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d5iw7"><option id="d5iw7"></option></th>

<code id="d5iw7"></code>

<tr id="d5iw7"></tr><th id="d5iw7"><option id="d5iw7"></option></th>

  • 風馳電掣

    DPXS 008


    這天,是市供電公司輸電檢修一班的班組安全活動日。早晨,乘班組全體人員集中在一起尚未分散到各處工作地點時,周班長組織同事們,在三樓會議室里,簡要地開展“每周一歌”的班組安全活動。

    安全活動結束時,掛在墻上的超薄電視機里繼續播放一段新聞,其中,一則新聞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一個曾經擁核的國家“自豪”地宣稱,該國銷毀了境內的所有核武器,停運所有核電站,不保留一克鈾,從此步入世界無核國家行列。

    檢修一班的同事們,就此事紛紛地發表起各自的觀點來。國際新聞,往往會成為同事們的共同語言,因為,國際事件距離大伙太遙遠,不涉及身邊的人與事,議論起來就可以無所顧忌,暢所欲言。肖華第一個發表自己的觀點,他忿忿不平地說到:

    “這國家領導人的腦子一定是進水了,絕對是犯傻。人家沒有核武器與核電站的國家,千方百計,處心積慮地謀劃擁核,夢想著有朝一日能加入核俱樂部呢。這國家倒好,卻要將上一代人嘔心瀝血創建起來的核電事業統統自毀,退回到無核國家隊伍中來。”

    這是生產班組里言論自由的一刻,人人都有權表達自己的觀點,同事肖華對核能一詞特別敏感,因為,他的日常工作涉及到核能。他熱愛自己的工作,對和平利用核能,情有獨鐘,他是堅定的擁核論者。

    “這是人家吸取了過去的深刻教訓,幾年前發生的那場核電站泄漏事故,人家記憶猶新,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何況,可怕的核泄漏事故,至今還在禍害著該國呢。既然沒有能力管控核電,與其成天戰戰兢兢如履薄冰地過日子,不如徹底放棄,一了百了。”同事董林提出了與肖華觀點相左的看法。

    “那場核電站爆炸事故不是發生在某超級大國嗎?”肖華一句話,露出了自己知識儲備不足的破綻。

    “原來你不清楚情況,所以瞎議論一通。這核電站爆炸事故就發生在該國土地上,那超級大國解體以后,這里已成為一個獨立的國家。”董林得意地說到。

    班組里的同事們,平日里,既要用功學習輸電專業知識,同時,也要學習專業以外的各種知識。此時,國際知識便有用武之地,可以即興發揮出來,顯得高人一籌,教缺乏這方面知識的同事甘拜下風。

    “所以,人家是痛定思痛,采取了亡羊補牢的措施。即寧愿徹底棄核,也不愿再寢食不安地面對可怕的核電站事故了。”周以超不失時機地插一句話說到。

    周以超是市供電公司輸電檢修一班班長,自二十一世紀初,國家電力建設的大手筆,田灣核電站投運之日起,公司便安排曾經獲得國網公司優秀班組稱號的輸電檢修一班,負責田灣核電站兩條500千伏超高壓輸電線路的安全運行。責任重于泰山,輸電檢修一班,這個王牌班組,恰如好鋼用在刀刃上,正閃閃發光呢。

    今日早晨,班員們忙里偷閑地收聽了一段關于核能的電視新聞,引起了大伙熱烈的討論。緊接著,輸電線路一班每天例行的早班會正式開始,周班長先是詢問大家昨日所布置工作的完成情況。

    “董林,你昨日的線路弧垂測量工作完成得如何?”周班長問到。

    “我們昨日已測量了一遍,弧垂數值合格。但昨日風輕,測不出極端情形下的弧垂數值。今天風大一些。我們要去沿線再復測一遍,精確掌握500千伏鹽田線的弧垂動態數據。”董林回答說。

    “行。今天你與陳偉勇一起去繼續測量線路弧垂兼巡線工作。這里要表揚你們一下,上周巡線時,你們將鐵塔上30米高處的一顆松動欲墜的螺絲,都用望遠鏡觀察檢查出來了。從而,及時消除了一起隱患。好樣的,希望你們繼續發揚一絲不茍的工作作風。待本周末開生產例會時,我要向領導請功,一定要給你們爭取來獎勵。”周班長第一個布置董林去繼續完成昨日的測量工作。

