的攻關計劃,顯得很煩躁,趙雅倩只是神秘一笑,沒有作出什么特別的反應,只是說:祝你好運。

    他記得他們相識是在致達公司的的招聘會上。他和她從屬于上海的兩家不同的高校,都是學的計算機科學專業,是致達公司急需要招聘的人才。

    那天趙雅倩穿著整齊的套裝,顯得很精神,不像那些剛從學校畢業的學生那樣顯得稚嫩。相反,她很成熟,已經具備了職業女性的干煉。而他顯得十分平靜,從填表格到主考官的面試,他都有條不紊地應對著,似乎這個招聘會是專門為他而開的,他才是這次活動的主角。他很自信,對自己完備的知識能力和品格修養顯得胸有成竹。當他看到趙雅倩的成熟的時候,他一眼認準,她將成為他的同事,他們一定能一舉過關,到達致達公司的崗位上。

    事實上也是如此,他們的面試很順利,幾乎沒有費什么周折,就被主考官看中,當場決定讓他們加入到致達的團隊。潘龍海被安排到核心項目的開發上,趙雅倩則被安排在應用類軟件的開發上。

    此后,他們抬頭不見低頭見,雖分屬于兩個不同的樓層,但彼此經常能在電梯上碰見。有時同事之間聚餐,他們兩個總是不約而同的坐到一起,話不是很多,總是心有靈犀,稍微聊一些工作上的事,然后默默地用餐,像一對彬彬有禮的老友,讓人看不出一絲的生分。

    有一次,公司決定讓他們所在的兩個部門合作為一家高科技企業開發一個管理系統,是一個大單。公司領導都很重視,根據分工,加入到不同的開發小組中,以鼓舞士氣。潘龍海所在的架構組與趙雅倩所在的項目組經常在一起溝通交流。潘龍海把他們的架構設計以及核心開發技術的設計不時地向趙雅倩所在的團隊進行通報,他們兩個合作得非常順利。

    有一天晚上,當敬業的潘龍海從公司的大門口走出,準備回單位宿舍的時候,正好遇到了趙雅倩,她也剛剛完成一天的任務,興匆匆地走在大街上。潘龍海熱情地邀請她去宵夜,以慶祝他們即將到來的勝利。當他們干完兩杯紅酒的時候,趙雅倩說:你瘦了,看來這一段時間以來,你很累。潘龍海隱隱有點感動,點點頭,說:你也是,這個項目對我們實在太有吸引力了。趙雅倩說:是這樣的,我們既是公司的財富,又是一對同路人,與你合作真的是很愉快。

    潘龍海當時就決定向加深他們的關系,他說:要么,我們終身合作,你看怎么樣?讓人驚異的是,趙雅倩連想也沒想,當場就同意了。說:我早就看中你了,一個對業務孜孜以求的人,人品肯定是靠得住的。潘龍海眼泛淚花,說:你也是。

    在這次偶遇以后,他們的合作就更深入、更愉快了,所有的難題都像秋風掃落葉一樣得到了解決,他們用項目的最后成功表明,他們的合作是一個奇跡,是一個團隊的勝利。

    致達公司是從屬于北京官方的一家高科技的智能公司,他們的主要任務不僅承接社會各界的軟件開發任務,還有國家的重點科研開發項目,總是有做不完的業務。所以婚后,潘龍海和趙雅倩沒有打算立即要孩子,他們決定到自己的事業達到高峰以后,再創造下一代,畢竟事業是第一位的。

    在日常的生活中,他們兩個是一個獨特的組合,業務繁忙時,他們分別睡上不同的房間,忙著自己的事情,甚至幾天不說一句話,他們也樂此不疲。在他們看來,項目就是他們的孩子,就是他們婚姻的聯結。如果給他們一個更堅實的支點,他們可以選擇終身奉獻,而游離于兒女私情之外。

    這次趙雅倩的失蹤,潘龍海并不太在意。起先他認為,她在忙她自己的項目,也許和其他同事在一起攻關呢。直到她的同事告訴他,最近一段時間比較閑的時候,他才感到納悶。他不明白,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既然連項目開發的任務也沒有,趙雅倩到底在玩什么游戲。

    起先一個星期,潘龍海感到沒什么太大的影響,吃飯吃便當,洗衣服有洗衣機,睡覺前還可以看一會兒電視,上班時還有同事說話解悶。一個星期后,他才感到有無邊的寂寞像一塊石頭壓在他的心上。他決定給她通個電話,當對方的手機傳來忙音的時候,他才感到問題的嚴重性。這個誰也沒有料到的變局,讓他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他開始反思自己。

    他覺得從他與趙雅倩相識以來,他從來沒有做錯過一件事,也沒有說錯過一句話。他們是同事和愛人,無論上工作上還是生活上,都是配合默契,彼此沒有一點隔閡。即使他們之間的一些不為人容忍的小愛好,譬如吃花生米,在人很多的地方保持沉默,他們都能夠容忍,而且相互之間默默支持,使生活呈現了一個良好的局面。

    雙方的父母,他們也照顧得很好,在節假日總是去探望一下,帶去他們成功的喜悅,也帶去他們的一點孝心,保持每個星期至少通一次話的習慣。無論是吃的和穿的,都是他們預先準備的,盡管老人們有自己的養老保險,并不缺少生活基本的經濟基礎。

    潘龍海有一個習慣,碰到困難的時候,喜歡自己琢磨,不喜歡嚷得滿大街都知道,好像每一件事情都包含著讓人難以企齒的事情,都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似的。

    這次也不例外,他并沒有追問趙雅倩的部門的同事,沒有問她的下落。他也沒有同趙雅倩的同學聯系,因為他把她們看作是這件事情的同謀。更沒有向雙方父母通一點情況,免得他們擔心。主要原因是,這件事情父母們肯定是不知情的,沒必要讓他們攪到這個局中,而橫生擔心。

    他決定忍耐,相信事情總有水落石出的一天。他想,也許趙雅倩到了哪個地方出差,在與他玩躲貓貓的游戲。也許她正在參加一個重大的聚會,那里面可能決定著某些人的命運。也許她正在調解某項人事的安排,這個世界實在太復雜了,這件事與他潘龍海無關,所以她也不想告訴他。

    他覺得,這是他的私事,誰也無權過問,誰也無權打探這件事的原委。

    讓他不解的是,趙雅倩部門的同事,原來都跟他客客氣氣,每次遇到都跟他打打招呼,有的還要與他開開玩笑。自從趙雅倩失蹤后,每個人都躲得遠遠的,好像跟他有仇。與趙雅倩關系最好的郭可妮一次與他同上了一輛電梯,看見他在,迅速地退了出去,好像他是一個瘟疫,要傳染給別人似的。她的部門經理陸清風有次干脆狠狠地盯著他,滿是惱怒,好像他做錯了什么大事似的。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潘龍海感到欲哭無淚,傷心的要把自己開除掉。他認為,既然趙雅倩的同事這么不抬見他,肯定是他做錯了什么,難道他要承擔所有的一切。問題是,他實在想不出,他到底做了什么不適當的事,讓大家這么惱怒他,這么得躲避著他,好像他已經從趙雅倩的寵兒,變成了趙雅倩的敵人。

    問題還不至于此,他發現他所在的部門的同事也開始以異樣的目光看著他。他的好朋友郎摯明明顯已經疏遠他。以前,他總是在喝咖啡時,給潘龍海也倒上一杯,讓他感受到濃濃的兄弟情誼。現在不了,郎摯明不理睬他,也不給他倒咖啡了,還用背影對著他,不給他一句講話的機會。他已不記得已經有幾天了,郎摯明對他陰沉著臉,而對其他同事有說有笑,好像他潘龍海欠著他的,必須歸還他似的。

    仿佛受到了感染,瘟疫還在發作,所有的同事都不與他說話,也不給他一張好臉,擺明了和他對著干。他們也不提趙雅倩,好像趙雅倩失蹤的事情與他們無關,但所有的一切,都明明是這件事引起的。

    只有部門經理吳天啟對他好一點,看他一個人悶悶不樂,偶爾給他一張報紙,讓他讀讀報,然后意味深長地笑一下。

    原先,公司張總經理對潘龍海很有好感,在公司年會上還專門作了表揚。不僅是潘龍海的業務素質過硬,更主要的是他的個人品質也好,有一種奉獻精神。在公司的走道上碰面時,他總是滿面笑容,與潘龍海主動打著招呼。但自從趙雅倩失蹤后,張總經理再見他時,臉上已經沒有了笑容,板著臉,只是輕微地點點地,以表明潘龍海的存在。

    潘龍海感到自己掉到了一個冰窖內,感到人間的空氣都是冷的,他已經從一個人見人愛的人物,變成了一個人人憎恨和討厭的對象。他不知道這是為什么,他想傾訴,但沒有一個人對他友好。他想把自己的無辜寫到紙上,又感到沒有什么必要。但他還是很堅定,在自己的家里對著墻壁說:趙雅倩,我等著你回來。

    這一段時間以來,公司的業務也比較清閑,一些外包的軟件開發項目都已經完成,人們已經進入了調整的狀態,有的同事還在暗暗盤算可以拿到多少獎金。

    潘龍海對此沒有興趣,他相信他的獎金應該是最高的,因為他從事的是最復雜的業務。他現在要做的是,如何在人際關系的低谷中掙扎出來,給自己換換空氣,讓自己的生活趨以正常。這不算是太高的要求,但在沒有趙雅倩的日子里,這可能是最高的要求。

    他想起自己老師的一句話:當前面沒有道路時,你要向自己要一條道路。

    于是,他找來了他在高校時所有的業務書籍,決定重新啃一遍。其實這很簡單,作為品學兼優的人,他重讀這些書時很少感到有障礙。但這是他的一個習慣,每次重溫那些耳熟能詳的語言結構,他都會發現新的路徑,新的意義,這次也不例外,他結合最近開發的一些項目,發現了一些更為便捷的開發方式,他認為的確有捷徑可走,只是人們沒有發現。看到這里,他的心情就會好受一些,心理壓力也得到了有效的減輕。

    他開始做讀書筆記,把厚厚的一大疊書本,做成了薄薄的一本筆記,他對自己說:這是我的功夫秘籍。

    這還不夠,他還從網上搜集了當今計算機開發的最新成果,特別是業務指向明顯的那些知識,選擇性地訂閱了一些教材,有的是博士后的水平,而有些是通常的一些業務,但很實用。

    他沒日沒夜地鉆研這些知識,根本不顧及周邊的人和事物。想到趙雅倩,他也用強大的業務知識壓下這個念頭,他在意識中告訴趙雅倩:我是最優秀的,在你不在的日子里,我將繼續優秀。

    只用了不到一個月,他感到了自己已經煥然一新。那些冷漠的面孔,他已習以為常,已經不放在心上。是的,壓力還是很強大,特別是他感到趙雅倩離他越來越遠時,他會感到寂寞已經深入到他的骨頭。他無法、也無力去思考這里面的原因,唯有強大的業務在支撐著他。

    他開始一個人獨處,習慣一個人乘電梯,習慣在走廊上與每一個人擦肩而過。當郎摯明沖咖啡時,他也默默了起身,自己給自己沖上一杯咖啡。他甚至在捧起業務書籍時,能夠向郎摯明露出神秘一笑,可沒有得到回應。郎摯明翹著二郎腿,對此不屑一顧,連眼皮也沒抬。

