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d5iw7"><option id="d5iw7"></option></th>

<code id="d5iw7"></code>

<tr id="d5iw7"></tr><th id="d5iw7"><option id="d5iw7"></option></th>

  • 甘肅方劑

    ZPBGWX 007

     

    寫下“甘肅方劑”這四個字,也許好多讀者都會覺得我的這篇文章說的全是“中藥”,但恰恰不是。是的,這篇文章不光說“中藥”,而且還說“中藥”與脫貧致富的關系,“中藥”不但能治病,但還能致富。難道不是嗎?制造“甘肅方劑”的原材料從哪里來啊?不就是咱們老百姓種植的嗎?那老百姓種植的藥材不就是制造“甘肅方劑”的母本嗎?不就是咱們老百姓發家致富的中藥材嗎?老百姓種植中藥材不但發了財致了富,還給中藥企業加工“甘肅方劑”送來了源源不斷的原材料,也給藥材加工企業生產能治病的“甘肅方劑”輸入了新鮮血液。

    特別是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甘肅省堅持中醫“未病先防,已病防變,瘥后防復”理念,促進中醫藥深度介入預防、治療、康復全過程,據了解,全省本地91例確診病例中,有89例使用了中醫藥治療,中醫藥參與治療率達到了97.8%,出院患者均全程使用了中醫藥治療,中醫藥參與治療率居全國前列。

    甘肅作為全國中藥材主要產地之一,現有中藥資源約2540種。據統計,2019年全省中藥材面積465萬畝左右,產量預計可達130萬噸。其中大宗道地品種黨參70萬畝、黃芪65萬畝、當歸55萬畝、甘草25萬畝、板藍根22萬畝、枸杞40萬畝、柴胡15萬畝,種植面積總體保持穩定,為甘肅省的脫貧攻堅戰略打下來堅實的基礎,同時,正是由于甘肅每年近500萬畝中藥材種植戶的不懈努力,從戰略角度看,才真正演繹了中國生態文明的進程,也創造了中國生態文明和脫貧攻堅“雙贏”的偉大實踐。同時,為鄉村振興戰略做出了巨大貢獻。

    甘肅是國家中醫藥產業發展綜合試驗區,擁有底蘊深厚的中醫藥文化和豐富多樣的中藥材資源。此番,中醫藥盡早介入,全程參與,是甘肅中西醫結合防治新冠肺炎疫情的一大亮點,也是甘肅治愈率高、重癥患者相對較少的重要原因之一。甘肅,無愧于中藥資源大省的頭銜。

    在抗擊疫情過程中,甘肅的“甘肅方劑”走進了人們的視線。疫情突襲,甘肅馬不停蹄探索“中醫藥良方”,2月15日,甘肅省衛健委向全省各地推薦使用“甘肅方劑”,以促進中醫藥深度介入新冠肺炎預防、救治、康復全過程。據悉,“甘肅方劑”是在總結前期中醫藥參與防治經驗的基礎上,總結形成的中醫藥防治新冠肺炎系列方。不僅如此,甘肅的“甘肅方劑”還插上翅膀飛到了武漢,為保障前線醫療隊員不受病毒侵襲立下汗馬功勞。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第一章

    我們都知道,甘肅省是中藥資源大省,是國家中醫藥產業發展綜合試驗區,擁有底蘊深厚的中醫藥文化和豐富多樣的中藥材資源。抗擊疫情中,甘肅省使用中西醫結合診療,中醫藥提早介入全程參與,診療效果顯著,治愈率位居全國60例確診病例以上的省區第一。

    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是2020年打響的一場全民參與的人民戰爭。在這場戰爭中,患者救治是最前線、也是最重要的工作。

    作為中醫藥大省的甘肅,有著深厚的中醫藥底蘊。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中,甘肅第一時間成立中醫藥防治專家組,中醫第一時間介入患者救治。中醫與西醫一起,擔負起了患者救治的重要使命。

    2020年1月23日,甘肅省第一例新冠肺炎病例在蘭州確診。1月24日,省衛健委組織制定了《甘肅省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中醫藥防治方案(試行)》。2月1日,省衛健委組織中醫藥專家對“試行方案”進行了修訂,形成了《甘肅省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中醫藥防治方案(試行第二版)》。

    甘肅省衛健委確定109家定點醫院和93家后備醫院,成立101個專家組,對確診病例進行規范治療。還派出省級專家加強重癥病例技術指導,實行“一人一案”“一人一團隊”,最大限度保障患者生命安全。

    疫情發生后,甘肅省高度重視疫情防控工作,在治療中發揮中醫藥優勢,堅持中西醫聯合協同救治,在西醫規范治療的同時,開展中醫辨證治療,提高救治效果。甘肅省先后制定完善20余項診療規范和技術方案,通過視頻會議、遠程醫療等形式對全省醫務人員進行規范培訓。據悉,甘肅省人民醫院、甘肅省中醫院等都參與了此項工作。

    甘肅落實“集中患者、集中專家、集中資源、集中救治”原則,在原來縣級集中救治的基礎上提升到市級集中救治,將確診病例集中到技術力量更強的市級定點醫院,進一步提高救治質量和治愈比例。進一步加強對危重病例的技術指導,落實省市聯動措施,由省級醫院和省級專家組劃片包干指導各市州救治工作,每天對重癥和危重病例進行動態評估,優化治療方案。

    疫情突襲,上層定調,中西醫結合診療,實行中西醫雙組長制……甘肅省中醫藥專家頓時忙碌起來,甘肅省中醫藥救治專家組副組長、甘肅省中醫院副院長舒勁,帶領省中醫院中醫藥救治專家組不停奔走,負責蘭州市肺科醫院收治的28例確診病例的中醫藥救治工作。該院收治病例幾乎占到全省總數的三分之一,且重癥、危重癥多集中于此。