    “是。”董林愉快地答應到。

    今日,董林答應周班長的聲音,要比往常更響亮一些。因為,他心里明白,周班長向來是說話算數的,他說要向領導爭取獎勵,就一定會去為他努力爭取。這個月里,自己的績效工資會提高一些,已是大有希望的事,董林自然開心。

    同事們一一匯報昨日工作,周班長感到滿意,接下來,準備布置今天每個人的具體工作。突然,周班長提高嗓門大聲地說起話來,他將電視里的核電新聞與班組的實際工作結合起來,他想借機敲一敲大家的思想警鐘,提醒同事們,田灣核電站輸電線路的巡線工作看似輕松,也是行走在鄉村田野上,似乎,與其他變電站的高壓輸電線路巡線一樣,沒啥區別,實則萬萬不可疏忽大意。若能及早發現核電線路上的某一隱患,就等于是消除了對田灣核電站安全運行的一大威脅呢。但是,周班長話語剛要轉入正題,他又發現了一個新情況,只見,同事夏愛華今日表現異常,他坐立不安,似乎,他有難言之隱呢。

    “愛華,你臉色難看呢。”周班長關心地問到。

    “我腹脹得厲害,三番五次去衛生間,但都是勞而無功,肚里有貨出不來,憋得難受。” 夏愛華苦惱地回答說。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這是一個意外的插曲,但很有“效”果,同事們聽得撲嚇一聲笑了起來,供電公司的輸電檢線工們,干的是常年在荒郊野外巡檢輸電線路的苦活,班里都是清一色的男同胞,同事們說話無忌,有啥事,盡管實話實說。周班長聽了夏愛華的話,略停頓了一下,他估計夏愛華的問題不大,只是肚里延時“發貨”而已,于是,周班長借題發揮地繼續說到:

    “愛華因為腹脹,便已坐立難安了。若是核電線路故障輸不出電來,田灣核電站也會引起‘腹脹’呢。一旦田灣核電站的電不能及時輸出,它絕不會像愛華那樣表現得忍耐與克制。它會怒氣沖天,搞出驚天動地的大事來。所以,我們巡檢核電線路時,一定要做到慎之又慎,嚴之又嚴,務必將核電線路上的缺陷發現與消滅在萌芽狀態。” 周班長鏗鏘有力地說到。

     “是。”全班人員響亮地回答到。

    周班長的早班會開得很有儀式感,同事們每天都要答應他必須一絲不茍地巡查核電線路。雖說,這是老生常談的一件事,但必須回答得響亮有力,擲地有聲,就像他入黨宣誓那樣。周班長曾自豪地告訴同事們,說自己入黨那天面對鮮紅的黨旗時,在舉起左手握拳宣誓的那一刻,只覺得自己全身熱血沸騰,充滿浩然正氣。那是一種能夠排除萬難戰勝一切敵人的氣勢。從此,他就一直要求自己保持住入黨時刻涌現的精氣神,同時,他也希望將這股精氣神傳遞給同事們。他認為,這股精氣神對促進核電線路安全運行工作是大有裨益的。私下里,周班長遇到工作困難時,默念過多少遍入黨誓詞,同事們并不清楚。但在早班會上,每天一遍的入黨宣誓之類似場面,同事們已經習慣成自然了。甚至,有人因故缺席當日周班長主持的早班會時,未能從胸膛里發出大吼一聲,便一整天里都會隱隱地覺得,這一天活得有點欠缺呢。