    他想與吳天啟交流一下,告訴他他的發現。當他每次想開口的時候,吳天啟就會顯得很忙,連搭理他的空隙也沒有。他知道,吳天啟根本不重視他的交流,或者吳天啟與所有的人設了一個局,讓潘龍海一個人折騰,不給他一絲一毫的表達機會。

    潘龍海感到自己所走的道路是一條險道,沒有一個人陪伴他,也沒有一個人從遠處給他一點關懷。他們似乎眾志成誠,要把他逼到一條絕路,讓他耗盡最后一點力氣,倒在這條路上。

    潘龍海沒有詛喪到極點,他相信他的發現能為公司開拓更為廣闊的前景,只有沿著他的思路,那么一個更為明亮的前景會呈現在大家的面前。

    他決定給張總經理寫封信,談談他的想法,照理他可以直接找張總談談,客觀地表達他的發現,可每一個人都在堅壁清野他,讓他不知找一個什么合適的理由才能完美地闡述他的想法。當撤去一個依靠之后,他像一個孤魂,無法找到自己的歸宿,也許寫信是最好的辦法。

    他是個很講究的人,在寫信前,他洗了個澡,把自己梳理得干干凈凈,他相信任何的表達,都必須要有一個干凈的環境。現在他只有自己,沒有旁人的扶助,他只有把自己弄干凈,才能讓這次行為顯得沒有雜質。這不僅是禮貌,更是一種修養。

    他擦干凈了自己的桌子,打開了電腦,寫下了自己的一切。他設定的字體是宋體,因為在他看來,宋體的端莊大度可以表明事件的寬闊,摒除了機巧性和功利性,使表述更為得體。自從趙雅倩失蹤后,這樣的表述尤其要認真,不能出現失誤,否則他的失敗不僅是生活上的,還是品質上的。這有點劃不來,必須要認真對待。

    在這封信中,他不僅對公司前一階段的開發情況作了回顧,指出了一些不足,對今后的開發行為提出了自己的設想,而且他還談了他與趙雅倩的事,他請公司放心,趙雅倩決不會出什么問題,他的愛情決不會什么問題。趙雅倩一定在一個重要的地方,做著一件重要的事。

    他把這封信打包,通過郵件發給了張總理。郵件的回復功能馬上彈出一行字:你發給我的信件已收到,謝謝。他看到后感到很安慰,好像是張總當面跟他說的一樣,透著一個公司執行者的理解和包容。

    潘龍海在等著張總的回信,在他的估計中,第二天張總就會給他回信,因為他提出的問題和設想,是關系到公司的核心利益的,是有利于公司今后發展的,作為公司經營的決策者和執行者,張總是沒有理由不重視的。他一定會在第一時間閱讀這封信,在第一時間回復這封信。也許他會及時招見他,深入地談一談,說不定能談個通宵,對他贊賞有加,同時又給他一個新的任務。

    事實是,這封信石沉大海,潘龍海并沒有受到張總的回信。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2

     

    兩個月過去了,趙雅倩一點音訊也沒有。潘龍海決定先到公安去報案,然后到報社去登尋人啟事。他已經不能忍受了,白天他要遭受同事的冷落,晚上孤枕難眠,他都要掉下眼淚來了。

    他幾乎肯定,趙雅倩的失蹤不是誤會,不是一個游戲的安排,而是一個非常的事件,作為男人,他必須要承擔責任。

    又一個長夜,他強壓住自己思念,在一本書中徜徉,在凌晨來臨之前,進入了夢鄉。當窗外第一聲鳥鳴傳來時,他又醒來。他發現手機的屏幕閃動了一下,急忙打開一看,原來是趙雅倩給他發來了一條微信,沒有什么內容,只是一個手捂著嘴巴微笑著的表情。他的心情狂喜起來,看來一切擔憂都是多余,趙雅倩好好的,沒有受到什么損害,因為這個表情帶著一些調皮的意味,仿佛是趙雅倩在告訴他,這只是一個捉謎藏的游戲,她還是好好的,在地球的某個角落正觀注著他。

    他撥通了趙雅倩的電話,對方傳來的是忙音,他接連撥了三次,都是這樣。他感到,這個游戲還在繼續,盡管他并不知道這個游戲是為了什么,但當事人還是堅持著,他無法探詢,也無法知道其中的秘密。唯一讓他寬慰的是,趙雅倩肯定很安全,她愿意等待一些事情發生,而不作輕易的表態,連電話也不給一個。

    到公司上班時,他的心情開朗了很多。他去得很早,還與清潔工一起拖了地。當吳天啟和郎摯明到來的時候,他已經把辦公室收拾干凈,他滿心希望能得到他們的表揚。

    事實是,他們并不沒有對他的勤勞作出表示,明明知道今天的環境都是他潘龍海收拾的,明明知道他的心情已經好轉,也沒有表示出關心之意。他們沒有向他問好,也沒有問他心情為什么這么好,似乎他的一切都與他們無關。他們只管自顧自地說話,好像潘龍海根本不存在。潘龍海的心情霎時降到冰點,他知道人與人之間的冷漠還在繼續,他還是一個并不存在的人,他是多余的,無論他怎么努力。

    他坐在自己的位置,沒有說什么話,只是呆呆的,好像在思考著什么,又好像什么也沒想。他不知道他這樣的狀態已經持續了多長的時間了,反正最近一段時間都是這樣。唯一讓人感到很人間氣息的是,吳天啟會給他一張報紙。

    這次也不例外,在沉寂了一會兒之后,吳天啟悄悄地走到他的身邊,將一張報紙塞到他的手中。

    反正沒有什么事,他想不如把這張報紙從頭看到尾,以表示他的存在,以表示他對大家情感的挽留。是的,他只有一張報紙,這張報紙別人也看得到,那么他對某些消息的共鳴,別人也會有,畢竟彼此的生活環境和語言環境是差不多的,他喜歡的別人也喜歡,他厭惡的別人肯定也會厭惡。

    今天他拿到的是一張行業報,報紙的頭版頭條刊登的一則消息引起他的興趣。致達公司的北京主管部門正在召集所屬行業準備開發一款叫“奔騰之芯”的軟件項目,北京的領導豪情滿懷,召開了新聞發布會,對整個開發的構思和業務準備作了介紹。讓潘龍海感到振奮的是,這則消息還提到了致達公司,他們將負責核心技術的開發。

    潘龍海不知怎么的,在看完這張報紙后,竟然心潮起伏。他估計,這項核心技術的核心開發力量就是他所在的部門,而作為業務精英,他將在其中發揮重要作用。他想到,自己已經瀏覽了許多有關這項技術的業務知識,好像是冥冥中的一種安排,他必將在其中大有可為。

    潘龍海在表情上還是不露聲色,看完這則消息后,把這張報紙放在一邊,像個沒事的人似的。他偷偷看了一眼吳天啟,他正在做自己的事,沒有一絲波瀾在他臉上蕩漾。

    潘龍海有點坐不住,打破了常規,站了起立,走到吳天啟旁邊,說:我的業務單位還有點事,今天我要去一下,就不來上班了。吳天啟點了點頭,目無表情地說:去吧,早去早回。

    潘龍海像一陣風一樣走出辦公室,來到走廊上,他突然聽到了身后傳來了郎摯明的笑聲,像一種勝利的歡笑,但他管不了這些。他覺得他已等不及,他要回家。

    是的,潘龍海沒有到業務單位,他選擇了回家。他一頭撲在自己的書桌上,打開電腦,開始搜索關于“奔騰之芯”的業務報道,轉而又搜索它的有關業務環節和業務知識,尤其是國際上對于芯片處理的最先技術的報道。事實上,他曾經遍覽所有的業務知識,今天只是重新溫習一遍,只是目的性更強了。

    他把有用的報道進行收藏,然后集中編輯,選其要點,輯成報道集錦。到了深夜的時候,他發現凡是網絡上能夠搜索到的,都已羅列,國際也好,國內好,最先進的芯片處理的信息都已呈現在他的面前。

    他感到自己了內心的充盈,感到了力量正布滿了他的全身,仿佛他已經是一個活力的源泉,只要稍加發動,就能生產出無限的能量。

    第二天一早,他給吳天啟打了一個電話,表示要請假三天,因為業務單位有一些技術需要完善和梳理,他一時回不了單位上班,吳天啟表示同意,并再三叮囑,一定要與業務單位搞好關系,一定要為他們搞好服務,讓我們的技術成為他們信任的最優良的技術。

    他通過網店購置了三天的飲食,要求他們準時準點送達,然后心無旁鶩,一頭鉆進了山一樣的書堆中。

    他是在書山中游泳,一會兒仰泳,一會兒潛泳,一會兒又變成自由式,盡情地舒展著自己的筋脈,順便觀賞著魚和水草,讓它們的活力激勵自己。

    第一天,他研究了所有有關架構的知識,它們絕大部分他已了然于心,只有頂尖的部分,譬如核心的技術參數和大邏輯的數據排列,他還略微有點陌生。但這不要緊,他覺得一切都在產業政策引導下,只要沿著產業發展的方向,去設計有關的架構技術,那么是可以達到一個很高的層次的。也就是說技術要服從于產業,數據要服務于技術的流向,。既然“奔騰之芯”是一個國際領先、國內一流的項目,那么它的架構也必須達到這個水平,而這個水平絕大部分的技術是可以被收集并熟稔的,只有少數關鍵的核心技術,需要去研究和開發,需要科研人員作出耐心的探索。

    他把自己的筆記又重新梳理了一遍,剔除了常用的部分,只保留少數的關鍵,他相信,這是最有用的。

    第二天,他參閱了有關資料,設計了有關的技術開發項目。他把項目分成三段,即上游項目、中游項目和下游項目,每一個階段的項目又分成若干子環節,每個子環節,都配備了相關的攻關力量去實施攻關。他相信,如果沿著這個思路,那么業務推進的程序就會有序,一些相應的攻關策略便會得到熟練的運用。

    第三天,他著重研究了必須要重點攻克的技術難題,他一共羅列了三十條,并給每一條都寫出了詳細的說明。指出國際和國內相應的攻關能力所具有的優點和不足,而致達公司又如何運用現有的人力,去部署,達到人力與技術能力的協調,使之在一個較短的時間內完成這一科研項目。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在這個晚上,星星掛滿了天空,他在午夜的屋外徘徊,看著星星忽閃的眼睛,感到滿身輕松。風吹了過來,吹動了身旁的樹枝,“沙沙沙”地響著,像他的心靈在不斷地搏動,他覺得自己已經與自然融為一體。

    他想給趙雅倩通個電話,但知道她至今還是關著機,保持著一種神秘的阻隔。他給趙雅倩發了個短信,只是寫了三個字:我很好。又加上了一個大笑的表情,他相信這個表情能使她放心,對他的狀態產生認同。盡管他不知道趙雅倩能不能收到這個微信,反正他是盡了心,算是對自己親密愛人的一種付出。

