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d5iw7"><option id="d5iw7"></option></th>

<code id="d5iw7"></code>

<tr id="d5iw7"></tr><th id="d5iw7"><option id="d5iw7"></option></th>

  • 師傅

    DPXS 018


    大學畢業了,我被分配到古城西安東郊的一家印染廠工作。這家印染廠是解放后新建的,是亞洲最大的印染廠,號稱"亞洲第一流"、"西北第一家"。進廠的時候,姚廠長對我說:“小文,你是新來的大學生,先下車間鍛練鍛煉。你就去漂煉車間胡師傅那個小組,跟他學習吧。"他還特別叮囑我:"你師傅和你是老鄉,也是上海人,你可要跟他好好學啊!"

    第一天上班,我起了個大早,想早點兒去,給師傅留個好印象。我拎著飯盒,走出了單身宿舍。沒走多遠,就看見走在前面的一位老工人摔倒了。我要過去攙扶,被另一個人搶先了。

    那人把老工人扶起來,埋怨說:“胡師傅,你得了浮腫病,醫生讓你在家休養,怎么還上班呀!看看,膝蓋都摔出血來了。你就別上班了,先去衛生所包扎一下,小心感染。"

    時逢三年困難時期,由于營養不良,廠里許多工人都得了浮腫病。只見老工人站起來,說:"廠長,不要緊,只蹭了一點皮。這病沒關系,現在國家困難,廠里也困難,我在家呆不住啊!"

    姚廠長看到我,就向我介紹了這位老工人。他說,這位老工人就是我的師傅。

    我連忙上前,高興地握著胡師傅的手說:"師傅,您好!"

    "小老鄉,您好!"師傅也笑著握著我的手說。他的手又大又粗糙,十分有力,真是一雙勞動者的手。

    第一次見面,師傅就給我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上班以后,我發現師傅對我這個小老鄉特別嚴厲,臉上很少有笑容。他是一個沉默寡言的人,很少說話。他手把手的教我操作機臺,十分嚴肅和認真。我感覺他像嚴師,更像是一個嚴厲的父親。接觸時間長了,我對師傅有了更多的了解。師傅每天上、下班都很準時。他交接班很認真,每天都是提前半個小時上班,拖后半個小時下班。我是他的徒弟,自然也要跟著早來、晚歸。那年月,廠里加班加點和義務勞動特別多,他每次都積極參加。師傅去了,我這個徒弟當然也得去,弄得我苦不堪言。別說缺席了,就是晚去一會兒,他都會板著臉,一臉的不高興。

    一年的鍛煉期,總算熬過去了,這讓我如釋重負。

    第二年,三年困難時期結束了,鄰近城市咸陽又新建了一家印染廠。為援建這家新建的工廠,廠里抽調了一大批技術人員和熟練工,我也在這批人員名單中。

    臨走的那天,師傅來送我。沉默寡言的師傅只對我說了一句話,他拍著我的肩膀說:“小老鄉,到那兒,好好干!"

    那天,姚廠長也來送我們。他乘坐的是一輛吉普車,還專門把我叫上了他的車。在車上,他問我:“小文,你跟胡師傅學習了一年,感覺怎么樣?"

    我實話實說,說:“感覺他很普通,就是一個普通的老工人,普通的生產小組長。”

    "普通?"姚長廠聽了,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他對我說:"小文呀,你不知道,你的師傅才不普通呢。當年,我也是他的徒弟!"

    "廠長,您也是他的徒弟?"我有些不相信。

    "那還有假。"姚廠長說。

    姚廠長說,他是第一個五年計劃的頭一年進廠的。他和胡師傅原來都在西郊老印染廠工作,而且是一個生產小組的。后來,援建東郊新建的印染廠,他們又一起調了過來。所以,他對師傅特別了解。他說,師傅是一九五二年響應國家號召,支援大西北建設,從上海來到西安的。一九五八年,朱德委員長來廠參觀,在車間里來到師傅的機臺旁,看師傅操作,還和師傅合影留念。第二天照片登報了,師傅還剪下來,寄回老家讓母親看。師傅是勞動模范,年年被評為先進生產者。一九五九年,師傅去北京參加國慶觀禮,還受到了毛主席的親自接見。去年,和師傅一起來的一位老鄉,申請調回了上海,也勸師傅調回去。師傅拒絕了,說,好馬不吃回頭草。

