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d5iw7"><option id="d5iw7"></option></th>

<code id="d5iw7"></code>

<tr id="d5iw7"></tr><th id="d5iw7"><option id="d5iw7"></option></th>

  • 我在羅甸,遙望中國天眼——貴州省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羅甸縣生活紀實

    作者:張瑩


    目錄

    第一章:印象羅甸

    第二章:生活不同軌

    第三章:不忘來時路

    第四章:命運不可言

    后記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第一章:印象羅甸

    1

    “師傅,原來‘中國天眼’就在你們家鄉呀!”阿戴登記一位鋼筋工的身份信息時,看到了身份證上的地址。

    “這有啥稀奇呢?我還修建過呢!”鋼筋工嘴角撅得老高,自豪洋溢在臉上!

    “穿青人?!”起初阿戴沒有注意,拿起身份證后,瞪大眼睛仔細看了一下,他的民族確實是“穿青人”!

    “是‘穿青人’啊,貴州這邊很多這個民族的。”看到阿戴的反應,鋼筋工早習以為常,估計每回別人看他身份證時,都會有同樣的反應。

    阿戴“哦”了一聲,便沒再問下去,心里清楚五十六個民族里面是沒有“穿青人”這一民族的。對此,阿戴內心激動不已,像發現了新大陸一樣,開始盤算起接來下要做的事,看來在羅甸縣的經歷,會讓他大開眼界……

    事至如今,雖然阿戴離開了工地已經有一年多的時間,卻一直記著開工前的那一幕。根據自己留存的施工筆記和照片,回憶起了當初在羅甸縣的那半年時間……

    2017年7月1日,阿戴在羅甸縣正式上班,日子很好記,建黨節那天。初入羅甸的他,起初并不知道在他們的工地上,不少農民工曾經參與修建過中國天眼。在同事們的談話中也不屑把農民工的事情掛在嘴上,這也閉塞了阿戴獲取消息的途徑,自然而然,阿戴把重點放在了“物流園”的修建上,本科物流管理畢業的他,用專業知識還能說道上一二。

    受到前期準備不足和暴雨天氣的影響,阿戴一個多月都沒能上工地一看究竟,整日待在辦公室里看書學習。和重慶輕軌四號線項目(以下簡稱“重慶四號線”。)沒日沒夜的忙碌相比,他幾乎不敢相信在羅甸縣經歷的一切,那真的是難得清閑。

    每年的夏季,大多會聽到關于西南片區的強降雨報道,造成多處山區泥石流,山體滑坡和坍塌等等。今年天氣異常,貴州的暴雨天氣也就比往年多了一些。憑借以往經驗,即使阿戴還沒有看到工地,心里也清楚里面肯定積水不少,畢竟貴州高速玉都物流園是剛開工建設的項目,基礎設施還沒有完善。(以下簡稱“羅甸物流園”,單位內部習慣性的簡稱:“工程地點+項目名稱”,比如上文提到的“重慶四號線”。)

    不忙碌的日子里,阿戴自然沒有機會接觸到修建過中國天眼的農民工,在這個“戲子家事天下知,英雄枯骨無人問”的娛樂導向年代,剛去羅甸縣的阿戴,甚至都不知道中國天眼的具體位置,現在想來都覺得是年輕一代人的可悲……

    那時勞務隊還沒有談妥,不知道誰會進場作業,又會招來哪里的農民工?阿戴更多的是和同事們待在一起,了解了他們生活上的一些事。

    其中,對他影響最大的莫過于工程部的酆主管,馬上就要步入婚姻的殿堂,女方卻以“常期在外,難以回家”為由,推掉了這門婚事。因為這事,來羅甸縣還沒幾天的阿戴,就準備春節前離職。因為他也準備結婚,擔心這樣的事會在自己身上重演……

    羅甸物流園的事情,其實可以從2017年4月說起,那時先行人員就到了羅甸縣,但是羅甸物流園的建設八字還沒有一撇。原因有三:一是,項目部人手沒到齊,勞務隊伍沒有確定;二是,設計藍圖仍在修改,C地塊的樓層高度確定不了,包括是否修建地下車庫;三是和業主的付款沒有談妥,有可能業主按時撥款,也有可能是單位先全墊資。當然,作為員工,最關心的還是最后一點!

    很多明眼人都能看出,為了確保羅甸物流園的修建是自己單位的活兒,而不是其他單位的,先行人員便早早來占個位置,和業主處好關系罷了,用工程部酆主管的話來講:“現在和業主搞好關系,以后好辦事。”這樣看來,無論哪個施工項目都避免不了很世俗的那一套……

    當從同事嘴里聽到“和業主的付款沒有談妥”的消息時,阿戴像泄了氣的皮球一樣,毫無干勁兒,估計在羅甸物流園的工資也會像重慶四號線那樣拖欠著。4月份來的這批人,到現在工資都沒有發,因為啟動資金不到位,項目就這樣一直拖著,絲毫沒有開工的跡象。

    項目部的駐地就在麒麟大酒店(高德地圖上顯示為:羅甸麒麟大酒店),該酒店是在羅甸縣擴張時修建的,到現在也不足10年。項目部駐地起初準備選在羅甸收費站旁邊政府修建的安置房里,但是這樣一來每天都在業主眼皮底下,有種被監視的感覺,所以寧愿多花一點錢租賃麒麟大酒店,也不會住在業主面前。

    物資部在麒麟大酒店三樓302房間,一進門右邊有兩張辦公桌,黃部長和阿戴面對面坐著。阿戴在收拾辦公桌時,在抽屜里看見過一本《會務指南:黔南州第十屆旅游產業發展大會》,上面有關羅甸縣的介紹,看來前不久這個酒店還舉辦了規模比較大的商務活動。

    羅甸縣情簡介

    羅甸縣位于貴州南部紅水河畔,北連惠水、長順縣,西鄰紫云、望謨縣,東北與平塘縣接壤,南與廣西天峨、樂業兩縣隔紅水河相望,屬新階段國家級貧困縣和革命老區縣。縣城距省會貴陽168公里,距州府都勻187公里,全縣總面積3015平方公里,轄9個鄉(鎮)總人口35萬人,其中:農業人口31.72萬人,以布依族、苗族為主的少數民族人口占總人口的69%。

    縣境屬典型的南亞熱帶濕潤氣候區,年均氣溫19.6℃,年降水量1150毫米,無霜期長達355天,擁有得天獨厚的“天然溫室”之稱,是貴州水(干)果、蔬菜主產區,以蔬菜、臍橙、火龍果等農特產品揚名省內外;特別是今年來發現的羅甸玉,玉石礦帶面積118平方公里,品質媲美新疆和田玉,將建設成為“中國白玉之都”。具有南亞熱帶特色的巖溶地貌奇觀,風景秀麗,旅游資源豐富,大小井風景區巖溶千姿百態,明河暗流優美如畫。有世界絕無僅有的地質考察經典圣地——三疊紀大貴州灘,享譽國內外。

    隨著省委、縣政府主基調主戰略、州委、州政府“一圈兩翼”戰略布局以及國發【2012】2號文件的深入實施,羅甸縣在跨越趕超、同步小康征程中努力突破區位交通功能瓶頸,構建“一樞紐三基地一湖城”。“一樞紐”即以“兩高鐵一機場一航道”為依托,著力打造貴州南部交通樞紐。“三基地”即以民族醫藥、水電開發、玉石加工、硅系產品、新型建材、農產品加工六大產業為主,著力打造貴州南部新型工業基地;以蔬、果、藥、畜(禽)、茶(林)為重點,著力打造貴州山地特色高效農業示范基地;以暖冬氣候、良好生態、豐富的旅游資源和長壽之鄉品牌為支撐,著力打造冬季旅游目的地和健康養生基地。“一湖城”,即圍繞“水之城、玉之城、靈性之城”的城市新定位,把“以人為本、道法自然、彰顯特色”的理念貫徹于城鎮發展的始終,把山水、濕地、綠地元素融入到城市發展的每個細節,打造宜居宜游宜業的最美湖城。

    ……

    貌似書上說的有點“超前和夸大”,也許是對未來建設的一種“規劃和展望”,不過這和阿戴目前見到的羅甸縣還是有很大的區別。里面的一幅羅甸縣城地圖倒是很有用,最起碼讓他知道了所處區域和大概范圍。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2

    如果只提“羅甸縣”,估計很多人和阿戴一樣都不知道它在哪里,上網搜索后,才知道位于貴州省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內,這個地方都已經靠近廣西壯族自治區百色市了,旁邊就是平塘縣,在那里有著舉世聞名的中國天眼。

    “麻雀雖小,五臟俱全”用來形容羅甸縣再恰當不過。從和出租車司機談話中了解到:以前的羅甸縣并不大,甚至可以說很小,大約只有現在面積的三分之一,主要集中在羅甸客運站到羅甸第一中學以東這一片區,現在卻以很驚人的速度擴張起來,更讓人意想不到的是,就這樣一個巴掌大的小縣城,居然有四個收費站,因為南仁東院士主建的中國天眼就在克度鎮,距離羅甸縣并不遠。

    可以確切的說,因為中國天眼,才帶動了羅甸縣及周邊縣城的發展!更讓人驚訝的是,看有關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的簡介時,羅甸通用機場正在規劃建設!中國天眼是中國人吸引世界目光的一張名片,卻也為這個小縣城帶來了無上榮譽!