    第四天上午,潘龍海又精神抖藪地來到公司,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今天他一點也不感到失落,也沒有一種冰冷的感覺,相反,他感覺很愉悅,像經歷了浴火重生。他也不想告訴旁人這三天他所做的一切,讓它保持在秘密狀態吧。

    讓他想不到的是,吳天啟和郎摯明也跟他一樣精神飽滿,似乎在這幾天遇到一些讓人滿足的事,只是瘦了一圈,郎摯明的眼圈還有點暗黑的痕跡,顯然是睡覺沒有睡好。

    與往常一樣,吳天啟和郎摯明他們還是對他板著臉,但臉色已經有些柔和。他們肯定遇到了一些什么,潘龍海想。

    不管怎樣,他們各做各的事,一天過去了,彼此相安無事。在此期間,潘龍海喝了兩杯咖啡,對自己所作的一切感到很滿意。

    臨下班時,吳天啟突然叫住了潘龍海和郎摯明,告訴他們,明天公司要開會,張總經理點名要你們兩個一起參加,不要忘了這件事。

    聽到開會,潘龍海的心里格登了一聲,知道一個重大的機遇就要來了。一般情況下,只有重大項目的開發才會有會議,他和郎摯明才有機會參加,那么明天的會議一定是非常重要的,它極有可能是研究“奔騰之芯”的開發,他潘龍海將要挑大梁。

    第二天,潘龍海早早地來到公司的會議室內,服務員會他泡了一杯茶,他開始細品起來,順便等待其他人的到來。他看到陸清風和郭可妮的身影出現在會議室,她們兩個有說有笑,根本沒有睬他,好像他根本不存在。好在潘龍海最近一段時間來已經習慣,也許他們因趙雅倩的失蹤而怨恨他。不一會兒,吳天啟和郎摯明也來了,他們在他對面的坐位上坐了下來,向他點點頭,算是打過了招呼,明顯的,他們不想讓人看出來,他們對他的排除。

    過了不到半小時,會議室已經坐滿了人,大家只是相互點頭致意,很少說話,相互之間彬彬有禮,很有分寸,體現了高科技企業的精神素質。這時他看到吳天啟站了起來,陸清風也站了起來,整個會議室的人都站了起來,在熱烈地鼓掌,原來張總經理已經邁進了會議室,所有的同仁都表示著對他的歡迎。

    會議開宗明義,張總理告訴大家有一個“奔騰之芯”的開發項目由北京的主管部門交給本公司開發,這是一個國家的科技項目,是本公司的榮耀,也是本公司技術力量的證明。所以,今天召集大家一起來,主要研究團隊的組建和項目思路的構建,請大家暢所欲言。

    吳天啟和陸清風先后發言,顯然對這個項目有備而來,已經作了精心的研究,吳天啟發的主要思路和陸清風的主要闡述都有豐富的技術特點,體現了業務部門的智力優勢。他們沒有談意義和前景,只談了業務和技術。其他部門也紛紛表態發言,表示全力參與這個項目,全力為這個項目的開發服務,體現致達人的聰明才智。

    會議主要的議程之一,就是商量有哪個部門主導開發工作。陸清風和吳天啟爭得很激烈。陸清風認為,項目部主要負責項目的承接和開發,具有豐富的項目實施經驗,這樣大的項目,如果項目部不作主導,那么公司的業務布局顯然是不合理的。吳天啟則認為,構建部是宏觀和微觀兼重的部門,每一個項目都由構建部提出開發設想,設計開發邏輯,確定開發技術,如果構建部不主導這個項目,那么項目就可能變得零碎而無序,而業務技術的安排上也是這樣,所以由構建部主導這一項目,就能起到四兩撥千斤的作用,是誰也替代不了的。

    郭可妮和郎摯明也紛紛發言,爭得不也樂乎,誰也不讓誰。要知道這個項目由誰主導,不僅體現著部門的業務實力,更決定著部門今后發展的方向。

    爭論整整持續了兩個小時,會場上亂作一團,幾乎每一個人都發了言,表明了意見,而每一個意見,都不能說服旁人,誰也不服誰。張總經理滿有興致地聽著各人的高論,微笑著,沒有說一句話,對每一個人的表述似乎既欣賞,又不完全贊同。

    張總經理的目光游離著,他從每一個臉上看過去,又看過來。看到潘龍海時,他點了點頭,用目光期許地看著他,因為只有他還沒有講話。

    而潘龍海卻把頭沉了下去,用目光看著自己的腳。他想起了給張總的那封電子郵件,感到有些不好意思,畢竟張總沒有給他什么答復,是否他做得有點急功近利。他感到臉紅了起來,脖子根都在發燒。

    這是張總沉厚的聲音突然在會場上響起,他說:請大家靜一靜,我想聽一聽潘龍海的高見。

    潘龍海聽到張總喊他的名字,眼角閃起了淚花,有些激動,但又迅速地被壓了下去。他聽到會場已經靜寂一片,所有的目光向著他,已經沒有了拒絕,全是期待。

    他擲地有聲,說:我選構建部。

    接著,他并沒有說出他選擇的理由,而是全面闡述了他的研究心得。從項目的政治向度到技術向度,尤其是項目涉及的數據和邏輯都作了說明,他并沒有說出他整理的三十個技術難點,只說了三個難點,就把全場震住了。他說,按照目前本公司掌握的人才和技術,是完全可以在短期攻克這個項目的。

    他說的很肯定。張總頻頻點頭,所有的與會者也頻頻點頭,畢竟在技術面前,誰也作不得假,誰也別想蒙混過關。而他潘龍海是行家,是有備而來,是經得起大風大浪考驗的。

    張總向陸清風投去征詢的目光,問:你怎么認為。陸清風只是帶著玩笑說:當初我怎么沒有爭到潘龍海,被他跑到構建部去了。說完這句話,她只是微笑著,并沒有說出其他判斷色彩的話。

    張總當即表態:“奔騰之芯”由構建部牽頭開發,其他部門全力配合。

    他意味深長地看著潘龍海,久久沒有有說話。潘龍海感到很忐忑,從剛才喜悅的心情中又跌倒谷底,他不知道張總接下來要對他說出什么話來。

    會場靜止了很長一會兒時間,誰也沒有講話,誰也不知張總要表態什么。張總突然大喊一聲:潘龍海,站起來!

    潘龍海嚇了一跳,不知自己做錯了什么,迅速了站了起來,下意識地觀察著別人的反應。

    這時張總又說:潘龍海,請走到我身邊來。

    潘龍海沿著過道走到了張總的身邊,站得筆直。張總伸出了寬厚的大手,而且是兩只,緊緊握住潘龍海的手,對著全場說:我宣布,“奔騰之芯”開發項目的一號專家是潘龍海。

    全場爆發出熱烈的掌聲,每一個人都相信張總的選擇,因為他是真正的行家里手,他指揮的開發項目從來沒有失敗過。

    張總突然又附在潘龍海耳邊嘀咕了一句:不過,你要找到趙雅倩。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3

     

    潘龍海決定要找到趙雅倩。已經兩個多月了,再不找到她的確有點離譜。一個大活人,說消失就消失,而且每一個人都顯得不聞不問,無論如何這是不正常的。

    潘龍海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一方面是因為他被張總授予了“奔騰之芯”項目的一號專家稱號,另一方面是張總提醒他要找到趙雅倩。

    想到趙雅倩,他眼淚都要掉下來了。他不知道,這段時間以來,他是如何度過的。他每時每刻掛念著趙雅倩,每時每刻都用業務精進的姿態來克制巨大的失落。他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么。一切都沒有來由,他和趙雅倩之間既沒有吵架,也沒有外來的感情加入者,怎么會她在一夜之間說消失就消失了呢?難道趙雅倩有一個巨大的秘密不想讓別人知道,難道他不夠優秀,不足以讓趙雅倩繼續愛下去。回顧生活中的一點一滴,他覺得他與趙雅倩之間是沒有裂痕的,相反他們一直很融洽,保持著生活的甜蜜狀態。

    他對他們感情的基礎始終是堅信的,因此從一開始并沒有把這件事放在心上,認為她會玩個小游戲,又會在不經意的地方出現,所以,他沒有把這件事情與朋友或者同事商量過,也沒有動用各種手段進行尋找。本來,他是要崩潰的,因了趙雅倩的一個微信,雖然是一個表情符號,但他已經知道這是一個局,至于誰設的,結果如何,他不得而知,當前他最主要的想法就是從這個局中掙脫出來。

    他想到了陸清風和郭可妮,照理趙雅倩和她們是同事加閨蜜,是最親近的人之一,應該知道趙雅倩所有的一舉一動,從她們神神叨叨的狀態來看,她們可能是知道的,就是不愿意與他潘龍海交流。如果能得到她們的幫助,那么趙雅倩的形蹤可能馬上就能知道的。潘龍海下定決心,決定與她們正面接觸一下。

    潘龍海是個厚道的人,不會轉彎抹角地取悅對方。如何能讓他與她們的談話能夠自然一些,深入一些,他是動了一番腦筋的。既然他已是一號專家,那么就從“奔騰之芯“談起吧。

    面對陸清風,潘龍海保持著平靜與穩重。他首先得體地向她問好,贊美了她的部門的窗明幾凈,對她多年來的支持表示感謝。

    他首先征求陸清風對“奔騰之芯”項目的看法,表示如果她有什么好的構想,請她及時告訴他,讓他在作總體構劃時能夠參考運用。他告訴陸清風,他知道項目部有豐富的項目開發經驗,他必須倚重,因為“奔騰之芯”離開了項目部將寸步難行。他還告訴陸清風,作為一個年輕人,他覺得壓力很重,這么重大的一個項目要他挑起來,讓他唱主角,他就必須要做好,而他平時對人脈資源的把握不是太在意,臨到上陣時,才知道彼此的合作是多么重要。他看到了她陸清風,有一種很有依靠的感覺。

    陸清風聽了他的話,也很感動。他看出了潘龍海的執著和堅定,也看出了他的渴望透出的善意,她明白所有的過節加起來,也不如一顆“奔騰之芯”。畢竟這是他們公司當前賴以聯結的唯一依據。

    她告訴潘龍海,她的部門正在研究這個項目的所有技術細節,而且發現一些創新點,她已落實有關人員進行攻關,至于如何全面參與“奔騰之芯”的整個開發流程,有待于他這個一號專家的整體引領。

    潘龍海聽了她的話,感到很滿意,有一塊石頭落下來的感覺,因為這個項目的開發項目部的態度至關重要,如果他們從中阻礙,玩火中取栗的游戲,奪掉他這個一號專家的領導權,也不是沒有可能,但他們沒有這么做,這是值得欣慰的。

    短暫的業務交流完成之后,潘龍海竟然沉默了起來,他明白他有另一個任務需要陸清風的幫助,但他不知道怎么開口,或者他根本無須開口,陸清風就會幫著她。

    事實是,他想錯了,陸清風也沉默著,就是不說話。她肯定知道潘龍海內心的小九九,竟然沒有一絲一毫的同情色彩展現在她的臉上。與剛才熱情洋溢不同的是,她又轉而冷若冰霜,把眼睛抬到窗外,根本不看潘龍海,也不主動起個話頭,這使潘龍海感到很尷尬。

    這時,郭可妮過來給潘龍海的茶杯里重新續上了水,說:你喝茶。她一臉善意地對著他。

    潘龍海覺得抓住一顆救命稻草,竟然腆著臉,說:可妮,我想求你辦件事。

    郭可妮哈哈大笑,說:你這個一號專家,這么大的威勢,你有什么指示,你吩咐一聲就是了,何必要用“求”字,我才是求之不得。

    潘龍海顯得很不好意思,說:可妮,幫幫我,找到趙雅倩。

    郭可妮聽了這句話,忽然臉色陰沉了下,說:她是你妻子,你不看著她,卻讓我們這些無關人的為你操心,你也做得出來。

    她進而調侃道:我們項目部把這么好的一個美人交給你,你卻看不住,反而向我們要人,你想想,你對得起我們項目部對你的期待嗎?