    “患者中有不少老年人,有高血壓、糖尿病等基礎病者較多,還有孩子,最小的才1歲8個月。鑒于此種情況,我們從老年病、呼吸、兒科、腎病和內科等專業科室抽調專家,形成團隊;我們將專家分別編進每個治療小組,平均四五人一組,涵蓋各個專業。這體現了‘集中專家’的要求。每個小組實行首診負責制,也就是從接診到出院這個全過程,全部由本組專家負責。這有利于我們更好地掌握病人病情的變化。我們跟每一位病人進行視頻交流時,病人都很認真,對中醫的問診治療都非常接受。”舒勁告訴記者。

    舒勁介紹說,中醫藥專家與病人只能通過屏幕“見面”,對于重癥和危重癥患者,專家組隨叫隨到;對于病情相對平穩的輕癥、普通型患者一般是“三天一會診”,“一人一方”,“一人一策”。

    參與治療28例確診病例時,專家組在會診過程中注重病歷收集和分析,觀察患者的中醫臨床特征及其演變規律,分析中醫藥治療的切入點和有效點,優化完善中西醫結合診療方案,篩選確定有效的甘肅方劑和中成藥,提高了臨床救治的有效性。

    甘肅本地的91例確診病例中,有89例治愈出院患者全程使用了中醫藥治療,甘肅省中醫院老年病科主任、保健處處長邴雅珺告訴記者,“經過中西醫聯動聯合治療后,可以緩解臨床癥狀,提升臨床療效,縮短平均住院日,減少重癥、危重癥的發生,從而可以降低死亡率。”

    記者了解到,在具體治療中,很多病人是由輕癥到重癥再到輕癥的過程。臨床數據也顯示,在甘肅,中西醫結合治療讓患者癥狀明顯改善。甘肅省衛生健康委新冠肺炎防控工作領導小組醫療救治組組長崔慶榮介紹,在中醫藥參與救治后,新冠肺炎患者發熱、咳嗽、胸悶氣短等癥狀均得到有效緩解。“從治療效果來看,發熱癥狀最短的1天可以降溫、最長是6天,平均2.91天;咳嗽癥狀最短的1天緩解、最長6天緩解,平均是3.11天;此外胸悶氣短最短是2天、最長10天緩解,平均3.36天。”

    經多次調整,由甘肅省內中醫藥專家研究討論形成的防治新冠肺炎的“甘肅方劑”應運而生。崔慶榮說,中醫藥盡早介入,全程參與,是甘肅中西醫結合防治新冠肺炎疫情的一大亮點,也是甘肅治愈率高、重癥患者相對較少的重要原因之一。據介紹,所謂的全程就是從預防開始,對集中留觀的密切接觸者早期用中藥干預,再有就是針對確診病人第一時間使用中藥,在康復治療階段,患者達到出院指標后,再繼續給予中藥干預來調整恢復其體質。

    此次參與新冠肺炎救治,甘肅關注的不僅是預防和救治,還將目光投到了治愈出院患者的后續康復上。

    針對部分患者因病后體虛和脾胃受損、肝郁氣滯等造成的氣短、乏力、食欲不振、失眠、焦慮等癥狀,甘肅中醫藥專家組研究形成了益肺健脾方,通過中藥進行調理,幫助患者快速恢復。

    據舒勁介紹,從中醫講,新冠肺炎是濕邪所致,濕邪對人體損害很大,且不易祛除。而中醫治未病理念是未病先防,既病防變,病瘥防復。因此,甘肅對每一位治愈出院患者,從健脾化濕、疏肝益氣兩方面著手,配合香熏、足浴、理療、食療、運動等方法,提供半個月的康復方,并定期回訪,指導后續調理,以預防復發。

    “主任,患者的藥煎好了。”

    “你再仔細核對一下患者的信息,核對無誤就趕緊送過去。”

    3月16日下午2時20分許,在彌漫著濃濃中藥味的蘭州市肺科醫院藥劑科煎藥室,科室負責人劉淵一邊忙著操作煎藥機,一邊叮囑同事李波做好信息核對和送藥工作。當天下午,煎藥室里的兩臺智能雙缸煎藥機同時開動,劉淵、蔡軍、李波三人忙著浸泡、煎煮、分裝、發送,為患者一一提供中藥湯劑。

    這是他們近兩個月來忙碌的縮影,也是甘肅省中醫藥積極助力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縮影。

    記者在蘭州市肺科醫院藥劑科煎藥室看到,一本厚厚的煎藥記錄本上密密麻麻地記滿了日期、患者姓名、中藥劑量、服藥日期、浸藥時間、煎藥時間等信息。從審方開始,抓藥、浸泡、煎藥、分裝、送藥全程都有標記,外面的袋子上寫有患者姓名、床位號和服藥劑量。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我們是‘一人一方’‘一人一湯’,一次只能煎一個人的藥,即煎即送。”劉淵說,每次煎完前一個患者的藥后,要認真地將罐體清洗干凈,然后才煎下一個患者的藥。每煎一個患者的中藥往往需要50分鐘時間,這段時間以來,他們三人連軸轉,加班已成常態。

    “下午如果有專家會診,拿到專家開的藥方,就開始加班煎藥。”煎藥師李波說,有天晚上7點多,接到通知要為18位患者煎中藥,他們三人一直忙到深夜才煎完,保證每位患者都及時服用了中藥。

    李波告訴記者:“真沒想到,我們中醫藥這次發揮了這么大的作用,看到患者們康復出院,我們再累都值得。”

    作為甘肅省蘭州市新冠肺炎患者定點收治醫院,為保障疫情期間中醫藥救治工作,蘭州市肺科醫院緊急成立臨時中藥保障服務小組,組織臨床藥師參與中醫會診,并在中藥采購、調劑、煎藥、送藥等環節合理分工,提高工作效率。科室每天對涉及新冠肺炎防治的中藥飲片進行數量統計,以確保配備足量的中藥飲片。