    從羅甸客運站走羅斛西路和信邦路就會到麒麟大酒店,距離也就大約3公里,在羅斛西路上會看見很多身著布依族服飾的老奶奶,瘦小的身軀背著一個很大的菜簍子,在菜市場的門口叫賣蔬菜。多數的時候會看見很多人一起散步,手里拿著收音機,里面播放的內容都是民族歌曲,估計只有他們那一輩人能聽懂。羅甸第一中學就在羅斛西路和信邦路中間的位置,以東的那一片就是以前羅甸縣的面積。

    無論是從麒麟大酒店往下去羅甸第一中學的路上,還是往上向收費站走去,都會在圍墻上見到類似的標語:“培育女孩成長 建好幸福家庭”、“關心女孩成長 樹立文明新風”、“今天的女孩 明天的建設者”……

    突然想起一件事,還是聽老樊講到的:以前他在貴州修建工程時,看到很多女孩子都不上學,而是在家做工。上學的都是家里的男孩子……起初還不是很相信這種事情,看來在偏遠的地區還是存在的。

    阿戴休息的房間在5樓左邊的503室,最靠邊的那一房間,和現場隊長老樊一個寢室。每層樓的左邊都開著一扇門,用鐵樓梯連接起來的,從這里可以直接下到底樓,下面就是房東繼續做生意的飯莊。因為靠近開著的那扇門,所以視野開闊一些。不遠處就是政府免費為山寨居民修建的安置房。聽同事講起,居然是免費的!知道這件事后,很讓阿戴吃驚!

    因為山寨居住生活條件差,再加上山上砍伐樹木較多,暴雨天氣又頻繁,為了保證山寨居民的安全和生活水平,當地政府出資免費修建了安置房,同時免費提供耕地,至于九年義務教育,前幾年就已經完全落實,這些事都還是聽經常去的那家小賣鋪老板講起的。

    突然發現,祖國的偉大在邊遠山區體現的更明顯,阿戴知道這件事后,不禁感慨,這樣的福利待遇真的是惠及民眾,落到實處!

    不管什么天氣,登上酒店六樓的樓頂,風都特別大,因為受到“狹管效應”的影響,所以風很大。不過景色倒是秀美不少,這里可以看到一條三岔路。如果把信邦路比作是“Y”字形的那一“丨”,左上邊的那條岔路過去幾乎都是工程類的商家,混凝土商家、機械租賃商家,還有一個特別大的棄土場;右邊這條岔路過去就是羅甸收費站,旁邊就是羅甸物流園,三岔路的中間是一座山,上面種植了很多火龍果,在周邊的縣城里,羅甸是被稱為“火龍果之鄉”。

    因為暴雨天氣多,阿戴外出時沒少被淋濕,后面不管下不下雨都會帶上雨傘。羅甸縣的云層總是壓得很低,給人一種隨時都會下雨的準備。也許前幾分鐘太陽走出云層普照大地,或許緊接著一陣大風過后,就是瓢潑大雨。

    暴雨時常毫無征兆地傾瀉而下,打在外面簡易搭建的活動板房房頂上,聲聲作響,這種聲音不僅紊亂,而且急促。辦公室對面的小山上,時不時有松落的石子滑下,時間久了,滑落石子的地方被雨水沖出一條小溝壑,小山的底部慢慢堆滿了石子。

    下暴雨的天氣里,阿戴除了辦公室,就是寢室。因為和老樊住在一起,自然也就談的多了一些。在重慶四號線時,老樊整天忙里忙外,來了羅甸卻天天釣魚,簡直大變活人,因為他曾來和蘭經理有過一段交情。

    “樊叔,我記得你先前不是調到云南那邊了,正好離家近,怎么又跑來貴州這邊了?”晚飯前那一小會兒,阿戴回到寢室收拾衣服,看到老樊正看著電視,于是就繼續起了昨日未聊完的話題。

    “是蘭經理申請讓我過來的。”老樊簡單的回答道,一邊吸煙,一邊看著電視,電視機的聲音依舊很大,整層樓都能聽得見。每天六點半晚飯前,不管是出去釣魚,還是在工地溜一圈回來,老樊準是提前半小時到寢室。

    “那你豈不是回家不方便了?”阿戴繼續問道,老樊的家鄉在云南曲靖市,因為工作的原因,后來安家在安徽合肥的潛山縣。父母一直留居曲靖市,并沒有隨著老樊一同去安徽。上了年齡的人,都有安土重遷的習慣,不愿離故土太遠。

    “沒事的,這個項目剛開始不忙,請假還是比較容易的,”老樊看著阿戴說到,“我和蘭經理還是有點交情的,請假比較方便。”

    “其實我也知道點,樊叔你工作都二十多年了,經驗是有的,尤其是新開的工地,肯定需要你。”阿戴一邊收衣服,一邊說道。

    “對嘍,你說對嘍,小伙子。”老樊看一看手機上的時間,準備去吃晚飯,接著問道:“你晚上出去不?幫我帶包煙,還是那個16元的貴煙。”

    “要出去,”阿戴簡短地回答道,繼續說,“都20多年的工作經歷了,做個生產經理綽綽有余。你看,蘭經理那么年輕,都升上去了……”阿戴沒有繼續說,看老樊的反應。

    老樊抽了一口煙,看著阿戴說:“公司里面沒關系,自己又沒文憑。就這樣干著唄,反正也快退休了。”這樣一來,看來他和黃部長的想法是一樣的,都是在“熬”,熬著退休……

    “我們的文化程度不高,如果換別的工作,人家也不一定要,常年在工地,早就和社會早就脫節了。”老樊無奈地說道。

    阿戴也不好意思問老樊工作上的事,轉而問起了工資的事情,“樊叔,你說我們好久發一次工資?”

    “九月份。”老樊斬釘截鐵地說道,準備起身下樓吃飯。

    “就這么確定?”阿戴疑慮地問道。

    “肯定啊!九月份要開學,如果不發工資,農民工拿什么給孩子交學費?”

    聽老樊這么一說,阿戴沒有繼續再問,感覺他的問題在老樊面前顯得很幼稚……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3

    關于物流園的修建,這時還沒有公開招投標,工程卻已經開始動工,其實這也是工程內的一種行情。前幾年因為分公司參與修建了從羅甸到貴陽的高速公路,現如今又要在羅甸收費站附近修建羅甸物流園,自然而然分公司成為了首選,因為以前合作過,值得信賴。

    按照工程流程,先由業主招標——確定有資質的施工單位承建羅甸物流園;然后施工單位拿到組織機構令后,再進行招投標——確定施工隊,但是這一流程因為實際情況而有所變動,像這樣的事情在工程施工中是屢見不鮮的。因此,會經常聽說到“補計劃”、“補資料”等詞語,大多都是工程先動工了,相應的紙質資料還沒有更上。

    一項工程進展,并不是所有的步驟都是有序進行,多少都會出現“拖后腿”或者“超前”的現象,因為實際情況并沒有規章制度那樣一成不變。

    2017年7月22日,窗外依舊下著瓢潑大雨,大有傾盆之勢。《樁基工程勞務分包“開標會議”》在1樓的會議室舉行。其實領導的意思也簡單:我們先修著,證明給業主看有這個能力。沒有業主招投標就開始參與修建,其實項目蘭經理的壓力還是有的。

    這樣一來,也中了業主下的“套”,既然沒有招投標就開始修建,那都是你自愿的,僅憑這一點理由就可以暫不發你工資……

    通過對比,來自四川的一家公司獲得了樁基承包業務,具體業務流程是工經部負責,這家公司的名字也沒有記清楚,只知道第二天負責人嚴慧軍(女)就在當地招來工人,準備開挖C地塊測量好的樁基點。直到現在,修建過中國天眼的農民工才出現在了工地上。

    同樣是這段時間,混凝土商家和塔式起重機商家紛紛上門造訪,都想攬下物流園的生意,除此之外,銷售防水卷材的、做工地廣告的、甚至還有明營或私營廠家售賣鋼筋的。印象最深的就是鋼筋和混凝土商家,“鋼筋水泥,鋼筋水泥”,凡是遇到做工程的,這都是物資消耗的主要項目。

    混凝土初期預計使用方量是50000m3,對于施工單位來講,這并不算多的,而且物流園的修建,到底修不修地下車庫還沒有定下來。如果不修,僅僅是這點方量進行招投標,流標的可能性也很大。故選擇議標的方式進行,也就是所謂的競爭性談判。在羅甸縣有四家混凝土商家,其中三家是本地的;一家是江西省的。

    市場經濟是不相信眼淚,商業上的競爭都是殘酷的。羅甸義誠商砼有限公司(私企)、普利多商砼有限公司(私企)和貴州羅甸森垚水泥有限公司(國企)都是本地企業,羅甸縣贛黔建材有限公司(私企)是江西省的。在參考基礎價格(C30)、運距、泵車、泵送費、日產能力、等級調價、特殊混凝土、混凝土運輸車、地泵、備用發電機等綜合因素下,最具競爭力的是貴州羅甸森垚水泥有限公司和羅甸縣贛黔建材有限公司,但是貴州羅甸森垚水泥有限公司付款方式用的是第三方墊資平臺——森垚先給我方澆筑混凝土,第三方墊資平臺先付錢給森垚,待我方有錢再給第三方墊資平臺。這樣一來,中間的利息會抬高貴州羅甸森垚水泥有限公司的混凝土單價。

    經過一系列的談判,最終確定羅甸縣贛黔建材有限公司,老板三番五次想從阿戴嘴里打探出一些項目部的情況,阿戴都沒有說出來,業主招投標沒有進行、組織機構令沒有下來、工資一直拖著沒發……這樣的情況,還有人主動上來做生意,多半是看著分公司的這塊招牌。

    2017年8月10日,項目正式開始建設,這一天也開始早起點名。每天早上七點半是項目部點名的時間,在酒店門前的空地辦公室小李負責點名,按職位排序從項目部蘭經理挨個點到安質部的實習生曹躍,工作人員一共23人。

    中國人是有講究的,同樣是在這一天,開工建設需要看主要領導人的生辰八字,然后在選定的時間燃放爆竹,這個工地也就正式開工了!

