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d5iw7"><option id="d5iw7"></option></th>

<code id="d5iw7"></code>

<tr id="d5iw7"></tr><th id="d5iw7"><option id="d5iw7"></option></th>

  • 一晝夜

    DPXS 015


    盛夏的一天深夜里,已經安靜下來的錢洲小區里,8號樓的樓道里聲控燈,突然亮了。有人上樓,敲門數下后,門終于開了。門口,出現一位年輕的婦女。

    “怎么這么長時間才開門?”敲門人以責備的語氣對她說。

    “沒聽見呢。”她溫和地回答他。

    “門敲得這般響,你一直沒聽見?”他嚴重懷疑她回話的可信度。她見瞞不住他,便對他實話實說到。

    “你大哥在洗澡,那洗澡水嘩啦嘩啦,不停地響,所以,就沒聽見你敲門聲。”她回答說,接著問他:

    “你們現在來做啥?”

    “有工作啊。”

    “他不是剛工作完,深夜,才回來的么?”

    “今晚我們‘生意’興隆。在位于臨海縣境內的220千伏北莊變電站里,一直干到深夜22時,其設備故障才消除。徐班長與我們剛回到城里,才分手各人回家去。現在,新任務又來了,位于蘆湖縣境內的220千伏蘆南變電站又發生了故障。剛才,胥主任電話里要求今晚參加事故搶修的黨員突擊隊同志,立即趕赴新戰場呢。”

    “可你徐哥洗澡才洗了一半呢?”

    “留一半,待回來再洗吧。”

    “擦子,擦子,快送擦子來”這時,浴室間里傳出徐哥急促的叫嚷聲,此時他頭臉涂滿洗澡液沫,眼睛都不能睜開,所以,他沒及時發現家里來了客人。當他在熟悉的地方摸不著擦子時,他就急躁起來。

    “叫啥?聲音輕點。”徐嫂將浴室門推開一條縫,將擦身體用的擦子遞進去,可徐哥卻命令老婆給他擦背。

    “放屁,現在不是時候。”

    “現在正是時候。”

    “家里有人呢。”

    “誰?”

    “你班里的同事。”

    “剛剛與他們分手的,現在,又來干什么?”

    “說是再出發,去排除故障。”

    “不是剛排除了,才回來的嘛?”

    “又有新故障啦。”

    “真的?”

    “真的。”

    “我的手機在哪?”

    “在外面桌上放著呢。”

    “誤事,真是誤事。”徐班長說著話,已經用毛巾,從頭向腳,一遍擦凈。接著,他像個魔術師似的,很快地,將放在洗衣機上的一套臟衣服,重新穿上了身。至此,他已神速地從日常生活轉為加班工作狀態了。這轉換速度之快,他們自信可與爭分奪秒的消防隊員比高低呢。黨員突擊隊員都遵循著一條不成文的規矩,即時刻聽從設備故障命令的召喚,做到隨叫隨到,一刻都不耽誤。確保地方百姓的用電,一刻都不間斷。因此,他們即使在家中浴室洗澡時,也習慣地將手機帶進浴室間里,以便及時接聽工作電話。

    “一身臭汗味,你回去還沒洗澡吧?”在電力工程車里,徐班長與同事小錢坐在一起,他很快發現小錢身上的臭汗味未除呢,就責問他到。在這炎炎盛夏里,愛干凈的人,一天沖洗幾遍呢。起碼,一天必洗一回。若是日洗一次都達不到的人,他的體味必然會泄露天機。

    “哪里來得及呀,我回家剛坐下,泡杯茶的功夫,就又有事了。尚未來得及洗澡呢。”

    這一夜,他們的加班工作遇上了“攔路虎”,一直干到東方泛起魚肚白,設備故障才徹底消除。返程路上,車廂里寧靜得很,唯有他們的鼾聲,此起彼伏,相與唱和。大家實在是困了,在車廂里,便相繼進入了夢鄉。

    回到家里,徐班長徑奔臥室,倒頭便睡。這時,家中輕微的響動,也使一直處于警覺中的徐嫂醒來了。她醒來后,手捧一疊早已準備好的干凈衣服,走向丈夫,說:“洗了澡,再睡。我幫你搓一搓后背。”