    “中醫專家組的會診時間多數在下午,通常下午六點多中藥房才能收到會診處方。為確保患者在第一時間服用中藥,已經忙碌了一天的中藥保障服務組人員加班加點,不管多晚都保證把藥煎好送到患者手中。”蘭州市肺科醫院副院長王建云說,從疫情防控開始,截至目前,醫院累計為患者煎藥195人次,695付,共計發放中藥湯劑1575袋。

    據甘肅省新冠肺炎省級中醫藥防治專家組組長、甘肅中醫藥大學附屬醫院首席專家張志明介紹,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甘肅省堅持中醫“未病先防,已病防變,瘥后防復”理念,促進中醫藥深度介入預防、治療、康復全過程,收治患者全程使用了中醫藥治療,中醫藥參與治療率居全國前列。

    據介紹,甘肅省建立中西醫協同工作機制,中西醫專家共同指導甘肅全省范圍內新冠肺炎防控和醫療救治工作,對于疑似和確診病例,中醫藥專家第一時間介入,與西醫專家共同制定救治方案,確保盡早、及時、全程配合使用中醫中藥治療,在救治過程中注重因人而異,不拘泥于國家診療方案推薦的處方用藥,而是根據甘肅省地域和氣候特點,根據患者臨床表現結合舌像,“一人一案”逐個辨證施治,開具中醫處方,使用中藥湯劑或中成藥進行治療。強化中醫會診工作,專門組建了52名中醫專家組成的醫療救治組,采取劃片包干的辦法,專家組成員分工負責省級定點醫院的中醫會診工作。當天確診病例當天進行會診,其余病例每三天進行一次會診,根據病情變化調整處方用藥。

    在救治過程中注重病例收集和分析,對中醫藥治療情況進行效果評估,及時組織專家總結形成了使用甘肅省部分道地藥材的中醫藥防治新冠肺炎預防(扶正避瘟方)、治療(宣肺化濁方、清肺通絡方)、康復(益肺健脾方)和藏藥系列方,中藥系列方除在甘肅全省推廣使用外,還調配應用到武漢抗疫一線,為打贏疫情防控阻擊戰貢獻了甘肅中醫藥力量。


    第二章

    “充分發揮中醫藥在治未病中的主導作用。推薦包括食療、口服湯藥、香囊、足浴等在內的8種基本預防方藥和中醫藥適宜技術。在醫療救治過程中,堅持中西醫并重,注重發揮中西醫協同優勢,患者醫療救治工作取得突出成效。發揮中醫藥在疾病康復中的核心作用,繼續給予不少于14天的中醫藥康復治療,同時指導患者通過膳食、情志、傳統功法(如太極拳、八段錦)、艾灸、刮痧、拔罐、穴位推拿和呼吸吐納等方法開展居家康復訓練。使用甘肅省部分道地藥材的中醫藥防治新冠肺炎預防(扶正避瘟方)、治療(宣肺化濁方、清肺通絡方)、康復(益肺健脾方)和藏藥系列方。”舒勁說。

    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甘肅省堅持中醫“未病先防,已病防變,瘥后防復”理念,促進中醫藥深度介入預防、治療、康復全過程,截至目前,全省本地91例確診病例中,有89例使用了中醫藥治療,中醫藥參與治療率達到了97.8%,出院患者均全程使用了中醫藥治療,中醫藥參與治療率居全國前列。

    疫情發生后,甘肅省充分發揮中醫藥在治未病中的主導作用,結合地域特點,針對普通人群、虛體人群和武漢返(來)甘人群等重點對象,推薦了包括食療、口服湯藥、香囊、足浴等在內的8種基本預防方藥和中醫藥適宜技術,在省衛生健康委網站公開發布,供各地和廣大群眾參考使用。同時注重特殊人群的中醫藥干預工作,省新冠肺炎疫情聯防聯控領導小組辦公室專門下發通知,要求各地為集中醫學觀察的密切接觸者提供免費的中醫藥預防服務,中藥湯劑由當地醫療機構統一煎制、集中配送。全省為集中醫學觀察的密切接觸者和醫院留觀人員發放中藥湯劑8300余袋;為相關醫務人員、監測點工作人員發放中藥湯劑63000余袋,中藥避瘟香囊4000余個,艾條一萬余支。

    甘肅省在醫療救治過程中,堅持中西醫并重,注重發揮中西醫協同優勢,患者醫療救治工作取得突出成效。建立中西醫協同工作機制,成立的新型冠狀病毒疫情防控工作領導小組成員包含中醫藥管理部門人員,共同研究制定疫情防控措施和工作方案。組建了50人的省級醫療救治專家組,1名中醫專家擔任副組長,成員中中醫專家9名,中西醫專家共同指導全省范圍內新冠肺炎防控和醫療救治工作。專門出臺文件,要求全省所有定點醫療機構在患者救治中建立中西醫結合聯合救治、會診、查房和病例討論制度,對于疑似和確診病例,中醫藥專家第一時間介入,與西醫專家共同制定救治方案,確保盡早、及時、全程使用中醫中藥治療,在救治過程中注重因人而異,不拘泥于國家診療方案推薦的處方用藥,而是根據甘肅省地域和氣候特點,根據患者臨床表現結合舌像,“一人一案”逐個辨證施治,開具中醫處方,使用中藥湯劑或中成藥進行治療。強化中醫會診工作,專門組建了52名中醫專家組成的醫療救治組,采取劃片包干的辦法,專家組成員分工負責省級定點醫院的中醫會診工作。當天確診病例當天進行會診,其余病例每三天進行一次會診,根據病情變化調整處方用藥。重癥和危重癥病例由中醫醫療救治組組長根據病情需要隨時安排專家進行會診。對于市縣定點醫院患者,采取遠程會診和現場會診相結合的方法加強對市縣救治患者的會診、指導。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依據國家下發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恢復期中醫康復指導建議(試行)》,對出院患者康復提出了明確要求。安排專人對出院病例進行電話回訪,及時掌握患者身體和心理動態,繼續發揮中醫藥在疾病康復中的核心作用,針對部分患者因病后體虛和脾胃受損、肝郁氣滯等造成的氣短、乏力、食欲不振、失眠、焦慮等癥狀,出院后繼續給予不少于14天的中醫藥康復治療,同時指導患者通過膳食、情志、傳統功法(如太極拳、八段錦)、艾灸、刮痧、拔罐、穴位推拿和呼吸吐納等方法開展居家康復訓練,鞏固住院治療效果,幫助患者盡快康復。