    潘龍海狠不得有個地洞鉆鉆,作為一個業務翹楚,做技術是他的特長,可在伶牙利齒的郭可妮面前,他怎么可能是對手,他就是使盡全身解數,也不會知道她的小腦瓜里想的是什么,更別提與她正面交鋒呢。

    但潘龍海有一股韌勁,這是他從小的養成的,從不服輸,即使他被剝得一無是處,他也會去尋找到那些有利于自己的部分,給自己生活的勇氣。他說:可妮,你一定要抓住我,給我一個趙雅倩,如果你和你的同事們不幫我,那么我就沒有什么希望了。

    是的,潘龍海感到郭可妮她們有什么事瞞著他,不讓他知道,而這正是他的希望所在。

    他與郭可妮僵持著,不說話,期待著她的下文。

    到底是郭可妮年輕,沒有頂住潘龍海的壓力,她掏出手機,說:我來給你老婆打個電話。

    潘龍海看著她按著手機鍵盤,感到心在“突突突”地跳動,仿佛一件重大的事情就要解決,趙雅倩就要回到他的身邊。

    郭可妮拔好了電話,將耳朵貼在手機上,也是滿懷期待。過了一會兒,他告訴潘龍海,對方是芒音,趙雅倩沒有開機,不知她在地球的哪個角落貓著呢,她郭可妮愛莫能助。

    潘龍海簡直要哭出來了,剛才的滿心期望,轉眼又澆了一頭冷水,他知道如果趙雅倩的閨蜜也聯系不到她,那么她的去向肯定成了一個謎。

    他用目光求救似地轉向陸清風,看到她的目光看著窗外,雙手叉肩,仿佛若有所思。

    陸清風知道他看著她,但她還是保持著面無表情的狀態,她仿佛對著潘龍海,又仿佛在自言自語,幽幽地嘆了一口氣,說:我也沒辦法。

    奇怪的是,潘龍海聽了她這句話,又莫名輕松起來,因為人在一切希望都滅絕了的時候,反而會不再牽掛。

    他起身,友好地向陸清風和郭可妮點點頭,準備告辭。

    陸清風轉過身來,示意他再坐一會兒,突然開口道:我已想過這件事,趙雅倩的失蹤全部責任肯定在你,因為在我的部門,每一個同事都和諧,不可能我們之間出現了什么問題,問題全在你那兒。你要負起全部責任。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潘龍海感到她有點煩,也許她根本沒有考慮到潘龍海的感受,也沒有把問題放在自己的層面,就輕易地把一切責任推給他潘龍海,這是不友好的,也是不道德的。潘龍海不希望他們能一下找到他的妻子,如果這樣,那就更好了。事實是,他只要一個希望,只要一個安慰,讓他知道還有人在關心著他和趙雅倩,還有人對他們的復聚在操心。

    潘龍海壓制著自己不快的念頭,淡淡地一笑,說:我只是想取得你們的幫助。我朋友很少,只有你們才是我的朋友。

    陸清風并沒有降下態度的意思,她進而說道:你的妻子莫名其妙地失蹤,作為丈夫,你首當其責,因為是朋友,我要告訴你,一個男人是必須要承擔他應該承擔的一切。

    話說到這個份上,潘龍海覺得已沒有交流下去的必要了,他飛快地站起身來,沒有表示惱怒,只是輕描淡寫地說:項目開發的事,請你們多費心。至于趙雅倩,我會負責的,請你們放心。

    當潘龍海離開了陸清風和郭可妮之后,感到心里空落落的。他不知道自己的這次訪問是否取得了成功,他們一會兒熱情有加,一會兒冷若冰霜,不知葫蘆里賣得什么藥。關于項目的開發,他們已經全部答應,對于尋找趙雅倩,看來只能依靠他自己了。

    他又在思考趙雅倩的社會關系了,她的父母那里,他肯定不能叨擾,免得老人家擔心,她的同學那里,又不能隨便聯系,因為這樣太沒面子了。既然他和趙雅倩只是組織了一個家庭,他決定到家里去找一找,看看趙雅倩有沒有留什么蛛絲螞跡。

    時間接近了午夜,潘龍海還是沒有倦意,他在撰寫“奔騰之芯”的開發計劃,已經理出了大致的大綱,只等所有的專家聚集在一起商量一下,然后再作最后的定論。對于這個項目,雖然困難很大,技術難題特別的多,但有了張總的信任,有了一個團隊的支持,他還是很有信心的。他覺著,只要沿著他的思路走,勝利是可以期待的。

    雖然剛才絞盡了他所有的腦汁,但他毫無倦意,他開始回憶與陸清風和郭可妮的談話,想找尋到一點趙雅倩的線索,盡管她們對此事也愛莫能助,可總有一些可以指望的火花可以燃起。

    對陸清風對他的指責,他是很失落的,幾乎陷入了他感受的低點,他無論如何也想不到,他們的幫助不僅這樣的有限,而且又把他反向地推了一把,讓他承擔所有的責任,這是他難以承受的。他曾經想象,陸清風和郭可妮會發動整個部門的同事來一同幫他來尋找,至少會從各種社會關系中理出頭緒來,讓他可以參考。事實是,他們最終的冷漠已經傷透了他的心。

    他對著夜空問:趙雅倩,你在哪里?

    他開始回憶與趙雅倩記憶最深的一次活動。從他們相識以來,這樣的活動很多,他不知哪一次活動才真正達到了他們彼此身心交融,產生同生同死的念頭。

    他說:一定是有的。

    他記得張總對他說過,人一輩子最重要的是收獲自己,才能收獲別人,包括愛人。

    他記憶中自己最成功的一次經歷是在歷歷在目,那時他和趙雅倩已進公司幾年了,他們共同接受本市一家上市公司的管理系統的開發任務,是一張大單,所以公司上下都很重視。張總把這個任務交給了他和趙雅倩,讓兩個年輕人挑起了重擔。

    接到這個任務后,潘龍海滿心的愉悅,這不僅取決于他豐富的業務知識,可以承擔這么繁重的工作,更主要的是他能與趙雅倩一起工作,他們相互之間的信任早就存在,現在可以得到繼續打磨。

    潘龍海熟悉的是JAVA語言,而趙雅倩最拿手的是C語言。公司高層決定,這項業務采用JAVA語言來進行開發。潘龍海暗自得意,心想這是自己的特長,趙雅倩是無法與自己比量的。讓人想不到的是,趙雅倩在一次技術論證會后,謙虛地找到他,告訴他,其實她也熟悉JAVA語言,只是沒有達到專家的水平,她很想得到潘龍海的指教。

    潘龍海本來就對她有好感,二話沒說,回到宿舍就把自己所有的語言讀本整理后,第二天就送到趙雅倩那里。

    本來他以為,趙雅倩起碼要學習一、兩個月才能過關,可事實是,不到十天,當潘龍海和她印證有關技術細節的時候,發現她已經能熟練運用JAVA語言,有時感覺就像能飛起來一樣。這使潘龍海既佩服,又感動。在意識深處,潘龍海最看得起那些具有真才實學的人,趙雅倩突飛猛進的姿態,讓他心生愛意。仿佛一副沉重的擔子被她挑了一半,使他感到輕松,他覺得沒有理由不愛她。

    他們整個團隊關閉在一個空間封閉運作,沒日沒夜,像一群吞食莊稼的蝗蟲,有著秋風掃落葉的趨勢。在一個晚上,趙雅倩在他的房間里累得睡著了,在他的床上睡了整整一夜,而他則在地板上對付了一夜。第二晨光大亮,趙雅倩醒來,發現躺在他的床上,有些慌亂。而他卻堅定地把雙手搭在她的肩上,說:我要娶你。

    因此,潘龍海與趙雅倩的愛情相似于戰火的愛情,有共同的追求,有共同的現實基礎。在項目順利完成后,他們向所有的同仁驕傲地宣布,他們要結婚了。

    他們聽到了此起彼伏的歡呼聲,好像每一個人都早就等待著這一天,只是等待捅破這層窗戶紙的機會。現在這個機會來了,每一個人都感到他們的幸福就是自己的幸福,一個團隊霎時幸福得像冰塊遇見了陽光,快要化了。

    公司高層也非常滿意他們的決定,張總代表了所有的人向他們表示了祝賀,并在他們的婚禮上進行了證婚。

    新婚之夜,月上東窗,潘龍海和趙雅倩幸福地依偎在一起,像兩個蜜糖做的人,甜到了心里。正當潘龍海想再次表達自己心中濃濃的愛意的時候,趙雅倩卻先開口了,說:我要送你一件禮物。

    她變戲法似的從她的皮包里拿出一包書,書的封面上印著《C語言與世界》的書名。她說:我們因一個語言而相愛,那是你贈與我的,現在我要給你我的愛,就是這本書,希望你能讀完它。

    說真的,讀書是潘龍海的拿手好戲,他沒用幾天,就讀完了這本書,覺得自己的思想得到了很大的拓展,對神秘的C語言加深了許多認知,這本書就仿佛是一個魔法,給了他一個神奇的世界。

    想到這里,潘龍海有了靈感。他打開了書桌的最后一格抽屜,找到了這本書。他想,可能趙雅倩在這里留下了什么秘密。

    他從扉頁翻到最后一頁,都沒有發現什么。顯然趙雅倩并沒有在上面標注什么符號,也沒有寫下一行文字。那上面的所有的記號,都是他潘龍海留下的,沒有一絲一毫有關趙雅倩的信息。

    看著現代而時尚的封面,潘龍海有了主意,他當即用手機為這本書的封面拍了一張照,然后用微信發給了趙雅倩。他想,只要她打開手機,就會看到這則微信,就會想到他們的愛情。他有把握,趙雅倩在收到這本書的封面時,會立即回來。

    他說:趙雅倩,等你回家。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4

     

    一個星期過去了,趙雅倩還是音訊全無,連一個微信也沒有收到,更不用說電話了。潘龍海從一號專家的命名的興奮中已經過去,漸漸地恢復了平靜。心里對趙雅倩既是掛念,又是埋怨。他想,這么不明不白的失蹤,到底是為了什么?