    “不用了。”

    “一身臭汗,趕緊起來,速洗速睡。”徐嫂像哄孩子似的,試圖哄丈夫起身去浴室里,洗把澡再睡。可徐班長實在是太累了。

    “真不用了,現在,睡眠要緊。說不定,白天里又有新的設備故障在等著我呢。”徐嫂聽他這么說,就放棄了勸導。作為一名電力職工家屬,她十分清楚:在這迎峰度夏的用電高峰季節里,黨員突擊隊員有多辛苦,為確保全市的變電站能夠可靠供電。他們經常夜以繼日地南征北戰呢。

    想到這里,徐嫂一聲嘆息。她輕輕地帶上臥室的門,就讓丈夫大補睡眠吧。

    第二天中午,徐班長才一覺醒來。他在家吃了午飯后,下午,臨近上班時分,徐嫂騎著電瓶車,他開著汽車,夫妻倆分頭到各自單位上班去了。可徐班剛到單位不久,他就接到妻子打來的電話。

    “老公,我大概中暑了。”

    “你怎么知道的?”

    “我頭暈,眼前發黑。現在我歇一歇,實在不行的話,我就去醫院。”

    徐班長放下電話后,心里忐忑不安起來,他擔心妻子是真的中暑了,今年夏天的高溫創下歷史記錄,他身邊已有多位同事出現程度不同的中暑癥狀呢。這時,他又接到變電檢修室胥主任布置的一項檢修任務,一百多公里外的220千伏大水變電站里突發故障,一號主變壓器的散熱風扇,停止轉動,急需派人前往進行事故搶修。

    徐班長心里清楚,此時的主變風扇停轉意味著什么。一號主變是數十噸重的鋼鐵大家伙,暴露在室外炎炎烈日底下,單單烈日的暴曬,就已經使它周身滾燙。有人做過這樣一個試驗,打一只生雞蛋到主變的鐵板上,頓時,如家中燃燒的煤氣灶上擺放的平底鍋里一般,雞蛋被鐵板燙得直冒白煙,很快地,流動的液體變成了固體,鐵板上的生雞蛋就煮成了熟雞蛋。何況,在這高溫天氣里,家家戶戶的空調風扇,沒有一個是省油的燈,無一不在不知疲倦地瘋狂轉動著。因此,變電站里的一號主變壓器,必須全力以赴滿負荷地為它們工作著,主變壓器自身工作的溫度已達到上限值,為此,作為變壓器唯一冷卻系統的八臺風扇,必須一刻不停地呼呼吹風。徐班長叮囑班里的同事,在變電站室外高壓區里工作時,請務必做到著裝整齊,長褲長袖一件不能少,并且,工作中切勿撩衣卷袖。因為,有過慘痛的教訓,在這樣的高溫下到高壓區里工作,稍有不慎,使皮膚略蹭一下室外隨便那個鐵件,立刻,就燙得皮膚紅腫起來。

    在這40度高溫是常態的夏日里,誰愿意出去工作呢,為公平起見,班里編排了一張夏季檢修輪值表,按照事先安排好的輪流工作順序,今天這活輪到女同事王霞與青工小趙、小陳一起去。本來,他已通知了他們三人,他們已經穿好工作服準備出發了。但他接了妻子的電話后,慮及女同事身體沒有男同事們壯實,今天的室外高溫已接近41度,于是,他及時調整檢修人員,叫停了正要出門去的王霞。

    “你留在班里值守接聽電話,我接替你去一趟。”他說。

    謝謝徐班長。王霞不假思索地聽從了徐班長的重新安排,說實話,陽光如此熱辣,讓她到室外去工作,她也真擔心自己極有可能中暑呢。現在徐班長一句話,讓她如獲大赦,她由衷地感謝徐班長。

    接著,徐班長穿上長袖長褲的整套工作服,拎起工具箱,與小趙、小陳倆同事一起出發了。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兩小時后,他們到達現場,辦妥開工前的工作票手續后。他們來到室外高壓區里一號主變旁,開始干活。