    田灣核電站是用電大省江蘇省境內唯一的核電站,目前,它有兩條超高壓輸電線路輸出電源,兩者互為備用,確保核電站發出來的核電能及時輸出。供電公司為確保這兩條核電線路的安全運行,專門為它組建了一支由檢修精英組成的黨員突擊隊。周以超擔任黨員突出隊隊長,一旦核電線路有事,黨員突出隊必沖鋒在前。不過,核電輸出線路相當安全可靠,幾年來,一直沒有發生大事,對于一些小缺陷,他們都是“手到病除”,黨員突出隊長期處于韜光養晦中。直到623阜寧特大龍卷風襲來,兩條核電線路,被超強龍卷風刮斷一條,僅剩500千伏田都線處于危險的單線運行狀態。黨員突出隊聞風而動,恢復重建被龍卷風刮斷的鹽田線,全力以赴地保障田都線安全運行,兩項保電工作同時展開。可就在這節骨眼上,田都線遇上一次重大險情。

    當日早晨,檢修一班的十六人都領到了自己當天的工作任務,相繼出發了。周班長是最后一個離開班員室的。他今天將兩條核電線路按鐵塔編號分成八段,倆人一組,分段包干。而且,他們實行重復巡線制度。兩組之間,相互核查。目的是,確保轄區內二百公里長的核電線路上每一寸都能查遍。

    下午,田野上,烏云密布,天空愈來愈昏暗,眼看一場夏日雷雨即將來到。周班長他們六個檢查小組在雷雨之前。陸續返回單位。唯有董林與夏愛華他們兩小組,尚未返回。周班長心里焦急,他先打電話詢問董林到:

    “董林,你們的工作結束了?”

    “剛結束,正調轉車頭,往回趕呢。現場情況不妙啊,天氣突變了,頭頂上變得黑咕隆咚的,好像天快要塌下來了似的。”董林語氣里透露出緊張與不安的情緒。

    “你這話什么意思?”周班長不明白董林的意思,便又緊問一句。夏季的雷陣雨,具有這樣的特征,局部地區可能是雷雨大作,而相隔不遠的另外一處地方,卻沒下一滴雨。周班長想核實一下,是不是這樣的情形?董林回答到:

    “我覺得這不像是一場普通的大雷雨,我從未見過天空如此黑暗呢,烏云黑得像固體。漆黑一團中,雖然什么都看不見,但聽得到里面好像有刺耳的金屬碰撞聲,真像是天空要整塊整塊地往下掉呢。”

    “你們要注意自身安全,加快車速,趕緊回來。”周班長命令他們立刻驅車返回。

    “可烏云翻滾的速度比我們車速還快呢。剛才,黑暗還在我們車后,現在,我們連人帶車都墜入黑暗的深淵里了。已完全看不清前方的道路,能見度不足兩米。打開車燈也無濟于事,地上所有的物體都在移動。路兩旁的樹木,都成了被龍卷風馴服的奴隸,任其肆虐,高高的楊樹稍,被壓低至觸及地面,而泥土里的榆樹根,卻連根拔起暴露在地面上,許多樹木被攔腰折斷。不好,一顆法桐樹的主干折斷了,墜落在路中央呢。糟糕,橫躺在路上的法桐樹主干橫掃過來了…。”董林以急促的口吻說到。

    “呯,呯。”電話里傳來兩聲巨響。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董林,董林,怎么回事?”周班長在電話里急切地問到。通話中,周班長不知不覺地感染上一些董林的慌亂情緒。他見董林忽然不吭聲了,取而代之的是呯呯兩聲巨響。周班長知道,現場一定是發生意外情況了,他大聲呼喚董林的名字,希望董林立刻回話,告訴他現場究竟發生了什么事。

    “法桐樹主動跑過來撞在我們的電力工程車上啦。”一會兒,董林驚魂未定地向周班長報告說。

    “人受傷了沒有?”周班長首先想到人員是否安全,他焦急地問到。

    “人暫時未受傷,車卻被撞壞了。一對車燈被撞瞎了眼,真倒霉。現在,一米之外什么都看不見了。”董林報告現場最新情況時說到。

    “你們在現場見機行事,無論如何,首先要保證自身安全。”周班長叮囑董林說。

    “不好,車已開到廣告牌上了。”董林驚呼到,他又反映了一個新情況。

    “哪塊廣告牌?”周班長感到不解,追問他到。

    “就是一轉彎便上高速公路的丁字路口處,那里高高聳立的大美女廣告牌啊。”董林回答到。

    “那廣告牌有兩層樓高,二、三噸多重呢?”周班長大吃一驚說到。

    “是的。現在那廣告牌已平躺在地上,支撐它的角鋼架,都橫七豎八地散落在地上了。我們的電力工程車正行駛在廣告牌的大美女臉上。她臉皮真夠厚的,我們載重的工程車都壓不破她臉皮呢。她躺在地上,一個勁地傻笑,這幸災樂禍的妖精。”董林氣憤地說到。