    好在,“奔騰之芯”的項目開發已全部啟動,減輕了他的思想壓力。他要把自己的全部精力,投入到研究開發中去,不讓其他什么的事情干擾自己的身心。潘龍海想,要么不做,要做就做得最好。

    這個項目的參與者一共有五十多號人,是一個龐大的團隊。按照張總經理的意思,這些人必須每天團在一起,忘我地工作,爭取用三個月的時間,把這個項目完成。這是一項艱苦的工作,是對人的精神和意志都是極大的考驗,好在希望在前頭,每一個人都相信潘龍海,相信在他的帶領下,一定能完成這個任務。

    張總作出了一個重大的決定,所有的開發人員全部入駐本市最高檔的賓館,進行全封閉運作,務要在規定的時間內保質保量地完成任務。

    潘龍海背了一個旅行包,里邊除了換洗東西外,還有的是他的一本厚厚的工作計劃書,還有幾本業務的參考書籍。在經過一個階段的準備后,他覺得已不需要多帶參考資料了,關鍵是要發揮大家的作用,激發每一個人的業務創造能力,完成好團隊的協作任務。

    張總親自帶班駐在賓館,他和潘龍江各有一個套房,是比較高級的那種,便利于他們商量工作,協調任務。

    在潘龍海的房間,張總看他從旅行包里拿出自己的東西,心里感到很高興。因為潘龍海帶的東西越少,就表明這個項目越有把握,至少表明潘龍海對這個項目是心里有數的。

    令人意外的是,在潘龍海旅行包的最后一層內,他拿出一張與趙雅倩的結婚照。張總看到他把它端端正正地放在床頭柜上。

    潘龍海看出張總有點疑惑,連忙解釋道:我很愧疚,沒有完成張總交給我的找到趙雅倩的任務,只能用照片來代表,表明趙雅倩始終與我在一起,也能讓張總你放心。

    張總顯得很體諒,安慰他說:你也不要太著急,雅倩不會走得很遠,她一定有她的道理,你要相信他。

    不過,張總話鋒一轉,說:你如果找不到趙雅倩,即使這個項目順利完工,我也不會原諒你。趙雅倩不僅是你的寶貝,更是我們公司的寶貝。

    潘龍海心里剛有點安慰,又轉眼掉入谷底,他呆呆地立在當場,不知說什么好,不知如何向張總解釋。對她的思念也罷,怨恨也罷,他急需要別人去理解,而張總卻給了他這些的不咸不淡的話。他覺得委屈,又無話可說。

    他看著張總的身影在門口消失,他一屁股坐在床上,剛有的一點雄心壯志,又被趙雅倩弄得聲息全無,他感到了無趣味。他抬眼看了一下項目計劃書,又開始鼓勵自己。他告訴自己,趙雅倩的失蹤純粹是個意外,他沒有什么主觀責任,最多也是個過失責任。如果找不到趙雅倩,無疑整個公司都會針對他,這讓他會喘不過氣來的。如果找到了趙雅倩,那么就萬事大吉,他的好日子又可以繼續開始。問題是,他現在面臨著這么一個重大的歷史機遇,可以展示自己良好的業務能力和領導能力,這是不能錯失的。他必須要用業務的強勢能力來取得大家對他的諒解,以成功去化解那些可能的失敗。他對自己說:暫時忘記趙雅倩,振作起來。

    事實也是這樣,在第一次業務召集會上,所有參與人員高度一致,誓死完成這個任務,為公司爭光,為北京爭光。每一個人都斗志昂揚,仿佛有使不完的勁等待著一瀉千里,在這個任務中,每一個人都看到了自己能發揮最大的能量。大家似乎都已經忘記趙雅倩的存在,有關她失蹤這件事對這項工作似乎根本沒有什么影響。

    越是這樣,潘龍海感到心里壓力越重,大家忘了趙雅倩,不僅是對趙雅倩的無視,也是對他潘龍海的無視。他覺得必須要在這些人中樹立更好的權威,讓他們記得趙雅倩。

    表面上,他不露聲色,把所有的業務環節都部署完畢,并且自己與陸清風主導了這個項目的關鍵部位,而他自己選擇的是關鍵的關鍵,也就是說他把硬骨頭留給了自己。他對陸清風是信任的,不僅是她的業務能力,更是她在尋找趙雅倩的歷程中可以發揮重要作用。

    他所有的心思,都瞞不過陸清風。但她沒有在會上點穿,只是在會議結束后,來到他的房間,名義上是商量一下業務上的事,真正的目的是看他有沒有從趙雅倩失蹤的事件中緩過勁來。

    同樣,陸清風的心思也瞞不過潘龍海。他給她讓了坐,倒了茶,寒喧了兩句,話題并沒有切入到項目和趙雅倩。

    這使陸清風有些不自然,他原以為潘龍海在私下會絮絮叨叨地對她說許多話,特別是對趙雅倩的行蹤提出征詢性的提問,在互商互諒里,得到彼此的理解。

    既然這樣,陸清風想,就切入正題吧。

    對于這個項目,其實陸清風也是做了大量的準備工作,她的工作能力不弱,業務也扎實,雖是個女同志,但對工作的執著程度不亞于其他男同志。

    她直奔主題,向潘龍海提出了十來個需要解決的難題。這些難題,有的潘龍海已經想到,并已經解決,有的,他還沒想到,他聽了以后,也一籌莫展。在現在語境下,要他一下子拿出主意,拿出方案,顯然是不現實的。可又不能在陸清風面前露出怯來,于是話題一轉,問:你覺得趙雅倩會在哪里?

    陸清風不知他會這么突然地問這個問題,不過她很平靜,說:要是我知道,我早就告訴你了。你是個男人,這個問題你自己解決。老婆失蹤雖然是件不幸的事,但也是沒辦法的事,沒有人看不起你。

    潘龍海聽了她的話,感到臉在發燒,尤其是最后一句“沒有人看不起你”這句話,像一記耳光一樣抽打他,讓他感到尊嚴蕩然無存。顯然,她沒有埋怨他,也沒有給他什么壓力和責難,但語氣之間,已經有了看不起他之意,這是他不能容忍的,也是不允許的。

    潘龍海最大的優點之一,就是沉得住氣,沒有作過敏性反應,只是把陸清風提出的業務問題還給了她。他說:這些問題你去解決,我還有更多的事情要辦。

    陸清風也不示弱,接受了絕大部分問題,她擺出最難的一個問題說:這個問題必須由你去解決,你是一號專家。

    行。潘龍海幾乎是惡狠狠的回答。他也不知道自己哪來的這股狠勁,把這本不屬于自己的球接了過來,而且要制造一個籃筐,把它投進去。

    陸清風起身,禮貌地告辭,潘龍海把她送到門口。這時他看到吳天啟和郎摯明一前一后地走來。吳天啟調皮地說:你們倆怎么堵著門,不歡迎我們啊。

    潘龍海連忙作出解釋,說:我和陸清風剛商量完事,準備把她送走,你們就來了,真是貴客,我要開正門歡迎你們。

    吳天啟說:哪敢啊,你是一號專家,理應我們主動來拜訪,雖然我們知道你忙不不可開交,但沒辦法,有些問題一定要你來解決。

    潘龍海照例讓了坐,泡了茶,彼此便切入了正題。

    吳天啟告訴他,為了“奔騰之芯”項目的上馬,構建部動用了所有的人力,還推辭一些零星的任務,主要的是貢獻是奉獻了你這個一號專家。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潘龍海聽了這樣的話,感到有些難為情,謙虛地說:你是部門經理,你是我的上級,一朝領導終身領導,愿意接受你的吩咐。

    吳天啟很受用這句話,瞇開眼笑,和善地說:我和摯明準備了一些業務技術的參數,供你參考。你放心,你交給我們的任務,我們一定會完成好。

    潘龍海感到很溫暖,從吳天啟手中接過了厚厚的一疊資料,如獲至寶。他覺得他不僅收到的是同事之間的信任和友誼,更是收到了整個公司團隊奮發向上的精神風貌。有了這些參數,他對做好這個項目更有信心了,畢竟每一個人的努力是項目成功的基礎。

    作為長期的好友,郎摯明顯得很隨便,他一會兒在接待室走走看看,一會兒又轉到了潘龍海的臥室里。潘龍海與吳天啟的談話正進行到高潮處,突然聽到郎摯明在里邊哈哈大笑,不一會兒,只見他拿著潘龍海和趙雅倩的結婚照出現在他們面前,他把它遞給了吳天啟,并且一臉壞笑,說:人家工作不忘家務事,還把自己的親密愛人帶在身邊,羨慕死我了。

    吳天啟老成一些,他知道趙雅倩失蹤的所有的事,因此不露聲色,只是用目光示意郎摯明放輕音量,不要刺激潘龍海。他神色凝重地問潘龍海:趙雅倩有音訊了嗎?

    聽他問到趙雅倩,潘龍海從剛才的亢奮中一下子掉了下來,神情顯得很哀傷,眼中含著淚水,搖了搖頭,說:我真的不知道她在哪兒,我已經努力了,還是沒有找到她,我也不知道她這樣做的原因是什么,我又沒有做錯什么事。

    郎摯明向吳天啟使了個眼色,故意沉著臉,對潘龍海說:你真是不容易,自己的生活出了這么大的差錯,還在這個項目中擔任一號專家,為公司作奉獻,真的要向你學習。

    潘龍海聽了他的話,非但沒有感到安慰,反而感到有一根針扎著自己的心窩,很疼很疼,他用目光看著吳天啟,希望他說出能讓他好受的話。

    吳天啟裝作沒有看到潘龍海求救的眼神,把眼光看作別處,漫不經心地說:龍海也是沒辦法,他也不想這樣,趙雅倩人見人愛,他的擔心是我們都感同身受的。

    潘龍海不僅感到疼,而且有點惡心,剛才的良好氛圍已經蕩然無存,他甚至憎惡了吳天啟的話,只是面上沒有表露出來。他想,人怎么可以這樣一會晴一會陰,剛才還是滿滿的兄弟情誼,一下子變成了一種鄙視,我潘龍海也是一條好漢,即使你不說一句安慰的話,也不能話中帶刺,傷了我。

    潘龍海此時反而顯得平靜,他目無表情地說:我的事我來解決,你們放心,項目的事讓你們費心了。

    吳天啟和郎摯明聽得出他拒人千里之外的意思,他們沒有感到局促,反而有種滿足感。吳天啟拉了拉郎摯明的手臂,說:我們先走吧,不影響人家的正事了。

    潘龍海克制著,站了一下,目視著他們兩個走出房門,算是禮貌。待他們走出房間,關上了門。潘龍海再也支持不住,翻身趴在沙發上,眼淚刷刷刷地下來,他嗚嗚嗚地哭著,嘴里喊著:趙雅倩,你害死我了。

    就這樣,他趴在沙發上,一動不動,漸漸地進入了夢鄉。到他醒來時,天已經黑了,屋里沒有開燈,他沉浸在黑暗中,像一個孤兒。他翻身坐了起來,不準備開燈,也沒有做什么思考,呆呆地延續到深夜。他也不知道這一段時間是怎么過來的,只是知道,當他的神智恢復時,他已不知坐了多久,連腿也有點發麻。

    他告訴自己:你是一號專家,你要振作,你要在別人的擊打中實現重生。他默默地說:趙雅倩,我一定要證明給你看。

    他從冰箱里拿出了方便面,沖了一盒,三下五除二地把它吃了下去。他感到不過癮,又沖了一包,這回他慢慢地把它吃了下去。他感到飽了,四肢百骸也舒服起來了,伸了一個懶腰,向空中揮了一下拳頭,說:干。