    在救治過程中注重病歷收集和分析,對確診病例中醫藥治療情況進行效果評估,及時組織專家總結形成了使用甘肅省部分道地藥材的中醫藥防治新冠肺炎預防(扶正避瘟方)、治療(宣肺化濁方、清肺通絡方)、康復(益肺健脾方)和藏藥系列方,系列方進一步優化組方用藥,更注重實際應用。中藥系列方除在全省推廣使用外,還向武漢調配中藥扶正避瘟方6987劑、宣肺化濁方(普通型患者)1162劑、益肺健脾方(康復期患者)1242劑,藏藥催湯顆粒28880袋,流感丸(普通型患者)1200盒,仁青芒覺膠囊(康復期患者)567盒,供甘肅支援湖北醫療隊隊員預防和新冠肺炎患者治療、康復使用。

    據了解,在治療的同時,中醫藥專家同樣注重新冠肺炎的預防。在預防方面,中醫藥專家采取了食療、香薰、香囊、足浴等手段。通過服用湯藥可以增強大家的免疫力,香薰可以起到空氣消毒的作用,而香囊則能夠刺激人體提高人體的免疫力。目前,僅甘肅省中醫藥大學附屬醫院就已發放超過10萬份的湯藥方劑。

    自疫情發生以來,同為三甲中醫院的甘肅省中醫院立即行動,安排部署,成立領導小組和專家組,充分發揮中醫藥特色優勢,在全省率先出臺了《甘肅省中醫院應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中醫藥治療方案》。并由全國名中醫王自立掛帥,與多名省級名中醫組成疫情防控中醫藥專家組,認真分析新冠肺炎的發病特征,確定本次“新冠肺炎”屬于中醫“溫病”范疇,溫病是因感受溫熱之邪而引起的以熱象偏重,易于化燥傷陰為特點的急性外感疾病的總稱,多具有傳染性、流行性、季節性、地域性。疫情初期,蘭州本地流行性感冒患者持續增多,專家組先期針對氣虛外感、熱毒蘊咽,風寒感冒、風寒感冒挾濕,等不同癥狀的病情開出了預防方“流感1號湯”(益氣解表、清熱利咽)、“流感2號湯”(疏風、解表、散寒、止咳)、“流感3號湯”(發散風寒)等安全、有效的方藥,由藥學部煎配中心精心熬制,為全院職工和患者免費發放47020人份。同時向流感易于暴發單位和機構免費發張流感預防湯劑共計7560袋。醫院在門診大廳設置3個飲用點,讓前來就診的患者及醫務工作者免費飲用“流感1號湯”后再進入診療流程及工作崗位,以加強疫情防御。

    針對本次新冠肺炎的中醫癥候及流行病學的特點,組織專家查閱古籍文獻,結合現代制劑技術,研制出避瘟煙熏劑、中藥辟邪香包和消毒酊劑,在全院使用。

    “煙熏”是傳統的預防瘟疫邪毒方法,避瘟煙熏劑處方由蒼術、艾葉、甘草等中藥組成,具有除濕、解毒的作用,可用于瘟疫邪毒的預防,全院使用20000余支。“藿佩香囊”由藿香、肉桂等9味中藥組成,適用于佩戴或放置在室內,用于時疫的預防。“香蒲酊劑”由藿香、菖蒲等6味中藥組成,用于擦拭物體表面或噴灑在空氣中除濕解毒。

    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后,甘肅省堅持中西醫聯合協同救治,在西醫規范治療的同時,開展中醫辨證治療,提高救治效果,中醫藥參與治療率達到97.8%,中醫藥參與治療率居全國前列。在具體救治中,中醫藥發揮了哪些作用?又為什么取得如此療效?為此,記者采訪了甘肅省名中醫,甘肅中醫藥大學附屬醫院副院長、首席專家,甘肅省中西醫結合腫瘤臨床中心主任張志明,讓他為我們解開中醫藥抗疫的神秘面紗。

    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后,甘肅省成立防治新冠肺炎中醫藥救治專家組,張志明出任專家組組長,他與中醫團隊研究制定了《甘肅省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中醫藥防治方案》,讓中醫藥第一時間參與到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救治中。在救治過程中,對于疑似和確診病例,中醫專家第一時間介入,與西醫專家共同制定救治方案。

    “在整個的治療中,因為中醫藥介入,使得患者在輕癥時就得到了治療,同時也獲得了比較好的治療時機和治療效果。”與此同時,張志明也坦承,中西醫有機結合,優勢互補,是甘肅省治療新冠肺炎的關鍵。“在本次治療新冠肺炎的過程中,中藥確實發揮了很好的作用,不過從現在回頭來看,我們也必須要清楚的認識到一點,在整個的治療過程中,幾乎都是中醫西醫相互協作的。”

    “甘肅省中西醫協調配合得非常好,對于每一位新冠肺炎患者,都是在中西醫專家組的共同會診下確定治療方案,患者診斷是輕癥、重癥或危重癥,還是從疑似變成確診病例,是否達到治愈出院標準,都要通過專家組會診確定。”張志明認為,這從根本上保證了中西醫治療的協調與統一,充分發揮了中西醫各自優勢。