    周班長正忙于與董林通話呢,誰知,夏愛華的巡線小組也遇上大事了。夏愛華欲打電話向周班長報告現場緊急情況,可周班長的電話一直處于占線狀態,事情十萬火急,夏愛華便直接打電話向輸電檢修室領導報告說:

    “陳書記,輸電線下面的田野里,有一塊蔬菜大棚的塑料布,飛到天空中,已纏繞在田都線上,必須立刻帶電消缺。” 

    陳書記接到報告,他一個電話打到黨員突擊隊,命令周隊長立刻搬出自家的新式武器,到搶修現場,投入實戰。在輸電檢修室,周以超具有雙重身份。平時,在線路一班里,他是周班長;非常時期,在檢修室的黨員突擊隊里,他是周隊長。一旦,周以超被同事稱為周隊長時,他就像打了一針雞血似的亢奮起來。他知道,迎難而上,考驗共產黨員的特殊時候來到了。頓時,他熱情高漲,干勁倍增,顯露出一名共產黨員的英雄本色來。

    “是。”周隊長興奮地回答到。

    周隊長聽完陳書記的電話后,便立刻上車出發,準備到五十里外的宜城變電站去搬出存放在那邊倉庫里的激光炮來。激光炮,是一件帶電消除線路缺陷的利器。它剛被電科院研發出來不久,目前正處于推廣應用階段。陳書記敢吃“螃蟹”,率先將自己武裝起來,并派周隊長前往廠家學習,近日,剛剛學成歸來。今天,將是周隊長首次在實戰中獨立操作,而且,又是在田灣核電站的超高壓輸電線路上。

    “要打一場大仗了。”周隊長興奮地自語著。

    寬廣的公路上,因一場超級龍卷風的浩劫,而變得一片狼藉。一路上,搶修工程車左躲右閃地繞過許多障礙物。原本豎立的廣告牌,現已臥倒在地,任人踐踏。路邊不計其數大小樹木被攔腰折斷,橫七豎八地躺在地上。還有遠處隨風飛來的各樣什物,在公路上無序地奔跑著。此時,路上行駛的汽車,好似醉漢一般,一律失去常態,行駛軌跡都是歪歪斜斜的。

    忽然,“呯”的一聲巨響,兩車迎面相撞。周隊長被撞傷了,李師傅也被嚇壞了。對面車上,下來兩位穿制服的人,走到搶修工程車的駕駛室旁。周隊長痛苦地詢問對方:

    “你們是誰?”

    “我們是災區執勤的武警。”武警同志回答說。

    “對不起,我們搶修工程車因避讓地上障礙物就跑到屬于你們行駛的車道上來了。”周隊長主動向人家打招呼說到。

    “先不說這個,現在是非常時期,暫不分責任在誰,關鍵是你傷勢如何?”武警同志關心地問到。

    “我怎么啦?”周隊長疑問到。

    “你流血受傷了,你不覺得疼嗎?”武警同志告訴他。

    周隊長聽到這里,他下意識地動一動身子,頓時,一股鉆心的疼痛向他襲來。明顯地,左腿被撞傷了。當周隊長自查身體狀況時,他發現自己受傷的不止一處呢,他感到劇烈的頭痛,頭部也遭到了猛烈撞擊。