    從來項目部的第一天到現在,也就是40天時間,阿戴已經看完了黔南州的資料,還有工作需要的《物資管理辦法》,以及后面系統升級需要的2.0成本管理系統和7.0物資機械系統。也是到現在才發現重慶四號線以前的那個物資主管是忽悠人的,經常說起系統難做無非是為了證明自己,畢竟他是初中畢業,靠關系進的項目部,也不想別人超過他。

    掛在工地入口的《工程概況》,就是羅甸物流園的大體介紹:

    貴州高速玉都物流園項目的建設符合羅甸縣總體規劃和“十三五”規劃綱要。該項目將建設成為集精品酒店、美食街、電商物流、汽車銷售、特色旅游產品展銷等為一體的具有羅甸門戶形象的綜合性物流園,實現汽車銷售、檢測、上牌一條龍的汽車超市服務。

    該物流園選址位于貴州省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羅甸縣城西部,城西大道西側,毗鄰羅甸高速收費站。項目投資3.48億人民幣,規劃總用地面積143.5畝,其中建設用地面積132.9畝,規劃建設各類建筑物總建筑面積約115831m2,其中地上總建筑面積99800 m2。該項目總工期預計24個月,計劃2019年上半年建成并投入運營。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第二章:生活不同軌

    1

    即使來了羅甸物流園,阿戴還在處理著重慶四號線的事,因為接手阿戴工作的倪同事(實習生)并不具備管理機械的能力,起初是調任他來羅甸縣實習工作,后來通過走動關系,換成了阿戴。對于此事阿戴一直耿耿于懷,這也是他準備離職的另一個原因。

    除此之外,工程款的長期拖欠,時間久了很容易搞混,很多賬目都需要不定期的梳理,不然很容易發生錯誤,財務部自然會經常聯系阿戴。工地上的機械都是根據施工進程靈活運用的,所以只有親手管理過的人,才知道產生的費用和處理結果。這些,對于實習生的倪同事來講,一無所知。沒辦法,誰叫人家是關系戶,干活兒只挑輕松的……

    每隔一段時間,阿戴都會寫上一篇施工筆錄,或記敘工地上發生的事,或記敘生活中的點點滴滴,因為他一直想著通過文字和照片,讓更多的人了解工地上的真實情況。該施工筆錄如下:

    2017年8月22日,用將近1萬元的現金采購了2.105t的φ8盤圓,這在公司的規定中是明令禁止的。構成工程的主要物資必須在甲供或甲控范圍內,但羅甸縣地勢太偏,附近也沒有大型鋼廠,工地在挖樁孔的時候,為防止坍塌需要進行圍護,已經到了急需的地步,不得已才用現金采購。

    從私人的鋼筋店鋪拉到工地的運費是80元,這個錢還是自己出的。拉貨的師傅姓方,整天都會開著一輛三輪車,每次拉一趟貨都會掙50-100元,在羅甸縣及其附近的縣城,像這樣開著小三輪車拉貨的司機有很多。因為很多小地方,大型貨車是到不了的,也不一定運那么多貨物,所以因地制宜,小三輪貨運也就興起了。

    分公司那邊已經沒有錢,而且還欠局里面很多錢。其它項目部的同事也是很久沒有發工資,其實現在已經不具備承接新項目的的能力,卻還在拼命的接標新項目,大有一種“拆東墻補西墻”的感覺,用新項目的錢去付舊項目的賬。如果從2015年7月算起的話,進來的同一批新人中,已經有半數以上辭職。

    購買鋼筋的錢還是蘭經理自己墊的錢,因為項目部確實拿不出多少錢了。其實也可以預料得到,如果后面農民工挖完樁基準備退場,還拿不出錢的時候,肯定會上門大鬧。

    2017年年初,鋼筋的價格還在3000元以下,因為國家政策的宏觀調控,保護環境,關閉了很多小型鋼筋場,鋼筋產能的縮減,自然會導致鋼筋價格的上漲,購買φ10的盤圓,價格已經是4600元。如果年初購買一些鋼筋期貨放在那里,現在已經是翻倍的收入。

    2017年8月26日,因為鋼筋價格持續上漲,很多商家都不愿意早早的和我方簽訂鋼材售賣合同,合作過的商家大多知道我方會拖延付款,也不愿意提前提供鋼筋。最好的辦法也只有進行網上采購,讓物貿公司先付錢,后面分公司再還錢。第一批網上采購的鋼筋有φ8盤圓、φ8盤螺、φ12螺紋鋼和φ14螺紋鋼,共計30.828t鋼筋,均價已經是4850元。也就是說,短短的5-6天時間,鋼筋的價格已經漲了150元。

    網購鋼筋的費用很高,如果每次都這樣,自然會增加物貿公司的費用,如果不及時還上,后面他們也不會這樣一直為分公司服務,最壞的結果就是停工。

    同樣是在這一天,卸載鋼筋需要用到汽車起重機,然而羅甸縣的汽車起重機居然是按噸位來計算費用,更讓人不可接受的是居然不給開具發票,有種搶人的感覺!

    因為地方不大,汽車起重機的老板們都相互認識的,羅甸縣正在開發建設中,他們自然不缺少業務,所以暗自聯系確定好了租賃價格,壟斷市場。麒麟大酒店外面的馬路上停了很多機械,汽車起重機就是從那里找來的。卸載30噸鋼筋,不到2小時就花費了700元。類似的事情以后還會發生,但是都不會和分公司說起,因為他們并不了解當地的實情,只會以上級的身份講那些毫無用處的“做人的道理”和“規章制度”。

    因為鋼筋棚場地還沒有硬化出來,鋼筋棚自然就沒有搭建,所以進來的這一批鋼筋就放在了對應位置的馬路邊上,也就是和羅甸高速收費站的平行位置。這條馬路的盡頭就是業主的辦公樓,也就是說我們每天的施工都在業主的眼皮底下。

    第二天,2017年8月27日。因為樁基孔越挖越深,為了安全防護,需要用鋼管進行圍護,免得工人不慎跌入孔底。再者分公司的領導要下來檢查,安全防護這一塊還是要做好的,畢竟是面子工程。

    “Y”字型左邊的道路上去就有租賃鋼管的商家,1.2米的鋼管200根和1.6米的鋼管100根,再加上所需扣件,每天日租金大約12元,一共交付了3500元。走進鋼管租賃站的時候,看見對面幾個工人穿的破破爛爛,在整理扣件,周圍空大的場地內堆滿了剛卸載的鋼管,而且這些鋼管都沒有墊高,周圍的場地排水設施也不明顯,只有簡單的大棚遮擋,下雨天鋼管肯定會遭雨水浸泡。從他擺放的鋼管來看,這里的管理者并不是一個老手。

    不用多猜,租賃鋼管的錢同樣是現金,因為分公司沒錢,讓項目部自己想辦法。簽好租賃合同后準備裝車,租賃站的負責人讓在屋里聽聲音就好,工人會數出聲音的,“一手就是兩根”,聽對了就行。

    我自然不會待在屋里,還是要看著工人們裝車,“一手,兩手,三手,……十五手,……”,兩個工人一組,一共兩組輪著裝。每組后面的那個人往起抬,前面的往三輪車上扶,本來一個接一個的數著,突然從“十七手”變成了“十九手”,言外之意他們一下子裝了4根,但是站在側邊清清楚楚的看著裝進了3根!  