    他拿起吳天啟給他的一疊資料,仔細地翻閱起來,一下子進入了狀態。

    說實在的,吳天啟他們做的這份資料真的比較完美,數據充足,邏輯嚴密,體現了很高的專業水準,可以算作是一部通向“奔騰之芯”的重要密典。潘龍海感到啟發很大,一邊勾勾劃劃,一邊頻頻點頭。

    當他的心里感到有些感激吳天啟的時候,又有些不服氣,他不相信這份材料沒有缺點。他仔細尋找著,不放過一個蛛絲螞跡。結果就像他預料的這樣,他發現了他們的暇疵,一共有三處,而且憑吳天啟他們的專業能力的確是難以解決的。

    他很得意,暗暗地贊許自己,心里還產生了對吳天啟的些微蔑視,心里說:你話中帶刺,諷刺我,這回看你怎么自圓其說。但潘龍海是一個厚道的人,他又警告自己,不能把問題搞得太大,否則不利于項目的開展,不利于工作的進步,必須要團結吳天啟他們,把問題消滅在萌芽狀態。

    他又仔細思考起來,查閱了一些業務書籍,到心里有一個方案時,才滿足,才覺得有一點底氣。他抓起電話,拔通了吳天啟房間的電話,說:你和郎摯明到我這里來一次,有些問題我們再商量一下。

    吳天啟顯然也沒有睡,因為電話那頭,他的回答很清醒,也很果決,他說:你開好門,我和郎摯明馬上到。

    潘龍海打開了所有的燈,讓房間一片通明,在他打開門的瞬間,走廊里已經傳來吳天啟他們的腳步聲。吳天啟人未到聲音先到,說:潘龍海,我們來了。

    潘龍海看著他們走入房間,發現手里都拿著一個大大的筆記本,顯然對他的召集很重視。他再看他們的神色,毫無倦意,剛才他們一定也在鉆研著自己的業務問題而沒有入睡。他想,這才是智能型人才的標配,必須要具備的素質。

    吳天啟和郎摯明坐在沙發上,身體前傾,很虔誠,等著潘龍海的吩咐。這使潘龍海感到有些感動。他知道,他的兄弟們在工作中全是拚命三郎,沒有一個落后的,只要有技術的新意,他們就會像吃了興奮劑一樣,精神百倍,瘋狂地投入到研發中。這才是技術公平論,有技術才有未來。

    潘龍海遞給吳天啟和郎摯明一張紙,上面有他的三條意見,是有關他們資料上呈現的不足的,并且寫上了自己的意見。內容很簡短,但很直接。

    吳天啟瀏覽了一遍,臉霎時就紅到脖子根了,顯得頗不平靜,他把那張紙遞給郎摯明,郎摯明看了低下了頭。

    到底是吳天啟老成,定了定神,對潘龍海說:我們以為我們的資料是完美無缺的,要知道那是我們奮斗了一個星期的時間做的預備功課,想不到你能一下子看出它的缺點來,真是藝無止境。

    吳天啟表示,他們馬上回去把這幾個問題研究透,處理好,用最短的時間解決好。他請潘龍海放心,這些技術應該在他吳天啟的能力范圍內,一定會攻克的。郎摯明在邊上點點頭。

    吳天啟和郎摯明離開后,天也快亮了,潘龍海小睡了一會兒。當他醒來時,他看見手機閃了一下,打開一看,是趙雅倩給他發來的微信,屏幕上豎著一只大姆指。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5

     

    潘龍海隱隱感到,這是一個局,好像有一只神秘之手在操縱它。趙雅倩現在可以說是神龍見首不見尾,她不知在哪里,也不接電話,把人逼到崩潰的邊緣的時候,她就發來一個微信,又轉瞬消失了。他不知道這是怎么回事。

    不過,幾個月來,他的心從來沒有像今天那樣踏實,他已感到,趙雅倩是不會離他遠去的,這些別人是不會知道的,只有他潘龍海才能明白。只是她到底要干什么,她究竟會在什么時候出現,這是一個謎。

    他決定不去想這一切,讓它順其自然吧,現在唯一要把握的就是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

    入駐這個賓館的人員共分成兩個組,分別在兩個大的會議室里辦公,潘龍海主導一個,張總親自指揮一個。每次他走到自己的小組,就感到肩上有沉甸甸的責任在壓著他,讓他喘不過氣來。他鼓勵自己,一定要堅持,希望就在前頭。

    陸清風緊挨著他坐著,每次給他倒上一杯咖啡,非常的體貼。潘龍海雖然感到溫暖,但并不在乎,他需要的是陸清風全身心地投入工作,為他分擔責任,畢竟每一個難題的攻克,對他來說都是一種解脫。

    難題真的不少,這不僅來自于技術,也來自于人情。

    現在,潘龍海一天要喝三杯咖啡,上午一杯,下午兩杯,他的精力仿佛有通過咖啡因的激勵,來達到最佳狀態。當他感到動力澎湃時,就會對陸清風說:你也來一杯。

    陸清風很聽他的話,經常在他的鼓動下,倒上一杯咖啡,似乎只有咖啡才能推進他們的工作。在他們的感染下,所有的工作人員都在喝咖啡,有的人已經進入瘋狂的狀態。

    管后勤的人都很配合,一下子為他們搬來幾大箱咖啡,供他們享用。潘龍海想,張總那邊肯定也是這樣,他們在這個過程中的辛勞,都要通過咖啡來緩解

    是的,每一個人都很焦慮,都有一口氣吃成胖子的愿望。但飯要一口一口地吃,工作要一件一件地做,軟件的開發來不到大概和馬虎,這是一項精密的工作,必須要腳踏實地、一步一個腳印地去落實的。

    潘龍海每天都會給各人部署好工作,好像搭建了一篇龐大文章的結構,又把各個環節仔細地予以分工,使每一個人都知道自己要做什么,怎么做,要達到什么目的。在這個過程中,潘龍海感到他的精力和智力在一點一點地耗盡,他又努力地一點一點地把它們找回來,使每一天的工作都保持在飽滿的狀態。

    困難很多,每一個人都感受到了壓力,甚至在困難面前產生了推諉。

    一次、潘龍海和陸清風為了一個模塊的設計路徑在大聲爭辯,開始,他們是小聲談論的,不知怎么的聲音越來越響,被整個會議室的人都聽見。

    潘龍海說:必須按照我的規劃來執行,否則工作無法推進下去。

    陸清風說:我現在的這個環節如果按照你的規劃來走,是難以推進下去的,我堅持要按照我的思路走,才能在技術上保持完美。

    潘龍海感到有點下不來臺,他埋頭看了一會兒陸清風的設計,搖搖頭,說:你這是賣弄小聰明,試圖走捷徑。從單一的環節來說,是有道理的,但放到整個計劃的結構中,這是行不通的,因為你的設計必須聯結著別人的設計。

    陸清風聽他說自己是在賣弄小聰明,氣不打一處來,臉氣得通紅,大聲吼道:你有什么了不起,我開發過這么多的模塊,難道這次會有錯。一號專家就可以盛氣凌人嗎?

    潘龍海感到所有的目光都看著自己,他覺得必須要掌握主動,統攬全局,丟了權威還不是最重要的,影響了項目開發,影響了公司利益,才是最重要的。他板著臉對陸清風說:你這是胡攪蠻纏,整個流程都是我設計的,必須要照我的思路來走,如果出現什么問題,我來負責,用不著你來操心。

    陸清風毫不示弱,說:項目又不是你一個人的,是我們大家的,如果你不吸收大家的意見,我們要你這個一號專家干什么,我們單干就是了。她轉過頭,問其他人,說:你們說我說得對不對?

    郭可妮看著他們不可開交的樣子,“哇”地一聲撲在桌子在大哭起來,她的哭聲感染了每一個人,讓每一個人都很傷心。這還不夠,郭可妮哭到情動處,竟然拿起茶杯擲在地上,“哐當”一聲,茶杯碎成了幾片。

    看到這個情形,陸清風也扯開嗓子,“哇”地一聲哭了出來,她趴在桌子上,雙肩抽動著,哭得回腸蕩氣,似乎要把整個委屈都一古腦兒地哭出來,這才暢快,這才干凈。

    會議室里抽泣聲一篇,幾乎所有的女同事都在流淚,男同事們也板著臉,顯得很傷心。

    潘龍海警告自己,一定要冷靜。他知道這不是技術交鋒而產生的局面,而壓力,鋪天蓋地的壓力,讓每一個人都喘不過氣來。這個項目太難了,誰也沒有從事過,一張白紙眾人描,但誰都沒有把握把它描好,每一個都在其中脫不了干系,仿佛立了軍令狀,完不成任務是要“殺頭”的。

    潘龍海想起了趙雅倩,如果有她在場,這個局面應該會好一些。因為趙雅倩與所有的女同事都是閨蜜,感情上非常融洽,同時,她又是一個業務骨干,在技術上應該會撐他一把。

    他對自己的判斷是有把握的,因為他曾經為這個項目所作的的準備,使他對許多工作都了然于胸,他每一次給大家分配任務,都是一條走得通的路徑,沒有什么阻礙。如果順利地按照他的引導走,那么就可以達到他所預期的目標。他知道,每一個人的想法都不一樣,人們想得還是對的,只是微觀了一些,局促了一些,對宏觀的把握還是他潘龍海行。從情感上,他也同意大家有不同的意見,畢竟每一個人的認識水平是不同的,關鍵是要取得大家的理解。

    問題是現在他潘龍海怎樣來收拾這個局面,怎樣把大家從這么強大的壓力中解脫出來,項目開始的時間還不不長,如果聽任這種情感延續下去,這怎么得了,接下來的工作怎么撐得下去。

    會議室轉而沉默著,每一個人都不說話,都希望有一個主導者能夠打破這個悶局。從通常的方法上,潘龍海可以抓住其中的一兩個人,讓他們挑頭活躍氣氛,進而對不同意見的實行打擊。可潘龍海告訴自己,不能這么干,一個團隊良好環境的形成,是長期積累的結果,決不能毀于一旦。既然每一個人是平等的,那么要把這種平等延續下去,他相信在這種平等的氛圍中,他這個一號專家的作用才能得到更好的發揮,這是利人利己的。

    想到這里,他的心平靜了,開闊起來。他用目光尋視全場,充滿著鼓勵,他要讓大家知道,他是出于公心的,沒有一點私念在作怪。他要讓大家從他的目光中看到,每一個人都做得很好,都是值得贊許的,現在唯一要做的,就是繼續團結,輕裝前進。

    好多人都在向他微微點頭,都理解他的想法。因為他們知道,潘龍海的壓力比他們更重,如果有絞型架要上,那么他潘龍海是第一個有可能上的,但大家不希望有這種情況發生,因為這對誰都沒有好處。如果項目失敗,那么就是整個團隊的失敗,負面影響實在是太大了。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潘龍海想,現在要是張總來一下就好了。張總天然大氣的氣場可以扭轉一切壓力,掃除人們心頭的陰霾,他才是真正的主心骨。

    說曹操,曹操就倒。潘龍海看見會議室的大門被輕輕地推開,張總高大的身影出現在大家的面前。

    潘龍海眼淚奪眶而出,喊了一聲:張總。

    張總大步走到他的身邊,向他點點頭,算是鼓勵。他用目光掃視的全場,滿是親切,仿佛看著的不是他的員工,而是他的孩子。

    他清了清嗓子,對大家說:聽說大家都哭了,我特地來看一下。其實得到這個消息時,我很高興,你們猜是為什么?