    雖然此時,他頭痛得厲害,但有一件事,他始終沒有忘記。而且,他腦海里一直想著這件事,想得幾乎忘記了頭痛。必須趕在下雨前,用激光炮清除田都線上纏繞的塑料布。

    “李師傅,我們走吧。”周隊長側身向李師傅說到。

    “我心慌得厲害,歇一會兒再走吧。”李師傅誠懇地說到。

    “不行,時間不等人,過一會兒就下雨了。”周隊長拉下臉對李師傅說到,他要求李師傅繼續前進。

    “這車禍現場若被人為破壞了,我要負責呢。”李師傅左右為難地說到。

    “這是小事。責任由我來承擔,現在立刻上路。”周隊長重復說到。

    “你們別走,你們都受傷了,哪能繼續開車呢。”武警同志見他們仍要繼續前進,便阻攔他們說到。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喂,喂,兩個不要命的家伙。”武警同志連聲喊到。武警同志見勸說無效,就試圖拔下他們的車鑰匙。結果,差點被他們重新起動的搶修工程車撞上。武警同志感到疑惑不解,不知他們為何心急火燎地趕路,若不是前面已查看過他們的車輛,簡直要懷疑他們是否為災區里趁火打劫的歹徒了。

    而李師傅理解周隊長的心情,所以,他車開得很野,一路上,對面行駛過來的車輛紛紛地避讓著他們,他們的車一路上高速行駛。劇烈的顛簸,似乎,減輕了周隊長的疼痛。可一旦車速減慢下來,周隊長身上的疼痛,就對他發難起來。主要是頭痛,疼得周隊長咬牙切齒。但是,一會兒,周隊長意識到自己不該有自私的表現,不能只顧自己的傷痛,扮演小丑角色,必須立即端正態度。這糟糕的表現,會引起不良的示范效應,容易影響到他人的。因為,李師傅身上也有傷痛呢。于是,周隊長竭力克制住自己的疼痛,鎮靜地裝出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來。

    “周隊長,到宜城變電站啦。”李師傅說到。

    一小時后,李師傅一個急剎車,搶修工程車便穩穩地停在宜城變電站的大門口。周隊長的身子猛向前一傾,他也被震醒了。他本想立刻跳下車去,直奔倉庫的。可是,他雙手撐住車門,腿腳卻疼得不聽使喚。傷口處,殷紅的血將包扎的紗布染紅了。

    “你傷得嚴重呢,現在,我送你去醫院吧。”李師傅關切地說到。

    “來不及了,你幫我個忙,扶我到倉庫去。”周隊長咬牙切齒地說到。

    “你能行?”李師傅擔憂地問到。

    “現在能行,等將風箏隱患排除后,再去醫院吧。”周隊長果斷地說到,李師傅依他的話,自己先從駕駛室跳下身來,繞到周隊長這邊的副駕駛位置,替他打開車門,扶他下來。周隊長右手搭在李師傅肩上,讓受傷的右腿一直懸著,以一只腳單腿前行。

    到了倉庫門口,李師傅讓周隊長扶門站立,他指點李師傅,一一取出需要帶上的工器具,然后,李師傅一人將所有工具都搬運上車。李師傅將周隊長重新攙扶進副駕駛室,工程車又重新上路,向田都線路上的故障點方向駛去。

    線路故障點位于這場龍卷風的重災區里。雖然,這條超高壓輸電線路奇跡般地幸存下來,但周圍的樹木建筑物等,卻是倒塌無數,許多固定物體被移位搬家。車是沒法一直開到故障點的,但陳書記早已安排突擊隊隊員前來接應他們。

    陳書記得知周隊長的腿受傷后,特意安排四位身強力壯的突擊隊員前來接應,他們還帶來一副擔架,讓周隊長躺在擔架上,抬他到故障點去。

    陳書記考慮得真周到,周隊長躺在擔架上想到。他懷抱著心愛的激光炮,擔架負重前行。

    周隊長心里很急,他躺在擔架上,仰面看天,預感不妙,只見天色愈發陰沉,眼看就要下起大雨來。可他不好意思催促抬擔架的隊友再快一些了,因為,他們已累得氣喘吁吁,跑得也夠快的了。此時,周隊長意識到自己平日里減肥不夠,還應當再精瘦一些,要像自己老婆那樣身材苗條。現在,他增加了隊友們的負擔。