    雖然看著他們把這50手的1.6米長的鋼管裝完,自己心里清楚已經少了一根1.6米的鋼管,按照合同的丟失賠付條款,每米賠償20元,這一下子就少了32元。臨近中午同樣是用三輪車把鋼管運進了工地,不過這次運費是50元,因為這個司機經常拉運鋼管。

    臨近中午才到工地,有經驗的老樊找磚塊墊高之后,這才把鋼管卸在上面,防止雨水浸泡;緊接著和我說道下午要去買彩條布,這樣苫住鋼管,同樣是為了避雨。

    蘭經理這時也在工地,問道我收鋼管的時候,站在旁邊數了沒有?我簡單的回答道,點數了的。心里想的卻是工人少裝一根1.6米鋼管的事……

    這一天的事情貌似很多,查看物資采購清單后,今天還要購買彩條布和遮陽傘。中午吃過飯后就沒有休息,急急忙忙地出去購買太陽傘,羅甸縣本來不大,就讓呂作權開著車一條街一條街的找,這里的大多商家都是不開發票的,根據分公司的要求,2017年1月1日以后新建的項目部都得使用增值說專用發票,而不再使用增值稅普通發票,這樣一來現金購買材料后,找發票報銷也是一件麻煩事。

    坐在呂作權開的皮卡車上,他吸著香煙提神,而我卻喝著咖啡,顯然我們已經很累。從解放路去合力超市的那條路上,找到了銷售大型太陽傘的,隨即買了兩把,只開了收據就趕回項目部午休。沒有休息幾分鐘就被領導叫醒了,又要去交工地的水費,戶主名還是業主的,沒有變更過來,很明顯即使能開出發票,也報銷不了,因為購買方并不是分公司的名字。

    下午開過會后,接著外出采購,考慮到鋼筋和鋼管還沒有苫住,如果夜晚降雨,時間一久,鋼筋和鋼管就會生銹。買好彩條布,苫好鋼筋和鋼管,已經是晚上20點,準備回寢室休息。幸好老樊沒在寢室,沒有把電視機的聲音調到最大。簡單洗漱后,躺在床上累得就睡著了……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2

    進入九月,阿戴的未婚妻開始按計劃裝修新房,每天晚上下班后都得去新房看一看,周末的時候還得跑建材市場;除此之外,還要準備中級會計的考試。而身處羅甸縣的阿戴,絲毫幫不上忙,只能打電話慰問幾句……

    每周二是項目部舉行交班會的時間,因為9月5日是中元節,所以這周的交班會提前到了周一。也是在這次交班會的時候,阿戴第一次見到了承包房建項目的楊業老板。承包樁基項目的嚴慧軍老板一家人都在做工程,她的丈夫王樹明負責管理現場,同時做一些攪拌混凝土的活兒,他的兒子王聰30歲左右,是開裝載機的。王聰剛為人父不久,就隨著家人一起上工地干活,妻兒都留在家鄉四川遂寧,因為想念,王聰逢人便說起他孩子的事情,微信和QQ頭像都是妻兒上的照片。

    楊業老板是包工頭,從開始建設中國天眼基地(房建項目)時就在平塘縣了,自然而然,從他手下的管理員到農民工都參與過中國天眼的建設。嚴慧軍沒有參與過中國天眼,但是從當地招募是工人,不少人都曾參與過。如此可以簡單地推斷出,當時參與的農民工不再少數,居絕大部分都是本地人……

    同樣是在這次交班會上,項目部的人都記住了帶班隊長葛強,因為他有嚴重的口吃……不過這樣的“記住”過不了多久就會“遺忘”,因為施工單位的流動性很強,這個工地結束,再見葛強的可能性幾乎為零。就像大學畢業那樣,大家來自五湖四海,如今又要各奔東西,這一別或許就是一輩子。

    葛強說話很不方便,往往一句話要說上好久,開口匯報現場情況和物資所需,其他人都沒有發聲,等著葛強慢慢說話,只有李瑋偉笑得很開心,現在也開始理解清潔大姐李秀琴帶來的那條小狗為什么叫它“李瑋偉”了。

    葛強一直在貴州這邊做工程,因為有口吃,交談起來不方便,只知道他是在中國天眼安裝索網結構(支撐框架建設)的時候,才去的平塘縣,那個時是2014年5月。

    每次上工地幾乎都能看見葛強,每次都穿著同樣的衣服,一條灰色的褲子,一件被汗水浸漬了變色的T恤,上面還有幾個小洞。斜挎著一個包,整天在工地上走來走去,因為有口吃,他和人交流大多打手語,不過這在機器轟鳴的工地,是一種很好的交流方式。

    葛強也是90后,他的婚姻情況和工程部酆主管的有點像,因為做工程,女友選擇和他和平分手。其中也可以看出這個時代的變化,對于大多數90后而言,雖然工作是主要的經濟來源,但更注重的是生活品質。提起酆主管和葛強,阿戴會不自覺的擔心起自己的婚姻問題,因為常年在外,會不會女朋友也會和他分手?

    9月5日那天是中元節,羅甸縣這邊的習俗居然要放假慶祝。從麒麟大酒店去羅甸客運站的這段路上沒有了往日的活力,商鋪都早早關門,街道變得冷冷清清,多了幾分肅殺之氣。

    剛入夜,很多居民在街道上端出小火盆燒紙錢,還有行跪拜禮的。路燈、房屋前的掛燈、燃燒的小火堆,點亮了整條街道,很多公示欄上面還貼著黃紙黑字的訃告,看著都讓人覺得陰森森。前段時間因為暴雨影響工程進展,這自然關系到阿戴他們的績效工資和安全獎,如今又要放假,單位很多同事自然都會抱怨:活兒沒干多少,假日倒是不少!

    無奈,這一天不得不放假。農民工里面是當地居民的,便早早回家;不是當地居民的,也都早早回了寢室。項目部自然要宴請勞務隊伍的負責人,聽到這樣的消息,廚娘張茂菊自然高興不起來,因為她又要做很多飯菜。

    廚娘張茂菊的生活幾乎是三點一線的,簡單規律。早起做早飯——去菜市場買菜——做午飯、洗鍋——回寢室午休——做晚飯、洗鍋——回寢室休息。阿戴閑暇時會去廚房,也像在重慶四號線那樣幫忙打下手,自然跟著學了不少手藝。

    在一樓的食堂里,把以前吃飯的小桌子拼湊成了三張大桌子。每一張桌子都會安排一個領導,負責這一桌的“業務”。阿戴和古經理坐在了一起,不過應該要改口,喊他古書記才對,因為分公司那邊已經下達了升職令,只是現在還處于公示期罷了。施工單位的酒場上有很多陳規陋習,因為黃部長請假回家,阿戴只好代他去敬酒。三桌下來,整個人臉都是紅的,不過喝得最醉的還是古書記,因為很多人都知道他要升職,便跑過來提前敬酒。

    人群吵吵雜雜,把酒言歡,絲毫沒有中元節該有的氣氛。酒后很容易失言,這也是阿戴很少喝酒的原因。無意中,暈頭轉向的古書記道出了實情,指著阿戴講道:“實話和你講,你來羅甸是被坑過來的……” 這一桌的人一下子安靜了,面面相覷。

    “不覺得,服從領導安排,來羅甸認識了很多朋友,和他們一起玩得很不錯。”阿戴端起酒杯又敬了古書記一杯酒。

    “那就好!”古書記已經左搖右晃,好幾次想爬在桌子上,但還是仰起頭靠在了椅子上,畢竟是個領導,還是體面一些為好。

    其實阿戴心里明白,自己是被姓倪的同事替換了,只是不能一直把這件事掛在嘴邊,大學畢業后的第一份工作,剛開始積累社會經驗自然避免不了吃啞巴虧,這也很大程度上定義了阿戴對社會的理解和認知,出身社會除了適應,還得學會選擇。不過,在羅甸物流園阿戴認識了不少朋友,并不像重慶四號線那樣,有很多社會上的不良風氣。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3

    沒有下雨的時候,阿戴還是會出去跑步,和那些吸煙喝酒排解壓力相比,鍛煉身體是種不錯的選擇。看到路標的時候,才發現從羅甸縣到中國天眼,比從平塘縣過去要方便很多。阿戴一直想著抽空去天眼看看,無奈工作太忙,感覺整個人都被“焊”在了工地上,一刻也離不開。直到離職回了重慶,也未睹一眼中國天眼,想來都深覺遺憾……

    9月7日,第一車8m3的C20混凝土進場,用于“給水管道包管”,大老遠就看見了羅甸縣贛黔建材有限公司的混凝土罐裝車。因為沒有簽訂合同,司機格外小心保管混凝土小票,因為這是唯一的證明文件。

    開工的這段時間,樁基的勞務隊在挖樁孔,大部分工人是從當地招聘進來的;房建的勞務隊在處理下水道及平整C地塊場地,盡量減少暴雨造成的工地積水,這一車混凝土就是用來抹平下水道的。

    這一段時間,依靠履帶式挖掘機和渣土車的連續作業,C地塊基本平整出來,該挖的樁孔已經達到足夠深度,但是設計院還是沒有提供出設計藍圖,從項目部領導的談話中得知,這個設計院剛成立不久,是個“二把刀”,并不具備過強過硬的能力,再加上業主對房建知識的一知半解,稀里糊涂的說不明白,只知道按時檢查,但卻不知道到底檢查什么?有時候說上幾個施工專業術語,他們都不是很明白。

    2017年9月13日,不出老樊所料,工資果然發了!就在所謂的“在農民工孩子開學前要發一回工資”!這次是重慶四號線那邊發的,有2016年第四季度的績效和安全獎,以及2017年4月份和5月份兩個月的工資。說來都寒酸,都2017年9月了,才把2016年的發完,整整拖了9個月。不出所料,這次發完工資,再發工資估計就是過年前了。合計好工資收入后,阿戴三言兩句簡單的告訴了女朋友。

    下面這篇施工筆錄寫于2017年9月13日中午:

    前天,十多車共計130m3的C20混凝土進場,用于鋼筋棚場地硬化。雖然鋼筋再也不用堆放在路邊了,但是鋼筋棚還沒有搭建起來,網購進場的鋼筋還是會被雨水淋濕。除此之外,樁基孔和房建需要平整的場地都在有序的進行中,只是他們碼放的材料雜亂無章,如果后面檢查還得整理材料。沒想到只過了一兩天,就被言中……