    張志明告訴記者,中藥在治療新冠肺炎時有良好的療效,歸其原因還在于中藥本身對病毒的治療是具有一定的優勢。而這種優勢不光體現在新冠病毒,還比如說禽流感、SARS,以及我們平常所能遇到的流感,這其實也與中西醫各自的優勢有關。

    “現代醫學的主要優勢是針對細菌,在現代醫學的治療過程中,我們針對細菌的不同的發展階段,給予不同的抗生素,可以對細菌進行有效的抑制或者殺滅,這也是現代醫學是遠遠優于我們中醫學的地方。所以,現代醫學出現以來,原先中醫學不能解決的一些問題得以解決,比如因炎癥而引發的嚴重細菌感染,再或者結核病等等。這些原先中醫學治療起來非常困難的疾病,在現代醫學看來就比較容易治療,這就得益于我們的現代醫學。”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在張志明看來,現代醫學可以很好的應對細菌引起的疾病,但對于病毒的治療,效果則要稍弱一些。“因為病毒和細菌,它們的結構上和特征上有許多的不同。最重要的是病毒可能隨著時間、地域、環境等諸多因素而變化。當它進入人體以后,可能會因為人體內環境的適應性及其人體內環境的變化而產生的變異,而這種變異程度要比細菌要大的多,正因為這樣,藥物可能會由于病毒的變異而失效。所以目前來看,現代醫學的一些藥物對病毒沒有太好的治療辦法。傳統中醫則是通過使用中藥,來改變人體的整體狀態和提高人體的免疫力,從而來解決問題。正因如此,我們通過給患者使用中藥,以提高患者自身的免疫能力,從而有效的抑制和消殺病毒。”

    “此外,從臨床情況來看,中藥的使用有著悠久歷史,自有記載以來,我們所有適用的中藥已經有幾千年的臨床使用史,在這一歷史的發展過程中,中醫人也在不斷的總結和完善著我們的中藥使用。所以說,對于病毒的治療,中醫有自己特有的治療手段和思路,同時我們在用藥的經驗上,也有了不斷的引領和總結,我們對病毒的這種治療具有了一定的優勢。”張志明說,古代瘟疫多發,勞動人民與疾病的角力中積累的醫術,使中華民族面對疾病摧殘后仍頑強生存。從傳說中神農嘗百草至今五千年,除病濟世的重任,大多由中醫擔當。

    說起中藥在臨床治療中所發揮的具體作用時,張志明總結出了五個特點。

    首先,使用中藥,可以有效地解決發熱。“當患者服用中藥后,一天之內退燒的,比例可以占到30%左右,兩天內體溫下降的,可以占到46%左右。第三天退燒的則能達到65%以上,所以可以看出用中藥可以很好的解決新冠肺炎所引起的發熱問題。對于中醫來說,發熱是由于外源性的感染,而引發人體所出現的一個正邪交爭的反應的過程,如果發熱的問題解決不了,那么后續的治療就很難開展,如果我們控制了發熱,這就說明治療是充分有效的。”

    “其二,從中醫理論來說,新冠肺炎是濕邪為病所造成的問題,所以大部分的患者還會伴有腹瀉、腹脹、厭食等癥狀,通過用藥,可以改善患者的食欲,讓他們能吃東西還不拉肚子。

    第三個改善的就是患者的精神狀態,很多患者在有上述癥狀的同時,往往還伴有疲乏和胸悶氣短,也就是中醫所說的勞力性氣短,而這主要的原因也是濕邪問題所造成的,中藥同樣可以很好地解決。”在張志明看來,解決濕邪問題,可以很好的治療患者。

    “第四個方面,從目前的情況來看,早早使用中藥,可以使患者的核酸盡快轉陰。從全國所公布的一些數據來看,單獨使用西藥,特別是使用激素類藥物的,核酸轉陰時間相對較長,而核酸轉陰也就意味著病毒的清除。最后,就是從目前的情況來看,甘肅省治愈的患者治愈后,又出現“陰轉陽”情況相對來說是很少的。”

    此外,除了臨床表現,張志明還總結了中藥治療的另一個特點,就是能夠大大的節省治療費用。“因為中藥治療介入的比較早,使得患者重癥率減少,治療時間縮短,那么相對的治療費用自然也會節省很多。從目前得到的數據來看,在武漢,一位患者從發病到治愈,花費大概在25萬到30萬左右。而在甘肅,據我估算,患者的治療費用也就在1萬到2萬左右,所以從經濟效益的角度來講,這也可以算是中藥治療的一個重要優勢吧!”

    甘肅省新冠肺炎救治小組在制定方案時,確定了提前設防,“關口前移、截斷扭轉”的中西醫結合治療方案,確立了“防治在早期、治愈在初期”的救治策略。

    “從目前來看,甘肅省絕大部分患者屬于輕癥患者。這是因為新冠肺炎的發病特點就是起初癥狀輕微,甚至好多人無任何癥狀,患病5至14天后癥狀才會突然加重,而且很快會發展成重癥,如果治療不當就會迅速轉化為危重癥。”因此,在整個的治療過程中,張志明和專家組注重了輕癥患者和普通型患者的治療,就是不讓輕癥患者轉為重癥患者,同時保證重癥患者不成為成危重患者。使得中藥再能夠發揮最大的作用。正如張志明所說,“真到了危重癥,身上插滿了管子,中藥灌都灌不進去,那就很難再有好的療效了。” 

    說到這兒,也許好多讀者會發問,那么中醫藥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中發揮了什么作用?3月23日國新辦的新聞發布會把這個問題講透了。

    3月23日下午4時,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在湖北武漢舉行新聞發布會,介紹中醫藥防治新冠肺炎的重要作用及有效藥物。