    突然,擔架停止了前進,周隊長掙扎起身子來查看原因。

    原來,他們是在田野上抄近路前進的,此時眼前,一道干涸的水渠擋住了他們的去路。欲徑直穿過這道旱渠,前面兩位抬擔架的隊員,需要先跳下身去,在干涸的渠底走兩步,然后再爬上渠對岸上來,才能通過這條旱渠。可前面倆隊員正抬著擔架,他們如何跳下去呢?一時,他們犯難起來。

    “別磨蹭啦,你們躍過渠去。”周隊長果斷地說到。

    “那你呢?” 隊友擔心他的傷勢,對他說到。

    “我好辦。”周隊長故作輕松地回答說。

    周隊長口里這么說著,并馬上付諸行動。只聽得撲通一聲,他便從擔架上翻身滾下地來。肖華見他下這么大的決心,也就不多說了,他們依照他的話,擔架上僅保留著激光炮等設備,同事們輕松地躍過渠去。

    周隊長也沒落后,他在地上挪身前移兩步到達渠邊,然后,毫不猶豫地滾下渠底。只是,他欲爬上渠對岸時,他無法做到這一步了。他努力了多遍,只是,蹭了一身泥,又退回到渠底。他知道憑自己的努力是無法攀爬上去的,于是,他蹲在地上,等待同事們向他伸出援手。這時,骨折的巨痛,疼得他直冒冷汗,他臉上肌肉扭曲著,露出極度痛苦的表情。肖華跳下渠底,準備幫他一把時,吃驚地發現,他的腿傷處,又滲出殷紅的鮮血來。

    “你腿上又流血啦?”肖華瞪大眼睛說到。

    “沒事。”周隊長鎮靜地回答到,同時,他用雙手緊捂住傷口處。

    肖華沒有繼續說話,他們朝夕相處,互相熟悉得很,這一刻,他深深地理解周隊長的心思,與核電安全相比,個人的困難再大,也是渺小的。為了核電安全,無論多大的痛苦,周隊長都能忍受。俗話說,大本領人平日無異處,共產黨員就是這樣的大本領人。在日常工作中,他們并不顯山露水地突出自己,但是,在艱難困苦面前,在非常嚴峻的特殊時期,共產黨員就會挺身而出,頂天立地地站出來,令身邊同事刮目相看。肖華就像是重新認識了周隊長一般,一般而言,身邊是無英雄的,因為彼此十分熟悉,對方身上的優點缺點都看得清楚。但這一次卻是例外,肖華發自內心里敬佩周隊長,為周隊長這樣的隊友而自豪。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他們小心翼翼地扶起周隊長重新躺到擔架上,然后,他們繼續向前飛奔。

    他們奔跑得更快了,他們從周隊長身上獲得了一股精神力量。身邊的榜樣,最能鼓舞人心。周隊長的感人之舉,極大地鼓舞了同事們。共產黨員就是特殊材料制成的,崇高的理想與信念,在突擊隊員們心胸里升騰。保護核電站安全,保護一方百姓的平安,是他們的光榮職責。大而言之,則是維護我們中華民族的根本利益,樹立起中央企業勇于擔當的光輝形象,歷史選擇了他們。此時,千鈞重擔壓在突擊隊員的肩上,絕不辜負黨和人民的期望,是他們心中唯一的信念。

    “周隊長,你們到達現場了?”突然,周隊長的手機聲響起,低頭一瞧,果然是陳書記打來的電話,陳書記詢問他故障的排除情況呢。

    “我們正在奔赴故障現場的途中。”周隊長回答說。

    “還要多長時間才能到達故障現場?”陳書記進一步問到。

    “估計起碼要半小時時間,災區一片狼藉,道路無法通行,我們是徒步抄近路前進的。”周隊長回答說。

    “不行,時間來不及了。據氣象臺的最新天氣預報,十分鐘后,故障現場將下起小雨,而且,這雨越下越大,三十分鐘后,就是一場大雨。”陳書記嚴肅地說到。

    “這絕對不行,這高壓線上的大棚塑料布太長了,它一旦潮濕,極可能導致高壓線相間短路,后果不堪設想。陳書記,這可是核電站目前唯一的輸出線路啊。”周隊長聲嘶力竭地說到。陳書記理解周隊長此時的心情,也不與他計較跟領導說話時的口吻,只是追問他說到:

    “你們最快能多長時間到達故障現場?”