    考慮到樁孔的施工數量及項目資金,項目部并沒有租賃旋挖轉機,而是采用人工挖孔的方式,這也是我見到過最“泥巴”的職業,隨著樁孔越挖越深,每挖一個孔都需要兩個人配合,而配合工作的這兩個人是夫妻關系,一般是丈夫進入孔內挖掘,妻子在上面操作卷揚機。

    每次下孔的時候,都是先把風鎬、鐵鍬通過卷揚機吊下去,然后丈夫坐在水桶上面,手緊緊的抓住鋼絲繩,通過卷揚機一同下去。這個時候很多農民工還是沒有安全帽和工作服的,同樣因為資金問題。后面項目領導決定,再次通過網上采購安全帽,還是物貿公司先墊付資金。  

    每次下孔的時候,不消一會丈夫的身上就會粘滿泥巴,整個人的膚色都變成了泥巴色,只有牙齒是白的。這和煤礦工人出礦的情形一樣,只有牙齒是白的。

    農民工分組選擇挖樁基孔時,就好比抓彩票碰運氣一樣,如果底層只是泥土的話,用鐵鍬直接可以鏟起來,這樣挖起來就快了很多;如果遇見巖石,只好用風鎬一點點破碎,那種機械擊打巖石產生的霧氣,站在樁基孔口都能看到,更何況孔內產生的霧氣呢!這對呼吸功能絕對是很大的損傷。如果是特別大的巖石,只能留下來等著后面集中爆破。

    我見到過一對夫妻還有一對母女,他們都曾參與修建過中國天眼。在越來越多的詢問中,發現修建中國天眼的農民工大多都是本地人。其實也能理解,在那么偏僻,前不著村后不著店,連手機信號都沒有的地方,也只好招聘當地的農民工,

    當時的17#孔已經挖到10米深,妻子操作卷揚機往上吊東西,本以為是裝滿泥巴的水桶,沒想到上來的是丈夫,他完全被泥巴裹了出來,卷揚機升到了孔口,丈夫露出了半個身子,妻子一把手抓住鋼絲繩,另一把手去扶丈夫的胳膊,丈夫一條腿搭在孔口圍石上,手順勢壓在圍石上爬了出來。

    妻子已經準備好了放在孔口的水,不過這不是給丈夫喝的,而是給他清洗身子的。一大瓶水從頭頂倒了下去,身上還是泥巴;再一大瓶水倒了下去,身上還是泥巴;足足倒了五瓶水后,才看見丈夫的小平頭發型還有模糊的五官。腹部的肌肉在不停地抽動,孔底的工作空間有限,整個作業過程都得彎著腰。丈夫在孔底的時候,妻子一直站在孔口,注視著下面的一舉一動,防范著意外的發生。

    短暫的溝通了解后,他們確實修建過中國天眼,不過那都是好幾年前的事情了,還是起步的臺址挖掘。那個時候也沒想到中國天眼有這么大的本事,只知道按照施工方的要求,東挖一下西刨一下。

    為他們講過南仁東沒有?他們的回答確實:一個很普通的老頭子,戴個眼鏡兒。天啊,居然是這樣的回答……

    另一對母女是我兩天后見到的,當時特意地看了一下時間,是個禮拜天。也許是因為周末,放假沒人照看孩子,母親便把孩子帶上了工地。同樣是丈夫下孔挖土。不過下孔之前用抽水泵抽了很久,因為連綿不斷的降雨,孔內積水很多,從卷揚機吊上來的泥土來看,大多是稀泥。站在孔口的妻子,臉上也沾了不少泥巴。她的身邊同樣擺著裝滿水的瓶子,不時的看著孔底,但是更多的時候還在看著在旁邊玩耍的女兒。

    任何一家施工單位,都不會讓家屬帶孩子上工地的,因為危險太多。如果從負責安全管理的角度來講,一沒有佩戴安全帽,二年齡太小。當我走過去的時候,母親看了看我,很快地低下了頭,默不作聲。小女孩是在一個土堆后面蹲著玩耍,如果不走近看是看不到的,因為土堆擋住了她的身影,看到我的出現小女孩停止了玩耍,手里緊緊地握著泥巴,睜著大眼睛看了我一眼,很快的把視線轉移到了媽媽那里,希望媽媽可以讓她擺脫這種尷尬的困境……

    我能理解她們的生活和心理,但安全是第一位的。我毫不猶豫的走了過去,站在孩子母親的旁邊,告訴她:“不許讓孩子到處亂走,玩耍時必須在你的視線內,下次盡量不要帶她來工地,這里不安全。”

    她默默地點了點頭,并沒有抬頭看我。讓我不禁想起一句話:女本柔軟,母則剛。臨近中午的時候,盤點完倉庫物料準備回酒店,走到不遠處看了看,小女孩還是蹲在那里玩耍。或許她的母親告訴她:蹲著玩就好,站起來會被別人看見……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4

    當阿戴剛開始進一步從農民工嘴里了解中國天眼時,卻收到了一條噩耗:南仁東院士,于2017年9月15日,與世長辭!

    雖然沒有修建過中國天眼的農民工那樣幸運,見過南仁東院士,但是此時此刻阿戴也忘記了自己被倪同事偷換到羅甸縣的不滿,也忘記了未婚妻一個人在家里忙碌著。更多的是佩服南仁東和其他科研工作者,長年累月扎根深山,遠離親人和故土,為這個國家,為這個民族貢獻著畢生才學!

    2017年9月中旬,物資部就剩下阿戴一個人。黃部長的兒子考上了大學,他要回去辦升學宴,送孩子一程。臨回家的時候,黃部長看著阿戴不禁說道:“這么久了,陪在他身邊的時間,加起來不夠2年。”說到這里,阿戴也意識到,黃部長去外地上學的兒子,遲到是要回到安徽合肥的,他是肯定不會讓他留居外省的。不然自己以后退休了,陪在身邊的親人也不多。

    真的,阿戴很難想象那個修建中國天眼的工作者,他們也是很少回家,他們又是怎么做到的?一想到自己怕走了葛強和酆主管的路子,那個對科研工作者的佩服也就油然而生!真的是在“舍小家為大家”!

    正因為黃部長請假回家,這也是阿戴來羅甸最忙的時候,不僅要做資料,還要對外聯系供應商,短短的半個月時間,阿戴接打電話太多,耳朵都會不自覺的發出“嗡嗡”的響聲,再加上回寢室老樊那些不良的生活習慣,阿戴整個人幾近崩潰,也是從這段時間開始,自己的身體每況愈下,后來體檢的時候,六項指標不合格……

    九月份估計也是羅甸物流園女職工最多的時候,這句話雖然有點“土”,但卻能真切的反映出做工程這一類人的客觀生活,他們也想家鄉的母親、妻子和孩子……

    羅甸物流園的管理并不像其它項目部那樣苛刻,項目蘭經理是位體恤下屬的領導,只是分公司的效益不好,盲目的擴張接標,組建新項目,因此分公司欠局里面很多錢,不能按時發工資。這自然是他很少談起的話題,不過該有的福利他都會盡量滿足。

    工程師劉總和綜合辦趙主任是夫妻,劉總和分公司領導申請后調往羅甸物流園,想著和妻子在一起工作生活,之前劉總還在安徽巢湖的項目部,八月份的時候才調來羅甸物流園,也是在巢湖工作的時候劉總生病中風,得了面癱,錯過了醫治時間,直到現在都沒有好,說話時嘴經常是斜起來的,咬字很不清楚。像這樣的傷病,在工地上經常出現,因為見多了,很多人知道這件事時,幾乎都很淡定,并不覺得有多反常。

    有了住在一起的條件,劉總的兒子放暑假時也來過一段時間,因為父母長期不在身邊,再加上爺爺奶奶的溺愛,四歲了還不會用筷子,吃飯的時候都要人喂……

    說到這里,阿戴不禁想起重慶四號線領導的那句話:想帶家人來工地?等你先做了領導再說吧!那種蔑視的眼神阿戴到現在都記得。

    這也許就是施工單位的客觀生活,能和家人相聚確實是領導的一項權力。不過在羅甸物流園還好,有家眷的職工,幾乎都被安排在了酒店的四樓,其中有一間客房是專門空起的,方便家人探親時留宿,這是蘭經理能為大家所考慮到的。

    每周一、三、五的晚上八點半,如果不是因為其它的事情占用時間,隔壁的試驗室,總會傳來笪維桂和家人聊天的聲音,這種規律深藏著一位母親對孩子的愛,很多人都發現了這種規律。每次在八點半的前幾分鐘,大家都會小聲說道:小點聲,再過幾分鐘笪維桂就要微信視頻了。

    或許是笪維桂的家人正好那時有空;也或許是她不愿意太頻繁的微信視頻,免得同事說閑話,不過更多的原因是她是個女人!因為做試驗室這份工作,需要經常上工地取材料檢驗的。鋼筋進場,需要剪出樣品并送檢;混凝土進場也得抽查檢驗,還經常熬夜;像其它的防水卷材、止水鋼板、腳手架等材料進場,也得到現場抽查檢驗……像這些活兒,大家一般都會幫忙。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第三章:不忘來時路