    據中央指導組成員、衛生健康委黨組成員、中醫藥局黨組書記余艷紅在會上介紹,在這次疫情防控中,社會各界認為,中醫藥發揮了重要作用,成為了這次疫情防控的一大亮點,這里有一組數據:全國調來4900余名中醫藥人員馳援湖北,約占援鄂醫護人員總數的13%,其中有院士3人,數百名專家。這次中醫藥援助隊伍規模之大、力量之強,是前所未有的。

    余艷紅說,全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中,有74187人使用了中醫藥,占91.5%,其中湖北省有61449人使用了中醫藥,占90.6%。臨床療效觀察顯示,中醫藥總有效率達到了90%以上。中醫藥能夠有效緩解癥狀,能夠減少輕型、普通型向重型發展,能夠提高治愈率、降低病亡率,能夠促進恢復期人群機體康復。對已經納入第五、第六、第七版診療方案的中成藥和方劑,我們進行了臨床療效的同步觀察,目前已篩選出金花清感顆粒、蓮花清瘟膠囊、血必凈注射液和清肺排毒湯、化濕敗毒方、宣肺敗毒方等有明顯療效的“三藥三方”。

    集中隔離、普遍服中藥,阻止了疫情的蔓延。

    中國工程院院士、天津中醫藥大學校長張伯禮院士在會上分享了在武漢抗擊疫情過程中,中醫藥治療新冠肺炎的經驗。

    張伯禮院士介紹,面對武漢疫情混亂的局面,中央指導組果斷決策,集中隔離、分類管理,把發熱的、留觀的、疑似的、密接的病人堅決隔離開。“武漢市基層的社區組織和市民非常給力,用了幾天的時間基本上把病人隔離開了。但是只隔離不給藥,這只是成功的一半,沒有有效的藥物,沒有疫苗,但是我們有中藥,所以我們就給病人發放中藥湯劑和中成藥。”

    張伯禮院士表示,這個過程開始并不太順利。“武漢13個區,第一天只發放了3000多。兩三天之后,大家看到中藥的療效了,燒也退了,咳嗽也減了,就主動要藥喝,達到了一萬多袋藥,以后越來越多,一共發了60多萬人份的藥物。”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中藥抑制了疫情的蔓延,張伯禮院士公布了一組數據來證明:2020年2月初到2月中旬,四類人當中診斷出確診的新冠肺炎患者的比例是80%多,到了中旬就降到了30%,到2月底的時候就降到了個位數,所以集中隔離,普遍服中藥,阻止了疫情的蔓延,是我們取勝的基礎。

    確保“應收盡收、應治盡治”,成為這場抗“疫”戰斗中托起生命的方舟。從2月3日起,在中央赴湖北指導組的推動下,武漢及全國各方救援力量連夜行動,緊急抽調20支醫學救援隊,將武漢市的會展中心、體育場館等改造成方艙醫院,集中收治確診輕癥病人,確保應收盡收,應治盡治。

    “中央指導組決策是分類管理、科學施治,重癥的在定點醫院救治,輕癥的在方艙醫院治療,并且出臺了輕型、普通型救治的管理規范。但是方艙醫院不同于一般醫院,成百上千人集中在一個大廳里,管理就是個大問題。”在這種情況下,張伯禮院士和劉清泉教授共同向指揮部提出來,中醫進方艙,同時建立了中醫的方艙醫院,就是江夏方艙醫院。“我們方艙里面都是輕癥的和普通型患者,按照世界衛生組織的報告,新冠肺炎一般重癥占比13%,危重癥占比7%左右。在方艙治療,輕癥不轉為重癥就是我們的目標。”

    張伯禮院士介紹說,我們采取了中醫藥為主的中西醫綜合治療,除了給湯劑或者口服的中成藥以外,還有按摩、刮痧、貼敷這些綜合治療。結果江夏方艙564個患者,沒有一例轉為重癥的。取得經驗以后,向別的方艙推廣,一萬多個患者普遍使用了中藥,各個方艙的轉重率基本上是2%到5%左右。

    張伯禮院士表示,在方艙中醫綜合治療,顯著降低了由輕癥轉為重癥的比例,是我們取得勝利的關鍵。

    對于重癥患者的救治方式,張伯禮院士表示,重癥救治是重中之重,對于重癥患者,還是強調西醫為主,中醫配合,中西醫結合。同時,張伯禮院士提到,中醫配合有的時候是四兩撥千斤,中醫在金銀潭醫院、在湖北省中西結合醫院、在雷神山醫院,都是參加重癥救治,都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我們的經驗是中藥注射劑要大膽使用、早點使用。像生脈注射液、參麥注射液,對穩定病人的血氧飽和度、提高氧合水平具有作用。像痰熱清注射液、熱毒寧注射液,和抗生素具有協同作用,血必凈對抑制炎癥風暴控制病情進展有一定的效果,重癥救治、中西結合、降低病死率是我們取勝的核心。”

    針對病人出院后的康復階段,張伯禮院士表示,我們采用中西醫結合辦法,做一些呼吸鍛煉,同時配合中醫藥針灸、按摩等綜合療法,可以改善癥狀,促進肺部炎癥吸收,對臟器損傷的保護、對免疫功能的修復都有積極作用。

    “如果說中醫早期介入、全程參與在新冠肺炎疫情治療過程當中取得重要作用,新冠的病程就像一條拋物線,我們中醫藥在兩端有比較好的作用,我們雖然沒有特效藥,但是中醫有有效方案。中西醫結合救治,是我們中國方案中的亮點,現在世界上疫情較嚴重,疫情也不分國界,而中醫大愛無疆。”張伯禮院士如是說到。

    據張伯禮院士介紹,“我們這次在武漢一線也做了一個102例的臨床對照研究,結果顯示,金花清感顆粒治療新冠肺炎輕型和普通型患者,和對照組相比,轉重癥的比例下降了2/3,退熱時間縮短了1.5天,同時反映免疫功能的白細胞、中性粒細胞計數和淋巴細胞計數有顯著改善。”張伯禮院士表示,結果證明,金花清感顆粒具有確切的療效,除了可以改善臨床癥狀,特別是可以減少轉重率以外,對免疫學指標也有作用。

    張伯禮院士提到的第二個藥是蓮花清瘟。張伯禮院士介紹說,這是吳以嶺院士開發的一個方子,也是在治療非典的時候研制的一張處方。它主要的功效也是清瘟解毒、宣肺泄熱,治療輕型和普通型的新冠肺炎的患者有確切的療效。同時,在最近完成的體外實驗,也證明蓮花清瘟對體外的新冠病毒具有抑制作用。

    這兩個藥都能治療,那臨床怎么區別呢?