    “一刻鐘。”周隊長肯定地回答說。

    “到現場后,架起激光炮擊落塑料布,又需要多長時間呢?”陳書記細問到。

    “十分鐘。”周隊長毫不含糊地回答說。

    “你能肯定嗎?”陳書記加重語氣問他到。

    “一定。我以身家性命擔保。”周隊長在火線上立下軍令狀,他大聲回答陳書記說到。

    “行。我與氣象部門協商。人家說,十分鐘后,先下零星小雨。這早期飄過的雨云,可以用降雨彈攔擊,讓它在未飄到線路故障點那兒時,就將它攔截,提前化著雨水降落。但后續到來的大批雨云是攔不住的。”至此,陳書記說出他最想說的一句話來。

    “我就要三十分鐘時間。”周隊長迫不及待地說到。

    “行。你必須在三十分鐘內,完成任務。”陳書記強調說。

    “是。”周隊長響亮地回答到。

    接完電話,他們在田野上狂奔起來。仿佛,他們又獲得了新的動力,奔跑得更快了,連天邊的閃電,都追不上他們,掉落在他們身后。黨員突擊隊是一支特別能戰斗的隊伍,他們擁有無窮的潛力,對黨無限忠誠。他們時刻聽從黨的召喚,服從組織的需要。

    半路上,他們聽到了天空中傳來轟隆一聲巨響,在他們身后,烏云的先頭部隊遭到降雨彈的攔截。聽到這聲音,他們明白,大雨來臨已進入倒計時刻,他們開始發起最后的沖刺。那一聲聲炮響,如同一陣陣戰鼓,催促著他們向極限沖鋒。

    終于,在最后期限前,周隊長他們提前到達故障點現場。他們迅速架起激光炮,而此時零星的雨點已打在周隊長臉上,就像是一發發子彈在挑釁似的向他射擊,周隊長心里清楚,這是爭分奪秒的時刻,必須迎著雨點,干凈利落地擊毀纏線的塑料布。

    瞄準。

    射擊。

    高壓線上懸掛的塑料布,突然起火燃燒起來,那纏繞著高壓線的塑料布被燒斷了,如秋風中的枯樹葉一般,飄落下來。

    頓時,隊員們歡呼起來。一路上,風馳電掣的奔跑,就是為了這火光一閃激動人心的一刻。

    大雨如約而至,嘩嘩直下。他們只是收起了激光炮,保護精密的儀器免遭雨淋,隊員們誰都沒有想到去躲雨,任憑雨水打在臉上。此刻,他們心里感到無比暢快。

    這時,周隊長的電話又響起了,一瞧號碼,便知是陳書記打來的。

    “你們那邊下大雨了?”陳書記問到。仿佛,下大雨的開關,掌握在陳書記手里呢,此時,他剛按下大雨的開關,便立刻打電話過來核實這件事似的。這場大雨,幾分幾秒開始下的,他們倆人心里最清楚。

    “下啦。”周隊長輕松地回答到。

    “塑料布擊落了?”陳書記又問到。

    “成功擊落啦。”周隊長欣喜若狂地回答說。

    “好一一。”電話那頭,陳書記也少有地以丹田之氣大吼了一聲。


    13

    瀏覽量:

    田灣核電站是用電大省江蘇省境內唯一的核電站,有兩條超高壓輸電線路輸出電源。安檢隊員在檢修線路收工返回的路上,遭遇了一場罕見的龍卷風侵襲,高壓線被大棚塑料布纏住,隨時都會發生危險。在這千鈞一發的時刻,輸電檢修隊隊長周以超親自掛帥,帶領隊員克服重重困難,在大雨降落之前趕到故障發生地緊急搶修,成功地擊落了高壓線上的塑料布。這支黨員突擊隊的出色表現,在關鍵時刻保護了核電站的安全,也保護了一方百姓的平安。


    全部評論()

    更多資訊內容請關注工業文學官方微信公眾號

    亚洲国产人在线播放首页-国产乱色伦影片在线观看下-国产成人午夜福利r在线观看-精品视频国产狼友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