    1

    忙碌,從未斷過。因為休息不好,阿戴昏沉沉地走在工地上,無精打采……

    羅甸物流園的入口這時候已經改在城西大道上,因為收費站附近的那個入口很窄,大型車輛不便通行,而且也是應急通道,在大檢查之后,這里便用圍擋圍了起來。只是鋼筋還放在路邊,等著后面統一吊至鋼筋棚。

    從收費站往城西大道左拐,工地傾斜的圍墻上出現了一條橫幅:全面貫徹落實黨的民族政策 加快縣域經濟健康發展(Luof sif dangj dois buxbeangz diy zengcef guer leeux gueh xaiz  Xeel xiang yauz nganzxeenz henc myaangz bail nac),如果不給出漢字,少數民族的語言難以理解。阿戴也意識到,和廚娘張茂菊去農貿市場買菜時,看見很多拿著隨身聽的老太太休閑地聽著少數民族歌曲,嘴上時不時哼上幾句,或許就是那種語言。

    9月25日,從黃果樹收費站項目運來一捆φ25的螺紋鋼、50根6m 鋼管,螺紋鋼和鋼管上面都布滿了鐵銹,還有兩個二級配電箱,不過也不能用,也是在這天晚上阿戴認識了孫師傅。

    當天晚上19點多,從黃果樹開過來的13米高欄拖掛車載著工程物資,工人都已經就位,但就是卸載不了,因為在等汽車起重機。這一晚上,阿戴足足打了17個電話,聽的最多的一句就是“司機早就下班了,夜晚吊裝需要加班費喲。”在請示黃部長以后,吊運黃果樹項目部過來的物資和放在路面的鋼筋,費用一共600元,不開發票。

    條件談妥以后,司機說15分鐘后過來,一共兩個人。阿戴隨即把原話轉給了和他一起等待的工人,沒想到司機先騎摩托車過來看場地,然后再回去開汽車起重機,居然還可以這樣操作的!等待中又一個小時過去了,阿戴真的是無話可說……

    常年在重慶,阿戴的生活節奏一直很快,生活也很忙碌,又要掙錢又要養家。可是來了羅甸縣,發現這里的生活節奏一點也不快,而且很多“懶人”,因為國家的惠民政策,茍且度日,毫無進取之心,真的是在混日子。既然享受著國家的惠民政策,那就更應該好好努力才對,這樣才對得起納稅人交的錢,對得起蒸蒸日上的國家!

    汽車起重機慢悠悠地過來了,不慌不忙。阿戴心里清楚司機的想法,活干得慢一點,時間長一點,加班費用就高一點,完全是在“磨洋工”。阿戴向黃部長再次請示后,給他們加100元的加班費,又買了飲用水和小面包,還說了一些類似“做完早點回家休息”的話,這才很快地吊裝了起來。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阿戴才第一次見到孫師傅,一扭一扭地從工地新大門那邊走過來。勞保鞋,迷彩服,圓圓的腦袋,留著3mm的發型,發黃的牙齒,看的出來經常吸煙。簡單的聊天中知道,他一個多月前就來了工地,上的是夜班,難怪阿戴未曾見過他。

    孫師傅是過來幫忙卸載材料的,因為這個時候圍擋已經建好,鋼筋棚是低于路面的,從路面調運材料到鋼筋棚,圍擋會擋住駕駛員的視線。孫師傅就給汽車起重機打手勢,指出具體的卸載位置。  

    卸載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是因為工作難,而是因為方言的問題。此時的工地一共8個人,開13米拖掛車的司機是貴州興義人,此時在車上睡覺,因為卸載完以后就得連夜趕回,負責卸載的潘建軍和李光還有另外一個農民工是安徽合肥人,因為年紀已大,只會說安徽話;阿戴是山西人,留居重慶,時不時會冒出一兩句重慶話;孫師傅是河南信陽人,普通話講得一點都不流利;兩位汽車起重機師傅是羅甸縣本地人,少數民族的語言就像過在墻上的那串“字母標語”一樣, 他們5個漢人都聽不懂,還好他們會說普通話。吊裝一共1小時35分,全程都在打手勢,很少有說話的,要說也就是“嘿”、“喲”、“嗬”……

    雖然阿戴很多次匯報分公司調運汽車起重機下來,因為這邊價格太高還不開發票;但是如果迫不得已使用本地機械,阿戴問的第一件事就是會不會說普通話,不然溝通起來真的不方便……

    回到麒麟大酒店后,阿戴在辦公室休息了一會兒,雖然很困,但是這時候回寢室顯然不是辦法,因為老樊肯定在看電視。整理付款依據時,發現衣服落在了工地上。

    無奈的阿戴只好拖著疲憊的身體返回工地,新修建的加油站還沒有啟用,附近的一位老農便把自家種植的砂仁鋪在加油站的地上,白天晾曬著,晚上躺在平板車上睡覺,照看自己一年來的收成,車旁邊還放著塑料布、掃帚和籮筐,方便下雨前收拾。

    城西大道上呼嘯而過著大型車輛,忙碌地行駛在工地間,多年以后偏遠的山村會換上都市的面貌,小心翼翼的阿戴走過馬路,收費站還在通宵的忙碌。一般的縣城不會這般忙碌,更何況在偏遠的山區,這就是羅甸縣特殊的所在!

    剛剛走進工地,阿戴發現自己的衣服已經不在。心里慌了不少,穿過圍擋的夾縫,看見鋼筋棚里有火星斷斷續續的閃爍,阿戴不禁一怒:這樣的小偷,膽子也太大了!正準備叫同事上工地來捉人,沒想到是孫師傅,手里夾著香煙,從黢黑的鋼筋棚一扭一扭地走過來!身體左擺右擺,很是不協調……

    “這衣服是你的?”孫師傅左手夾著煙,右手拿著阿戴的衣服用濃重的河南信陽話問道。

    “是的,”阿戴仔細瞅了瞅,接著問道:“這么晚了,怎么不回去?”

    “照看材料,”孫師傅慢慢地爬上斜坡,從圍擋的夾縫中走了出來,把衣服遞給了阿戴,“你明天來拿就好,這么晚了還跑過來?”

    “口袋里有付款單據,丟了很麻煩。”阿戴拿到衣服后,手立馬伸進了口袋,接著說到,“你一個人整晚都坐在那里?如果是,為什么不買個小帳篷?”

    孫師傅掐掉手中的香煙,“也沒事,過幾天活動板房就修起來了。”

    “他們一個月給你多少錢?”,阿戴接著問道,“你該不會也是從中國天眼那里過來的吧?”

    “三千多,”孫師傅右手扶住路緣石,慢慢地坐了下來,“這個工地上的人,大多數都是從那邊過來的。”

    “你是河南人,跑這么遠做工程,一個月只有三千多,這完全是顧不了家啊!”阿戴很驚訝地說道。

    “我知道……”孫師傅的回答,聲音已經變低了很多,頭垂了下來,同事打來電話問阿戴是不是真的有小偷,阿戴簡短地回話后便坐在了孫師傅的旁邊。

    說到這里,阿戴想起重慶四號線那些農民工的家庭生活,大致判斷出了孫師傅的家庭。不出意外,他的妻子也在外面打工,孩子是由家里老人照看著。果不其然,孫師傅的家庭情況是這樣的。

    孫師傅又準備吸煙時,阿戴說到:“你這樣吸煙對肺一點都不好,家里人還等你養家呢。我知道你晚上守夜照看物料,吸點煙排解寂寞。其實你那點時間完全可以看書學習,以后找一份好工作,離家近點,這樣能照顧到家里的老人和小孩。”

    “我不識字,”看來不吸煙時,手不能空著,得找點事做,孫師傅收起手里的香煙,用小石子不停地在地上亂花著,接著說道,“就是在中國天眼,我把腰扭壞了,做不了重活兒,只能照看材料,做做門衛。” 聽到這話,阿戴由吃驚變成了大驚!作為家里的頂梁柱都這樣了,那家里的孩子和老人怎么辦?真的是想不到的凄苦。

    阿戴也拋開了輩分,直言說道:“孫師傅,任何時間都不晚,只要你想學習。你現在做不了重活,如果還不學習,那你的孩子接受不了足夠的教育,他以后也得出去打工!”

    “是的呢,我的大兒子是出去打工了!”,孫師傅的話已經有點哽咽,“家里還有個小兒子,我媽照顧著。”

    “你得學習,你必須得學習!”阿戴斬釘截鐵地說道。

    “都這么大年齡了,怎么學?我又不識字。”孫師傅反問道。

    聽到這話阿戴很是郁悶,有點哀其不幸,怒其不爭地說道:“那你妻子怎么辦,那你孩子呢?你忍心讓他們也上工地?”