    他的話引起了所有的人的興趣,大家都感到好奇,為什么大家的眼淚能讓張總高興。整個會議室寂靜無聲,等待著張總的下文。

    張總對大家的反應很滿意,他顯得很快樂,臉上滿是笑意,說:眼淚是人類的至寶,當眼淚突眶而出時,那么就是告訴我們事物的本質就要出現了。

    事物的本質?下面有人嘀咕了一聲,顯得不解,一些人互相看了身邊的人,希望從他們的眼中看到答案,顯然這個答案在張總身上,不在其他的什么人身上。

    張總揮了揮手,嗓音越發宏亮,說:眼淚代表著傷心,傷心就是沒有達到自己的目標。那么我們的目標是什么?他環視全場,友好地問。

    “奔騰之芯”,全場幾乎發出了同一個聲音。

    張總滿意他們的回答,說:這個項目是北京定下來的,具有十分重要的國家意義,安排給我們公司去實施,不僅是本公司的榮耀,更是本公司實力的象征。但簡單、容易、一蹴而就地去完成,這是不可能的。它需要大家以百倍信心、百倍的勇氣,百倍的努力去面對,去奮斗,才能結出豐碩的果子。我們的團隊是優秀的,因為大家流出了眼淚,因為你們的眼淚表明,我們的奮斗是堅定的,但前方有困難,我們唯一做的就是去解決困難,緩解壓力,奪取勝利,讓每一個人都成為成功者,讓“奔騰之芯”成為成功之心。

    全場受到了巨大的鼓舞,掌聲鋪天蓋地響起來。每一個人都知道了剛才是為了什么,全是為了“奔騰之芯”的成功,全是為了突破自我的技術約束,才走到傷心的邊緣。現在,問題已經明了,他們要做的,就是沿著既定目標,大步前進。

    張總向目光轉向陸清風,說:清風,感謝你的勇氣,你的執著之舉一定能為“奔騰之芯”的成功作出更大的貢獻。

    陸清風滿眼含淚,但很高興,她誠懇地說:我是心里著急,有一點想法就想實施下去,總認為自己是對的。剛才我想了一下,其實潘龍海是有道理的,我考慮的局部,而他考慮的是整體。

    張總贊許地點點頭,說:你是杰出的,是團隊的榜樣。但每一個項目參與者都是核心,在這個團隊里,每一項技術都是核心技術,沒有大小之分,沒有高低之分,只有輕重緩解之分,我們要的不是比較,而是成功。

    張總又把目光轉向全場,說:潘龍海設計的方案是完美的,是經過公司高層,包括北京專家反復論證通過的,大家都要支持他。他是我們的靈魂人物,是戲臺的臺柱子,在技術層面,我這個總經理也要受他的指揮,服從他的決定。

    他把頭轉向潘龍海:龍海,整個團隊感謝你,你一定要大膽工作,帶領團隊早日完成“奔騰之芯”項目。

    潘龍海感到有一股力量已經灌滿他的周身,他感激張總的及時出現,感謝他對團隊作出的指引,他堅信只要有張總在,整個團隊就有主心骨,就一定能實現自己的目標。

    張總看著潘龍海堅定而又沉著的表情,非常滿意,他抬眼掃視著全場,看到每一個人都精神振奮,眼中有著無限的憧憬。他感到整個計劃都在良好的軌道地運行,前景是美好的,也是可以實現的。

    張總突然宣布了一個決定:今天晚上,全體人員聚餐。

    會議室里一片歡呼,仿佛等待這個決定已經很久了,人們又可以在緊張的氣氛中放松一下。

    其實,公司在平時也偶爾搞搞聚餐,主要是在重大項目完成后,在項目進行中聚餐的,這是第一次。從事這個行業的人,都有一個習慣,很少喝酒,大多喝點葡萄酒,相互友好一下。他們要的不是精美的飲食,而是可以分享的成功的喜悅。

    晚上,在賓館二樓餐廳,五桌人準時入坐,照例張總作了熱情洋溢有祝酒辭,講到精彩處,大家都喝彩歡呼一下。在祝酒辭的最后,張總大喝一聲:上酒,上白酒。

    這時,服務員不約而同端著盤子在人們的眼中出現,每只盤子中放著兩瓶五糧液。張總首先打開了一瓶,給自己倒了滿滿一杯,高呼一聲:干杯。然后一飲而盡。

    受到張總的感染,幾乎每個人都給自己斟滿了一杯酒,然后學著張總的樣子,相互碰杯,然后一飲而盡。

    一杯酒下肚,氣氛熱烈而友好起來。郭可妮走到潘龍海旁邊,熱情地說:敬敬我們的一號專家,干杯。此時,潘龍海還是冷靜著,他的腦中不是美食,而是一串數據,這是他的習慣,有時做夢的時候,也會有一串數據從他的腦中流過。

    潘龍海舉起酒杯,咪了一口,表示禮貌。這時陸清風出現了,說:這樣怎么行,你是我們團隊中最辛苦的一個,今天你要開懷暢飲,輕松一下,滿足大家的盛情。這杯酒你一定要干下去。

    潘龍海看她說得誠懇,是真心的表示,覺得不能拂了她的美意,于是就仰頭干下了杯中剩余的酒。陸清風帶頭鼓掌,所有的人都鼓起掌來。

    潘龍海很感動。這時吳天啟和郎摯明也舉著酒杯向他走來,他們還沒有開口,潘龍海就知道為了他們的兄弟之情,必須要再干掉一杯酒。其實,喝酒他不怕,他有酒量,何況是同一部門的兄弟,他理應捧場。想到這兒,他也站了起來,主動迎上前去,搶先說:天啟,摯明,謝謝你們的支持,干杯。他們之間的確有默契,當潘龍海一杯酒杯下肚的時候,吳天啟和郎摯明的一杯酒也下了肚。

    潘龍海看到,全場的目光都向著他,都有向他敬酒之意,這讓他有點沒有把握。俗話說,好漢難敵四手,這么多的人,如果一人一杯,那么他是否頂得住還是個未知數,關鍵是晚餐之后,他還要一個人構思一下,安排好明天的工作,如果喝得酩酊大醉,那么是要誤事的。

    只有張總看出他的內心活動,張總走到他的身邊,親切地說:一號專家,到主席臺上去,說幾句,為大家敬杯酒。

    張總的話提醒了潘龍海,把他從可能從圍剿的局面中解救了出來。他一點也不害怕,大大方方地走上了主席臺,說:感謝每一次的相遇你們都能信任我,感謝“奔騰之芯”,為了成功,干杯。

    所有的人都站了起來,把杯中的酒一干而盡,人們從他的目光中看出了信心和決心,每一個人都很滿意。

    潘龍海回到自己的坐位,又倒了一杯酒,舉了起來,心里默默地說:趙雅倩,干杯。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6

     

    又一個夏天到來了,窗外的蟬也鳴叫了起來。潘龍海突然發現,窗臺上的花蓬蓬勃勃,開得很艷麗。他有點感慨,時間過得真快。他記得剛入駐這家賓館的是春天,而現在天氣已經轉向炎熱了。

    整個開發團隊經過磨合、鍛煉,已經非常的協調,每一項工作都配合得很好,他們沒日沒夜地干了幾個月,彼此之間的感情日益加深,現在見面都像親人一樣,感到誰也離不開誰。

    工作遭遇了許多難關,也是經過了那么多艱難,通宵不眠是經常的事,那種山重水復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覺時時會出現。唯一讓潘龍海感到高興的是,實踐證明,他是杰出的,是一個名符其實的一號專家,那些最難的課題都是他帶頭完成的,而且卓有成效。他與張總之間的感情也日益深厚,幾乎情同父子,達到了無話不談的境界,對于他的技術,張總是始終放心的,只是對趙雅倩的事,張總總是提極,有一種催促快速辦成的意思。

    但趙雅倩在哪里?他不得而知。本來他的情緒已經到了低谷,可有了趙雅倩莫名其妙的兩個微信,才讓他一顆懸著的心放了下來,他覺得趙雅倩還是存活在這個世上,也許就在他們的身邊,他只是見不到她而已,他期待她會在一個不經意的時刻出現。

    在繁忙中,他是忘了趙雅倩的存在的,但到一個人躺在賓館的床上,他就會想起她。他拿起他們的結婚照,對著微笑著趙雅倩臉色凝重,那張因加班加點而顯得滄桑的臉上滿是悲情。他說,趙雅倩,你這個游戲真是太離譜了,讓人不知道到底為了什么?通常的,當他想念得厲害的時候,他就會投入到工作中,以加倍的努力來忘記這件事,同時通過工作上的小小收獲來減輕壓力。

    這天深夜,會議室里只剩下他和陸清風兩人,他忽然覺得有必要同她談一談趙雅倩的事,讓她理解他的苦衷。否則也許他們會認為他潘龍海沒心沒肺,丟了了個老婆像個沒事人似的,這說不過去。

    他說:陸清風,我要向你談談趙雅倩的事。

    陸清風顯得很輕松,說:好啊,這又不是什么難為情的事,把你的想法說出來吧。

    潘龍海說:我本為以為她使使小性子,用不多久就回來的,想不到這么長的時間,她還沒有出現。期間,我不是沒有想到去尋找她,可她發了兩個微信來,使我對這件事沒上心,因此也就拖了下來。

    陸清風很好奇,說:微信?既然你們通了微信,你怎么會不知道她的下落?