    張伯禮院士表示,發熱比較輕,頭疼重的用金花清感顆粒,發熱比較重,而大便干的用蓮花清瘟顆粒(或膠囊),臨床就這么來區別使用就可以。

    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中,中醫藥起到了重要作用,那么,從中醫的角度,如何幫助人們提高免疫力,增強心肺功能來對抗這個病毒呢?對此,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中醫科學院院長黃璐琦院士對此給出的建議第一句話是“上工治未病”。中醫很強調預防的作用,在這次抗擊疫情中,預防占有重要地位。比如在方艙醫院,應湖北省衛健委的要求,為方艙醫院的醫護人員提供了藥食同源的預防方。第二句話是“不相染者,正氣存內,邪氣可干,避其毒氣”。

    首先,強調的是提高人體的正氣,可以使用太極拳、八段錦等傳統的中醫特色健身方法,也可以選擇提高正氣、藥食同源的中藥產品,在中醫理論指導下的藥膳都是增強免疫力的有效方法,以達到中醫“正氣存內,邪不可干”的作用。其次,強調的是“避其毒氣”,居家隔離是行之有效的辦法,并對居住生活的環境進行必要的消毒。另外,中醫還強調情志對人體提高正氣的作用。所以在疫病流行期間,更要注重勞逸結合,使形神調和,精神內守,則邪不可侵。

    官方和專家的分析和鮮活的事例,充分闡述了中醫藥在這次新冠肺炎診療過程中的作用和神奇療效。敢肯定的是,甘肅省的“甘肅方劑”藥劑,在這次新冠肺炎診療中發揮了巨大作用,這一點是毫無置疑的,也無需置疑。

    總之,在這次新冠肺炎疫情防治中,中醫藥一如它這數千年面對大疫時的表現一樣,不曾缺席,逆行而上,為抗擊疫情發揮了重要作用。同時,甘肅方劑還寄往武漢戰疫前線,供甘肅省前線醫療隊員預防以及武漢新冠肺炎患者使用,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甘肅省新冠肺炎中醫藥防治專家組認為,中醫藥參與防治新冠肺炎,有著關口前移、截斷扭轉,防治在早期、治愈在初期等優勢。中西醫結合治療,不僅減輕了重癥的發生率、控制了危重癥的發生率,降低病亡率,而且縮短了患者住院周期,降低了患者住院費用。在新冠肺炎防治中,中醫藥發揮了積極作用。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第三章

    2020年1月28日,甘肅省第一批支援湖北醫療隊奔赴武漢,甘肅省中醫院8名隊員隨隊出征,開展緊急救援工作。隊員們除了積極配合醫療隊完成疫情防控工作外,始終堅守中醫人的信念,在救治中充分發揮中醫藥在治療呼吸道疾病方面的特色優勢,為醫療隊負責區域內的患者辨證開方,展現了中醫人的自信與能力,獲得同行和患者的好評。

    甘肅省中醫院第一批支援武漢醫療隊隊長姚雙吉,除了在武漢協和醫院西院完成艱巨的臨床值班、查房任務,還兼任協和醫院戰時醫院醫務處、專家組、中醫藥救治專家組成員,指導各病區患者辨證用藥。在疫情防控的特殊時期中藥處方指導主要以協定方為主,多數患者的發熱、乏力、干咳等臨床癥狀得到明顯緩解。

    茍占彪是甘肅省中醫院肺病科副主任醫師,在出發去武漢前,他積極收集、整理中醫藥治療該類型疾的相關資料,梳理出自己的診治思路。武漢市中心醫院后湖院區一位護士的愛人,被感染后發展成重癥患者,持續發熱不退。茍占彪為患者進行了中醫藥治療,患者在服用中藥后,體溫逐漸正常。患者于2月21日治愈出院。

    在武漢市中心醫院后湖院區開展工作后,茍占彪立即與馬國珍一起向醫療隊及院方提出開通中醫處方權限,參與救治新冠肺炎患者,以期盡早對患者進行中醫藥辨證施治。

    馬國珍是甘肅省中醫院脾胃病科(肝病科)副主任醫師,他研究生期間攻讀專業方向是溫病和熱病,在這次疫情救治中真正做到了學以致用。中醫處方權限開通后的第一次查房,他為病區18位患者辨證施治,并開出中藥處方。馬國珍說:“每位患者的癥狀、舌苔等病情變化與國家指導方不完全一致,只有做到個體施治才會取得更好的臨床效果。”他對于熱病初起,咳嗽、口微渴、舌紅脈浮數者,予以銀翹散或桑菊飲加減;有汗出、身熱、咳喘厲害、痰多者,選用麻杏石甘湯合定喘湯加桑白皮、葶藶子、白芥子加減;后期恢復期,不發熱、干咳痰少、口舌干燥、舌紅少苔、脈細者,用沙參麥冬湯合竹葉石膏湯加減;有大便干結或者夾濕者,大便干結酌加宣白承氣湯或調胃承氣湯,夾濕者加竹葉、白茅根。