    孫師傅不再說話,準備吸煙時,手又收了回去。

    阿戴接著說道,“如果我是你,我不會吸煙,攢下的錢都能貼補家用,那點錢可以給孩子買幾本書,或許就是這幾本書就可以改善他的受教育情況。”

    阿戴猶豫了一下,接著說道:“我們90后這一代,生活壓力很大,又要結婚買房買車,還要教育孩子,后面還要為父母養老。不然我也不會在工地上。即使是現在,每天還得抽時間看書學習,因為你不進步,就會被別人甩下來,就這么簡單。”

    “道理我懂……”孫師傅說道。

    “那你為什么不去學習呢?”阿戴反問道,“年齡并不是借口,‘不會’,一直不學,那永遠都不會;只有學了,才會變‘會’”。

    靜悄悄的工地上,阿戴和孫師傅變成了僅有的對話者,明天天一亮,工地會正常忙碌,這樣的對話也會消失在今夜里。像這樣的不如意,工地上會有很多,每天天一亮,所有的心酸都會被新一天的忙碌所掩蓋……

    很難想象,孫師傅在阿戴面前摸著淚眼,生活真的對他不公,但是一味的妥協,連對抗生活的勇氣都沒有,那真的是誰也救不了。

    “一定要學習,哪怕是一門手藝而已,能養活自己和家人,這就夠了。”阿戴耐心地說到,此時的他絲毫沒有倦意,而是看著面前這位抽泣的男人。

    “孫師傅,給我留個電話號碼吧,以后有事我找你。”阿戴說道。

    “電話號碼我沒有記住……”孫師傅掏出了舊版的按鍵手機,阿戴用他的手機給自己撥了個電話,存下了孫師傅的手機號。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2

    入夜,看見很多園林工人在街道布置鮮花,估計是在準備國慶節。第二天一大早,早點名過后,阿戴就去買了本新華字典,等晚上夜深人靜時,去鋼筋棚找到孫師傅,再給他帶兩只黑色簽字筆和15張A4紙,讓他空了照著寫。

    9月26日,每周二按時舉行交班會,安排這一周的工作任務。從這次交班會以后,主管級別以下的人就不用再參會了。這樣阿戴就輕松不少,雖然能力夠用,也無心繼續工作。女朋友在重慶自己裝房子,還要準備中級會計考試,每天起早貪黑,阿戴又遠在羅甸縣幫不上忙,一想到這里,阿戴好像感覺到了女朋友說分手的場景……

    也就是在這幾天,無意間在網上看到了“首屆中國工業文學”大賽征文,一回到辦公室,阿戴坐在那里就開始碼起字,準備把在重慶四號線的筆錄整理出來,寫成長篇報告文學參賽。兩年時間,幾乎每隔幾天都在做筆錄,少了也有三十萬字,而且還拍攝了近萬張照片,把這些資料結合起來,完全可以寫成長篇報告文學,雖然工作很忙,離截稿日期只有50天,不過這倒是充實生活的好方法,早點過完這50天,距離離職回家也就不遠了。

    第二天中午,做上了一上午資料的阿戴提前完成了這一天的工作,無非是為了省下下午時間寫報告文學,因為能熟練的使用Excel和Word文檔,工作效率明顯提高了很多,整個部門資料的檔案盒標簽全部做完,還有有關物資部的規章制度都已經交到廣告公司,準備做成掛牌。

    每天日程安排得滿滿的,日子不僅充實,而且過得也特別快。因為寫報告文學,阿戴好像又回到了在重慶修建輕軌時的那段日子……

    2017年10月10日,星期二,交班會繼續進行。這次是全體會議,阿戴自然也得參加。蘭經理剛坐下,正準備用洪亮有力的嗓門發言時,突然從外面進來四個工人,身上臟兮兮的滿是泥巴,還穿著拖鞋,看樣子是挖樁基的工人。其中一個人用生硬的普通話講到:“老板不給我們吃飯,只好來找你們了……”

    這時蘭經理變得沉默起來,黑臉低著頭一直沒有抬起。

    就那兩分鐘的時間,會議室的空氣都好像凝固了。蘭經理一直沒有發言,低著頭。最后還是工程師劉總出面,讓他們先去食堂吃點東西,后面他會親自找樁基勞務隊的老板嚴慧軍。還以為這事就此了結,沒想到工人卻反問道:“你都說了快一個月,怎么還沒解決?”劉總頓時語塞,也不知道該說什么好。只能簡單的回復到:“我們在開會,開完會再說……”

    其中一個人說的話,還是能聽得出受過一些教育的,“都是國企,在中國天眼那會兒,人家是月月發工資,從來不拖欠,你們咋這樣呢?”

    所有人都沉默了,沒在說話。因為項目部在九月份剛剛給職工發完工資,已經沒有多少錢給施工隊了,施工隊沒錢,自然不能給農民工按時發工資了……

    記得在重慶四號線,有位承包工程的小老板傳授“經驗”給阿戴:招募工人不要招募同一個地方的,免得他們聚眾鬧事;即使招募到了,也要把他們分到不同的班組,不要放在一起。

    這樣一說,阿戴自然明白了其中的緣由:樁基施工隊的工人大部分是羅甸縣及周邊相鄰縣區的人,從外地招募會增加勞務成本,而且外地的農民工也不愿意走這么遠的路來這么偏僻的地方。如果發生了拖欠工資的事情,面對當地的農民工,勞務隊自然很難處理。

    像這樣工人前來討薪,吃飯的事情,阿戴在羅甸物流園也見了幾次,或許早已“麻木”。阿戴還是堅持自己的觀點:如果沒有足夠的資金和實力,就不要盲目的開設新的項目部,這樣的“負重前行”,和不講信用的商人毫無二異。

    不可否認,每個企業都有它特有的、棘手的情況,領導是為了自己的業績甚至“成就”,但是也別忘了給工人按時發工資。犧牲別人正當的利益和時間去成就自己,這并不是一件值得稱贊的事。

    2017年10月18日,黨的十九大勝利召開。不忘初心,牢記使命,每一次人民代表大會的召開,都是對過去成就的總結,也是對未來發展的規劃。阿戴和其他同事一起認認真真聽取工作報告,感受祖國的快速發展,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我們祖國一起在進步,我們也沒有理由停止前進的腳步。作為國企,每逢重大節日項目部都會組織活動,就像剛來羅甸縣那樣,在建黨節那天舉行“黨建活動”。

    只是,阿戴還在想著工資的事情。遠離家鄉外出搞工程,錢還不能及時發,真的是沒有多大的干勁兒……

    第二天早上,安裝塔式起重機的終于進場,其實這個塔式起重機安裝前還出現了一段故事,當時從黃果樹調運過來的φ25的螺紋鋼已經生銹,黃部長已經明令告訴房建勞務隊不要用這批鋼筋做基座。沒想到勞務隊的老板還是沒當回事就早早地讓鋼筋工捆綁鋼筋,后來因為檢驗不合格不得不拆除。塔式起重機的混凝土澆筑用的是C35混凝土,還是因為施工便道沒有修建出來,用了天泵進行澆筑。

    做過一兩年工程的人,都會用“正規軍”和“游擊隊”這樣類似的詞匯形容一支隊伍的專業程度。進場安裝塔式起重機的工人,都有統一的著裝,而且特別專業,配合特別默契。他們在安裝機械過程中, 很多同事都圍在一起看,因為他們真的太專業了。

    此時的我們,工作服還有4天才會進場,看著就像“游擊隊”,而面前的工人卻是“正規軍”。無論是機械進場安裝,還是簽訂合同流程,以及后面的特種機械設備進場報驗,他們都有特別規范的一套流程。遇見這樣的“正規軍”,其實可以想象到后面拖欠他們的工程款,并不是一件能說得過去的事。

    1#塔式起重機當天下午三點安裝完畢,型號是TCT5510-6,臂長55米,最大舉重1.0噸,標準塔高40.5米。安裝塔式起重機的時候就順便安裝了LED照明燈,這樣工地晚上就可以上班了。再在后面準備進場的2#塔式起重機上安裝一個LED照明燈,那么C地塊的夜晚都是通亮的。因為設計院的圖紙還有沒有給出來,勞務隊不得已憑借以往的經驗建樓,就租賃了標準塔高的塔式起重機,如果后面需要加高,只好多花些路費和安裝費,再按要求安裝標準節了。

    十月末,項目部職工的工作服總算進場了,統一著裝后,看著就像“正規軍”了。這時施工便道也開始澆筑,一共用了120m3C20混凝土。如果早些把施工便道澆筑出來,或許還會節省一筆不小的泵送費。獨立基礎墊層和樓地面墊層用的是C15混凝土,墊層一澆筑完,后面就開始起樓了,起樓是很快的,一般七天就要起一層樓。當然,準備進場的2#塔式起重機基礎也澆筑了出來,用了33m3C35混凝土。這次勞務隊吸取了教訓,用的是新購進的φ25的螺紋鋼,而不是黃果樹運過來的那批……

    在麒麟大酒店旁邊,政府修建的安置房擱置了一段時間,山寨里的居民就開始陸陸續續入住了。

    喜遷新居是要請人吃飯的,可能是搬過來的居民都事先商量好了,每家出一點錢,大伙兒一起聚。按照這樣的安排,他們在樓下擺滿了飯桌和燃氣灶。旁邊放著很大的三口鍋,在鍋的附近是劈好的木柴,還有一頭被捆在地上的小牛。從早上就開始忙碌一天的飯菜,午飯和晚飯,會分別吃掉一頭豬或者一只小牛。直到進入夜深,還有不少居民坐在一起聊天,不過他們交談的語言,除了劉秀琴,項目部的其他同事沒人能聽得懂。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第四章:命運不可言