    潘龍海就把趙雅倩兩次發微信的事情告訴了陸清風,說:收到她的微信后,我給她打電話,可總是忙音。她是不愿意接我的電話,又仿佛在跟我玩貓抓老鼠的游戲,我實在丈二和尚摸不清頭腦,她也不考慮我的感受,讓我始終焦慮著,像犯了一個錯誤等待別人的裁決。

    陸清風思考了一下,說:可能這是安排好的,我也覺得這是一個游戲,我認為你唯一正確的選擇就是正確面對,不要作不好的想法。有一點可以確定,趙雅倩完好著,你絲毫不用擔心。

    聽了她的話,潘龍海寬懷了許多,說:現在我唯一要做的,就是領導好“奔騰之芯”項目的開發,一定要做成功,到時希望我成功的喜悅能夠讓她感應到,讓她回到我的身邊。

    陸清風哈哈大笑,說:還用感應,肯定是這樣的,到時我敢肯定,她一定會迫不及待地回到你的身邊。

    陸清風又調皮地拍了拍潘龍海的肩膀,說:好好干吧,一號專家,偉大的趙雅倩肯定將要回來了。

    是的,潘龍海感到陸清風現在是最明白事理的人,只要做好這個項目,趙雅倩就會回來,他隱隱感覺到的也是這樣。

    好像迎來大考,北京的專家馬上就要到來評估這個項目的成果。整個團隊忙得團團轉,都在作最后的攻關。他們的肩上不僅擔負著公司的利益,更重要的擔負著國家的利益。

    潘龍海這幾天心情很爽,因為工作進展的很順利。又感到隱隱不安,因為還有一個環節他還是沒有把握,那可是關鍵點的一個銜接。

    他與陸清風、吳天啟都商量過,他們也提不出什么好的建議,因為他們的認知能力與潘龍海處在同一水平,或者透徹地說高不過潘龍海。潘龍海又不好跟張總說,怕他擔心,他始終認為技術的事應該由他這個一號專家解決,這是理所應當的。

    半夜,躺在床上,他翻來覆去睡不著,如果問題求個大概,那么只要把整個項目串起來,匯報給北京專家就是了,即使有不完美,可以讓北京專家指出,或者讓他們來參與解決這個問題,從操作層面來看,這不是不可能,是可行的。張總也不會對此說三道四。

    問題是如果這樣,公司的技術水平在旁人眼里就要大打折扣,就會大大地影響公司的業務聲譽,如果傳出去,對今后公司的接單是有損害的,這直接損害了大伙的利益。作為一號專家,他是推脫不了責任的,也是必須擔負起來的。

    潘龍海想到這里,心里打了一個激凌,他鼓勵自己:要做一個男人,把一切困難擔起來,而不去推給別人。更不能出了問題而給別人使絆子,而使自己置身事外,這是垃圾的行為,他潘龍海是斷斷不會做的。

    他看著他與趙雅倩的結婚照,突然靈機一動,他想起趙雅倩也是這方面的專家,如果由她在身邊,就可以給自己支招,是有希望很快解決問題的。他決定給趙雅倩打一個電話,不管她是否關著機,權當死馬當作活馬醫。

    他撥通了趙雅倩的電話,很不幸,與往常一樣,對方傳來忙音。他感到一籌莫展,心里既有著急,又有怨恨,關鍵時候還是掉了鏈子。

    于是,他給趙雅倩發了個微信,把問題的基本情況告訴了她。他希望上天可憐見,能讓趙雅倩盡早看到這條微信,并給他回音,給他一個合理的方案,救他的燃眉之急。

    發完微信后,他甜甜地進入了夢鄉。自從參加“奔騰之芯”項目開發后,由于潘龍海付出了大量的精力和體力,所以每次入睡都很香,這次也不例外。

    早晨,潘龍海起來,喝了一杯牛奶,吃了一片蛋糕,關了房間里空調,準備到辦公的地方去。當他走到門口,打開房間的門的時候,他的手機響了。

    他下意識地看了一下電話號碼,赫然是趙雅倩。這使他欣喜若狂,他砰地一聲關上了門,按下了接聽鍵。

    趙雅倩熟悉的聲音從話筒中傳來,她顯得并不焦急,很自然,好像他們根本沒有分別過,他們之間好像沒有發生過什么事,只是尋常的一個通話。

    她聽到趙雅倩說:問題解決了。我查了一夜資料,發現美國有一個相似的案例,他們成功地解決了它,請你打開郵箱,接收我發送的資料。

    潘龍海感激地說:謝謝你,雅倩!當他想再次開口詢問她的蹤跡時,電話斷了,聽筒那邊傳來了忙音。

    潘龍海管不了那么多的,他現在思想中充滿的不是對趙雅倩的牽掛,而是對項目的關心。他飛快地打開電子郵箱,看到趙雅倩為他發來一個文件包,里邊羅列著所有他想要的資料。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他如饑似渴地看了起來,絕大多數他是熟悉的一些知識,只有兩個部分讓他茅塞頓開,他突然覺得自己的思路已經是一瀉千里。他拿出一張紙,在上面瘋狂地演算著,一張不夠,他整整用完了五張紙,才把問題擺平。他向空中揮了揮拳頭,自豪地對自己說:一號專家。

    當他來到會議室的時候,已是晌午,所有的人都準備去吃午餐了。他告訴陸清風:請所有的同事暫緩用餐,到這里來,請張總前來坐陣。

    不一會兒,張總滿面春風地來到會議室,因為他確定潘龍海已經解決了所有的問題,現在他要做的是,就是表決,通過項目的終結。

    張總來到潘龍海旁邊,沒等他開口,高興地說:請全體起立,請一號專家致敬!

    所有的人都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紛紛站了起來,響亮的掌聲在空間回響,像一股巨大的潮水沖擊著潘龍海的心房。

    張總示意大家停止鼓掌,對潘龍海說:說吧,一號專家。

    潘龍海定了定心神,告訴自己要冷靜,但還是抑制不住自己的激動,他舉起手中的稿紙,驕傲地宣布:最后的問題,解決了。

    潘龍海對大家說:我不相信奇跡,只相信努力,但這次我相信了奇跡。這個奇跡是我與某個人的共同創造,她今天沒來,我相信她很快就會來的。

    他繼而說道:我們遇到的問題,美國也遇到過,他們作過相似的研究,我把他們的研究的結果梳理了一遍,受到了莫大的啟發,我已把所有的數據作了演算,得出了唯一的結論。現在我們的任務是,要把這個結果運用到我的實踐中去。

    整個團隊雖然對潘龍海所說的“她”有點疑惑,但也不是太在意,他們關注的是,結果怎么樣?而這個結果已經來臨。

    隨后潘龍海向每個主管分派了任務,告訴他們應該要解決的問題,輪到陸清風時,他神秘地笑了一下,說:這里邊也有你的功勞,到時候你會知道的。

    陸清風一頭霧水,說:我怎么敢有功勞,全都是你的奇跡,我們都高興有這么好的結果。你放心,我所在的部門一定會盡快完成你這個一號專家所布置的任務。

    所有的項目負責人都作了表態,大家都相信潘龍海,相信問題已經得到了圓滿的解決,現在是進行最后沖刺,迎來成功的明天。

    潘龍海部署完任務,對著張總欲言又止,他想告訴他關于趙雅倩的事,而張總似乎已經明了其中的事情,沒等潘龍海開口,他對著大家大手一揮,說:吃飯。

    在接下來的半個月時間內,大家的心情都很輕松,忙完了手頭最后的任務,對所有的資料、數據和模塊進行了歸類,無論是書面的,還是儲存在電腦里的,都歸得整整齊齊,一切都顯得有條不紊。

    只有潘龍海顯得還是很忙,他忙著所有的技術復核和技術評估,做好項目切結書,并召集團隊進行了自我評估。在評估會上,只存在一些零星的爭論,又很很快被解決,這讓潘龍海感到很欣慰,他覺得他們的工作是扎實的,有效的,經得起檢驗的。事實也是這樣,計算機模擬試驗表明,一切都完美無缺,順利地抵達項目目標。

    張總在評估會上很少說話,只是面露喜色,對一切感到很滿意。在會后,張總拍了拍潘龍海的肩膀說:我會給你一個驚喜。

    潘龍海琢磨著張總的這句話,想可能是職務的升遷吧,這覺得這是自然的,這個項目他付出了大量精力,所體現的水準是經得起考驗的。經過這幾個月的努力,自己的領導能力和協調能力得到了顯著的提高,因此升職和加薪是理所應當的事,用不著擔心的。他對自己感到滿意的是,他竟然對升職的愿望顯得不強烈,他好像成了技術至上主義的信奉者。只要有好的項目給他做,他就會滿意。

    不久,北京的專家組來了,潘龍海和張總首先接待了他們。張總向專家組介紹:這是我們一號專家潘龍海。北京的專家伸出雙手,緊緊地握住他的手,說:很高興見到你,總部那里有你的名號,知道你擔綱這個項目,我們代表總部謝謝你。

    潘龍海顯得不好意思,聽張總的表揚他已習慣,但面對北京專家的表揚他還是第一次,顯得有點局促。他盡量保持著風度,說:都是總部和張總領導有方,我只是做一點具體的工作。

    北京的專家說:你做的不是一般的工作,你和你的團隊的成功,不僅填補了國內的空白,而且會在國際上為中國贏得聲譽,你們的付出是有效的,是杰出的行為。

    潘龍海自信地說:請專家組檢閱致達公司的成果。我們將奉獻一顆完美的“奔騰之芯”。

    張總問:都準備好了嗎?

    潘龍海回答道:萬事俱備,請專家組隨時審定。

    張總說:好吧,那么明天就請專家組開項目結項會吧。他轉過了頭,看著北京的專家。

    專家組組長點點頭,高興地說:很滿意你們有這樣的效率,那么就明天吧。龍海,看你的了。

    第二天的項目結項會開了整整一天,從早晨到傍晚,要審定的環節實在是太多。北京專家顯然都是行業內的高手,對所有的業務都樂此不疲,他們看著有關技術數據就像看著自己的孩子一樣喜歡。同時,每一個模塊的完美,都讓他們發出經久的掌聲。不明就理的,還以為是在開茶話會。

    這一天,除了幾個項目負責人的陳述,余下的幾乎都是潘龍海一人在侃侃而談,他不知道自己怎么會有這么好的口才,面對呼之欲出的成功,他的確有許多話要說。

    傍晚到了,當會議室的燈光亮起,北京專家竟然全體起立,專家組組長動員道:我建議專家組全體人員向“奔騰之芯”項目團隊致敬,祝賀他們取得成功。尤其要向一號專家潘龍海致敬,感謝他感天動地的付出。

    感天動地?潘龍海聽到這個詞語感到一頭霧水,但他還是高興得熱淚盈眶,同時用目光看著張總。

    北京的專家又神秘地一笑,指了指身后,對潘龍海說:你看,誰來了。

    潘龍海納悶,雖然他與北京有業務聯系,但朋友不是太多,那是誰呢?

    當大門打開,他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翩翩而來,“趙雅倩”,他驚呼著她的名字,眼淚突眶而出。趙雅倩瘋狂地奔向他,張開雙臂,緊緊地抱著他,深情地說:龍海,你辛苦了。

    這究竟是怎么回事?他大吼一聲,趙雅倩,你是從什么地方冒出來的,你以前到哪里去了。

    趙雅倩快樂地笑著,一副天真無邪的樣子,說:我到一個重要的地方去了,又從那個重要的地方回到你的身邊了。

    你是說北京?潘龍海說,你到北京出差為什么不告訴我,我急得不知怎么做,整個公司都為你擔心。

    這時張總站了起來,大聲說:我宣布零度計劃成功,祝賀一號專家潘龍海和趙雅倩再次團聚。

    他充滿感情地對著潘龍海說:這是總部和公司的安排,趙雅倩的離去使你脫胎換骨,成功地領導了“奔騰之芯”的開發,公司感謝你們。

    這時,所有的燈光都被打開,所有的人都紛紛起立,發出了雷鳴般的掌聲,耳邊傳來了歌曲——《我和我的祖國》。

    371

    瀏覽量:

    小說講述了主人公潘龍海在接受國家重點研發項目“奔騰之芯”任務時,夫人趙雅倩突然失蹤。在進行研發任務的同時,潘龍海百般尋找夫人未果只得放棄,他帶著團隊一心一意完成任務。鑒定會結束時夫人出現了,原來這是公司對潘龍海實施的“零度計劃”,在他接受任務時,有意讓夫人離開。

    全部評論()

    更多資訊內容請關注工業文學官方微信公眾號

    亚洲国产人在线播放首页-国产乱色伦影片在线观看下-国产成人午夜福利r在线观看-精品视频国产狼友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