    雖然我跟師傅學習了一年,這一年里師傅總是沉默寡言的,很少說話,從來沒有給我講過他的這些光榮歷史。

    姚廠長說,當年他跟師傅當學徒,開始并不喜歡師傅。他看師傅成天沉默寡言的不愛說話,背后都叫師傅"悶葫蘆"。一次,他撕了塊布條擦皮鞋,被師傅看見了,師傅毫不客氣,當場就嚴厲地訓斥他。下班后開小組會,師傅又接著批評他。為此,他有些忌恨師傅。為了報復師傅,他就故意惡作劇,將火柴棍塞進了師傅工具箱的鎖孔里。他在一旁看著師傅打不開工具箱著急的樣子,心里那個樂喲,覺得總算出了口惡氣。出徒的那天,師傅和他進行了一次長談。師傅說:"你來的時候,老廠長說廠里要培養你,讓我好好帶你。我文化不高,認識幾個字還是上工人夜校掃盲班學的。但我知道嚴師出高徒這個道理,所以就一直處處嚴格要求你。"聽師傅這樣說,他又漸愧,又后悔,就坦白地說了火柴棍塞鎖孔這件事。師傅聽了,笑道:"小姚,我就知道這件事是你干的。你腦子靈,這樣的鬼點子也只有你能想的出來。"

    聽了姚廠長的講述,我明白了當初為什么廠里會讓我跟師傅學徒,也明白了師傅為什么會對我那么嚴厲了。此時此刻,師傅那并不高大的身影在我眼前突然變得高大起來。我由衷地贊嘆道:"師傅真是不普通啊!"

    "是啊!"姚廠長說,"廠里許多干部都是從他這個小組出來的,真是嚴師出高徒啊!"

    調到咸陽后,我和師傅一直保持著聯系,時常回廠看望他。我來看望他,他還是那樣沉默寡言,很少說話。我去看望地,一直是師母陪著我說話。師母給我說的最多的,是當年西遷的情景。她說,當年來西安,上海的親戚都來火車站送他們,說大西北天氣冷,和去外國一樣。剛來的那幾年,西安就是特別冷,北風呼嘯著像狼嚎一樣,地面都凍得裂著大口子。她在廚房蒸饃,熱騰騰冒著熱氣的饃一出籠就凍硬了。師傅給老家寫信,凍得受不了,都是披著被子坐在床上寫。說到建新廠,她說那更艱苦了。以前這里是墓地,時常有狼出沒。師傅他們來了,鐵絲網一拉就是圍墻,帳篷一支就是住房,硬是人拉肩扛蓋起了這家亞洲最大的印染廠。如今,廠里還流傳著這樣一首歌謠: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昔日這里是墓場,

    野草叢生好荒涼,

    夜半三更鬼火閃,

    光天化日狼扒窗。

     

    如今這里是工廠,

    高樓林立路寬廣,

    林蔭樹下人歡笑,

    到處歌聲和花香。

     

    半個世紀大變化,

    地獄變成美天堂,

    印染工人放聲唱,

    咱們工人有力量!

    聽了師母的講述,我不僅對老一輩印染工人肅然起敬了。

    那年師傅退休了,師母說,師傅是含著眼淚離開廠區的。我知道,師傅愛廠如家,他怎么舍得離開這家辛辛苦苦干了幾十年的工廠呢。

    師傅退休后,喜歡上了種花和養鴿子。他種了四、五十盆花,每天搬來搬去的,忙得不亦樂乎。他還養了一群鴿子,常去鐘樓和大雁塔放鴿子,有時還跑到五十里外的驪山放鴿子。看著一只只鴿子飛回來,他高興的就像個孩子一樣。有一年,師傅還在樓門口種了一棵無花果樹,他說,他就喜歡這種樹。他還說,其實無花果是有花果的,而且花果繁多。只是它的葉子碩大,遮住了花朵,果實未熟時和葉子是一個顏色,人們看不出來,所以叫它無花果樹。

    師傅是一位長壽老人,他在九十八歲高齡那年無疾而終。他逝世后,來吊唁的人很多。我看到姚廠長也來了,還帶來了一幅挽聯:

    數十年愛廠敬業;

    毛主席曾親接見。

    由于師傅是長壽老人,他去世是喜喪,所以挽聯也是用大紅紙寫的。這幅火紅的挽聯掛在師傅的靈堂上,十分醒目。挽聯雖然字句不多,卻準確地概括了師傅的一生。

    望著樓門前師傅栽種的無花果樹,我思緒萬千,想了很多。樓門前師傅栽種的的無花果樹,已經由一棵變成了十幾棵,而且棵棵都是繁花朵朵、碩果累累。睹物思人,我不由的想起了師傅。師傅是個沉默寡言的人,也是個謙虛的人,就像他喜歡的無花果樹一樣,從來不向人們炫耀。


    42

    瀏覽量:

    《師傅》展示了老一輩祖國的建設者們不畏艱難,為祖國建設默默奉獻的精神和風范。特別反映了解放初,全國工人響應國家號召,支援大西北建設,舉家西遷,艱苦創業的故事。

    全部評論()

    更多資訊內容請關注工業文學官方微信公眾號

    亚洲国产人在线播放首页-国产乱色伦影片在线观看下-国产成人午夜福利r在线观看-精品视频国产狼友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