    1

    11月16日,阿戴準備參加“首屆工業文學大賽”的稿件已經寫完6.5萬字,本計劃寫10萬字以上參加長篇報告文學的比賽,因為時間的問題只寫了6.5萬字,參加了中篇報告文學。這是這幾天時間,一對夫妻前來討薪,因為這時C地塊樁基已經完工,工人想結清工資早點回家。

    領導的回復是:公司沒有這先例,不可能你一走就把錢結清。既然是你的工資,后面肯定會給你的……

    這樣的情況,其實阿戴也知道些。在重慶四號線的那兩年多,離職的同事,工資都沒有及時結清的,后面什么時候結的,也就不了了之了。主要原因是大家都麻木地選擇了沉默,誰都不想當出頭鳥去得罪人……

    農民工本來做一天工掙一天錢,做完這個工地又得去下一個工地,如果不把這個工地的錢結清,萬一以后找不到了人怎么辦?這樣的事情在施工單位是常見的。所以,阿戴還是那句話:如果沒有錢,就不要厚著臉搞工程。

    聽那對夫妻的口音,肯定是當地人。不用問也知道,他們也參與修建過中國天眼。那么偏僻的地區,只要招募本地農民工才是最合適的,一是適應當地的環境,二是離家近方便他們。

    這對夫妻每天中午的時候總會來到項目部,大家在吃飯,他們倆就在旁邊坐著,阿戴更不會在這個時候去問他們中國天眼的事情,整個食堂也沒幾個人講話。不想看到此情此景的阿戴,自然端起碗走到了院子去吃。附近居民家養的那條小黃狗,每天很準時的都會來到項目部,還是以前的臭毛病:只吃肉,不吃菜。不過項目部的人已經不會再投食給它。

    后來事情越鬧越大,至于付沒付款給這對夫妻就不知道了。阿戴數著日子,希望時間過得快一點,早點結束在羅甸縣的生活。真的不想再看見從不吝惜體力的農民工,沒日沒夜地忙碌著;也不想看到他們很無奈地上門討要自己的辛苦所得……

    此時的羅甸物流園工地大門已經安裝完成,BIM AND VR體驗館、安全帽撞擊體驗區、安全救急體驗區、安全帶使用體驗區等綜合區都在大門的右側,羅甸物流園的C地塊整體規劃已經建設的有模有樣,可以說初具規模,勢頭正猛。因為臨近年底,又要面臨著搶工期。自從請假回重慶那幾天時間,阿戴經常看見老樊深更半夜在工作群發現場施工的照片,回來以后,還是以前的那種施工進度,每7天蓋起一層樓!

    也是回重慶的這幾天,阿戴找好了去重慶文學院上班的工作,還剩不到兩個星期就要離職,此時的阿戴覺得這段時間突然又變得漫長起來。既然人還在工地,那活兒就得繼續做。

    從成貴項目部(四川)運來的18米地磅,光運費就9000元。為了提高物資機械的使用效率,每個臨近完工的項目部都會把退下來的物資機械提供給分公司,看其他項目有沒有需要的。如果下個項目在經濟成本范圍內還可以使用,那就按照折舊處理;如果沒有使用價值,自然會按照廢舊物資處理。

    卸載地磅是需要汽車起重機的,一提起汽車起重機,阿戴就頭疼不已,分公司的汽車汽車起重機到現在都還沒有配過來,不得不使用羅甸縣當地的機械。一是不給開發票;二是單價高;三是磨磨蹭蹭,經常會拖上好長時間才進場。

    現在卸載地磅又遇到了類似的事情,早上八點聯系的汽車起重機,中午十一點半才慢悠悠地進場。運載地磅的平板車司機罵罵咧咧了好長時間,如果不是看在還沒有給他們付錢的份上,估計早就開著車子跑了。

    農民工中午休息的時間真的很少,阿戴也不情愿占用。過來協助汽車起重機卸載地磅的是兩個農民工,一個是李師傅;另一個是新來的小男孩,看他的面貌白白凈凈的,手上也沒有繭子,肯定是剛來工地,而且以前還沒做過工地。

    阿戴很好奇地問起了他的家鄉,還有他的工資收入。小男孩簡單地說道他是河南信陽人,現在在工地做小工,每天120元。

    “剛來的小工,每天是100元吧,你怎么120元?”,阿戴繼續問道。

    “我爸爸以前也在這里做過,他讓我來這里上班的。”小男孩很靦腆地回答道,帶上了手套和安全帽,和李師傅一起爬上了平板車,往地磅的卡扣上掛鋼絲繩。

    “河南信陽”、“爸爸”,阿戴不禁想起了一個人,從黃果樹項目調運物資過來的那個晚上,有一個姓孫的師傅。現在早已經不在工地,聽說回了河南老家。

    阿戴看著小男孩卸載完地磅,李師傅又過來找阿戴說話:“沒事的話,我們就去吃午飯了。”

    “好的,李師傅,下次我上工地給你帶幾副手套。”阿戴說道。

    “哎呦,太客氣了,那太感謝你了。”邊說邊往工地食堂走去。

    阿戴緊隨其后,問道:“你父親以前是做什么的?”

    “他看守材料。”小男孩回答道,摘下了頭上的安全帽。

    “就是那個老孫,晚上看守材料的那個。”李師傅回答道。

    阿戴看著旁邊的小男生,似乎明白了些什么。只是希望他以后不要走他父親的路,而是繼續學習,繼續努力,不要一輩子都待在工地上……


    2

    離職的那天是12月13日,早上很早就起床,阿戴在老樊的桌角上放了兩包香煙,在黃部長的辦公桌上也放了兩包。因為沒有發工資,只能聊表心意。

    早晨的羅甸縣,只有路燈點綴著黎明,廚娘張茂菊早已起床為大家準備著早飯。見阿戴領著行李箱要走,急忙忙地走了出來,從蒸籠里拿了兩個醬肉包子,讓阿戴帶在路上吃,還單獨給阿戴煮了兩顆雞蛋。

    在羅甸縣的半年時間,阿戴沒少和廚娘學廚藝,前段時間過26歲生日,在家炒的那些菜都是廚娘教的。其實阿戴也給廚娘準備了一個紅包,雖然錢不多,但也是“學費”呀。

    廚娘肯定是不會要的,但阿戴執意要給。拎著行李走在信邦路上,覺得一身輕松,從此以后告別了工地生活。經過羅甸第一中學時,道路兩邊停滿了出租車,上課鈴聲一響,司機們又各奔東西開始一天的生活,阿戴也早點趕到了羅甸客運站,拍上一張照片留作紀念。如果下次再來這里,多半是去看中國天眼,順道看看曾經參與修建過的羅甸物流園。

    這一天廚娘肯定是開心的,因為她早上和同事說起了這件事,同事也發來消息問起阿戴接下來的安排。

    到了重慶文學院都快一個多月,羅甸物流園和重慶四號線的工資還沒有給阿戴發完,新單位的同事建議阿戴去信訪局合理維權,除了早點拿到《解除勞動合同通知書》,也盡早拿下自己被拖欠的工資。阿戴只是嘴上答應了,并沒有實際行動。因為他知道春節前是要發工資的,因為農民工要過年。正如老樊所說的那樣:九月份會發一次工資,因為農民工的孩子要開學……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后記 

    調往羅甸縣,并非阿戴初衷。誰都不想離家太遠,無奈為了生活不得不奔波。也是在羅甸縣,阿戴有幸接觸到了修建過中國天眼的那些農民工,因為工作原因,并沒有詳細詢問他們修建過程中的事,只是從和他們簡短的談話中得知,因為參與修建過這樣舉世聞名的工程,這將是他們一輩子的自豪!阿戴也是第一次感覺到,個人的辛勤付出和國家的興盛緊緊密結合在一起!

    即使曾修建過中國天眼,為了生活,農民工還將繼續游走于工地間,在修建羅甸物流園的時候,他們也很少談起修建中國天眼的事,對他們來講,那只是一份工作,只是這份工作意義特別重大。正是因為有了付出,他們最關心的莫過于能及時得到屬于自己的回報,而不是各種拖欠工資的理由!

    在阿戴的職業規劃中,羅甸物流園將是他在施工單位的最后一站,在羅甸的半年時間里,他看到了少數民族的別樣風貌;也看了國家政策對偏遠山區的扶持;更重要的是,這將是他人生經歷中的一筆寶貴財富,在文學發展中難得的一段經歷!

    中國天眼對阿戴來講,不僅是舉世聞名的工程,它背后的精神會一直鼓勵著阿戴,向著自己的人生方向,不斷努力!

    425

    瀏覽量:

    阿戴修建完重慶輕軌線后,被調往羅甸縣參與修建貴州高速玉都物流園。在此期間,阿戴了解了少數民族的生活狀況,也認識了很多曾經修建過中國天眼的農民工。和他們的交談中,阿戴對工地生活有了更進一步的了解。于是,阿戴一邊反映施工單位存在的問題,一邊深入農民工的生活中,了解他們背后的故事。因為工作原因,雖然沒有親眼見到中國天眼,但是中國天眼背后的精神深深激勵著阿戴!

    全部評論()

    更多資訊內容請關注工業文學官方微信公眾號

    亚洲国产人在线播放首页-国产乱色伦影片在线观看下-国产成人午夜福利r在线观看-精品视频国产狼友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