    他們打開端子箱門,隨即用老虎鉗夾住門把手(鐵質的門把手已熱得不能用手拉了),使其保持開門狀態,不一會兒,老虎鉗上的絕緣層都“服軟”了,不像以前那樣硬邦邦的了。

    查找端子箱里二次回路上的缺陷,是一項耐心細致的工作,需要從一根根導線上去順藤摸瓜,從一顆顆螺絲上去尋找蛛絲馬跡。徐班長很快進入了忘我的工作狀態,他完全沉浸在二次回路上的缺陷查找工作中。小趙他們手持萬用表,默契地配合著班長。汗水不約而同地流淌在他們的臉頰上,頻頻地“打擾”他們工作,使他們不時地揮手擦汗。他們身穿的工作服很快地被汗水濕透了,過一會兒,又被烈日曬干了。就這樣,工作服一會兒汗濕了,一會兒又曬干了,烈日樂此不疲地重復著這場游戲。而他們卻難以長久奉陪。臉上淌下的汗水使小趙的眼鏡模糊了,他熱得也實在受不了了,第一個跑到控制室門廳里歇一歇,乘此機會,他將眼鏡摘下來,重新擦亮。一會兒,他又跑到一號主變旁,將小陳替換下來,到門廳里休息片刻,他們三人就這樣輪番上陣,而查找回路上缺陷的工作始終沒有停。徐班長自恃身體強壯,最主要的是,他想一刻不停地追查下去,他僅到門廳里休息了一回。

    當小陳第三次跑到門廳里暫且避暑時,他剛跑到門廳里,立足未穩呢,身后的小趙就急促地呼喊他:

    “快來,快來。”

    小陳不知何故,但他飛快地跑出門廳,跑到一號主變旁。他一瞧,頓時明白過來,并且,他立刻變得與小趙同樣地著急起來。

    只見,徐班長全身無力地癱倒在地上,小趙躬身扶住徐班長,他想拉徐班長站起身來,可他力量不夠。小陳連忙上前拉住徐班長的另一只手,倆人合力將徐班長扶站起來。

    “702線路上有問題————你們繼續查————我去歇一歇。”徐班長艱難地說到。他們連連點頭答應后,徐班長才轉過身去,扶著他們的肩膀向門廳走去。

    他們將徐班長扶進門廳后,依照徐班長的囑托,回到一號主變旁,繼續查找故障點。

    又過了約二十分鐘,他們終于查找出故障點來,原來是相序繼電器的熔絲接觸不良導致的。他們迅速緊固接線,更換熔絲。至此,這起缺陷徹底消除。

    他們又回到門廳里,只見,徐班長已平躺在地上,他身體大面積地接觸地面,有助于他迅速降溫。徐班長的雙眼卻依然緊閉,他面色蒼白。

     “徐班長?”小趙輕聲地呼喚他。

    “徐班長?”當小趙第三遍喊他時,徐班長睜開了眼睛。他以虛弱的聲音問他們:

    “缺陷消除了?”這是他醒來后所關心的第一件事,徐班長始終沒有忘懷關系到主變安危的冷卻缺陷。

    “消除了,消除了。”小陳連連答應。小陳清楚,此時這句話最能安慰徐班長。

    果然,徐班長聽了他的回答后,蒼白的臉上露出了微笑。

    “班長,你中暑啦?”小趙輕聲問到,他十分心疼身體一向強壯的徐班長居然也中暑了。 而徐班長卻答非所問地說到:

    “只要主變沒中暑,就好。”


    25

    瀏覽量:

    短篇小說《一晝夜》講述的是變電站的徐班長帶領事故搶修黨員突擊隊,冒著40度的高溫在一晝夜的時間內,搶修了多處事故,保證了人民供電暢通,自己卻中暑了的故事。

    全部評論()

    更多資訊內容請關注工業文學官方微信公眾號

    亚洲国产人在线播放首页-国产乱色伦影片在线观看下-国产成人午夜福利r在线观看-精品视频国产狼友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