    截至2020年2月28日,該院醫療團隊共進行中醫查房93人次,開取湯藥217付,指導辨證用藥發放該院免煎顆粒188人次,中醫護理健康宣教660人次,帶領患者練習八段錦127人次,取得良好的效果,得到患者的認可。

    第一批醫療隊中的護理組隊員也不甘示弱,她們帶領患者練起了八段錦。八段錦作為一種具有運行氣血、協調臟腑、強健筋骨、寧神定志、舒肝益氣的傳統功法,可通過有氧運動有效調節負面情緒。

    護理人員唐銳、張燕琴、杜雨津、南英姬、胥飛在進駐武漢市中心醫院后湖院區正式開展工作后,積極發起小組視頻討論活動,她們發現新冠肺炎住院患者存在不同程度的起居失常、心肺功能下降、肌力下降、自理能力下降,以及缺乏疾病相關防控知識而出現的焦慮、緊張、恐懼心理等護理問題。

    “是到了中醫護理大顯身手的時候了。”通過進一步臨床評估,護理隊員指導能下床輕微活動的患者練習八段錦,并告知患者量力而行,從而改善患者心肺功能及睡眠,緩解心理焦慮,提高生活自理能力。

    甘肅省中醫院老年病科副主任雷作漢,是甘肅省支援湖北第三批醫療隊隊員、臨時黨支部副書記,在武漢期間,他利用中西醫施治,全力挽救患者生命。

    抵達湖北武漢后,雷作漢擔任沌口方艙醫院一病區醫療組組長,負責197張床位,他認為,只有做到個體施治才會取得更好的臨床效果。雷作漢說:“197位病人都用了中西醫結合治療方案,中西藥并用。我們根據患者的情況號脈、看舌苔,根據病人的情況調整藥方和用藥量等,還會辯證地使用中成藥。”

    中醫施治要對患者進行望聞問切,但進入方艙醫院后,穿著厚厚的防護服、帶著三四層手套,無疑對中醫施治工作帶來極大挑戰。雷作漢克服各種診治困難,綜合辨證施治,他說,“防護服和手套對切脈帶來一定的困難,不過我可以綜合考慮患者的體質、體型,看舌苔、問病情……從臨床觀察,喝中藥的效果普遍反映良好,病人原有的胸悶、氣短、咳嗽等癥狀明顯得以緩解。有許多患者主動要求喝中藥,同時也沒有發現患者有特殊的不良反應。”

    李彥龍是甘肅省中醫院第六批支援武漢醫療隊員,在武漢市中心醫院,他說他碰到了許多“特殊”的患者。呼吸一病區4床,是一位六十多歲的阿姨。剛入院時,她的情緒非常低落,不愿與人交流,常常唉聲嘆氣,獨自呆坐,甚至拒絕醫護人員為她進行檢查和治療。無論怎樣勸說,她都無動于衷。

    李彥龍猜測一定是有什么事情讓這位老人牽腸掛肚,這才導致她對自己的健康毫不在意。于是,李彥龍每次查房時都會刻意多跟阿姨聊幾句。“今天感覺怎樣啊?”“中午吃的什么飯?”“有沒有什么需要幫忙的?”

    在慢慢地接觸中,李彥龍了解到,阿姨的兒子也感染了新冠肺炎,正在醫院治療。已經好幾天了,她不知道兒子的具體情況,她既擔心自己的病情,更時刻牽掛著兒子。

    “面對這種境況,我們會反復開導,時時關心。有時給她拿點水果,有時放一盒酸奶,有時是一張手繪卡片……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阿姨慢慢打開了心結,跟我們熟絡起來,也漸漸開始配合治療。”李彥龍說。

    經過10多天中西藥物的治療,她的病情得到控制,核酸轉陰,肺部病灶吸收,癥狀消失。出院時,阿姨緊緊地拉著李彥龍的手說:“甘肅醫療隊很棒,甘肅中醫很強,感謝你們的付出,真心謝謝!”“雖然隔著口罩,但從她的眼神里,我感受到了她的真誠。”

    12床阿姨是一位太極拳愛好者,入院治療3天后效果并不理想,仍有低燒、咳嗽、胸悶氣短等癥狀。性格開朗的她顯得有些焦慮,經常來問李彥龍,“我是不是病情加重了,怎么治不好呢?”

    李彥龍一邊安慰她,向她解釋新冠肺炎病情的復雜性,一邊考慮采取新的治療方案。經過仔細詢問病情、把脈望舌之后,他考慮患者為濕熱為病,于是遵循溫病學家葉天士提出“濕去熱孤”的治療思想,選用滲利之品通陽化濕,使濕去熱孤則熱勢自愈,果真,三付藥后癥狀消失。阿姨恢復了往日的開朗,還經常熱情地幫助醫護人員和病區里的病友,有時也會在病房為大家表演一組太極拳。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記者了解到,中華民族無數次對抗瘟疫,據史書記載從公元七世紀至二十世紀共發生過700多次規模較大的瘟疫流行,中醫藥將中華民族一次次從災難中拯救出來。在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戰場上,中醫藥同樣不會缺席。

    疫情發生以來,中西結合的診療方法取得了良好的效果,治愈率也在不斷提高。國家衛健委根據對病毒的深入分析不斷修改診療方案。不久前,甘肅省疾控中心曾就《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七版)》《甘肅省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中醫藥防治方案(試行第二版)》和《關于在全省推廣使用新冠肺炎防治中醫藥系列方的通知》中相關的中成藥做了詳細解讀。

    目前,針對新冠肺炎,尚無有效的抗病毒藥物,中成藥具備服用、攜帶方便等優點。因此,《診療方案》所述醫學觀察期推薦中成藥治療。根據病情,合理選擇使用中成藥,在減輕癥狀或阻止疾病進展等方面可能會使患者獲益。

    表現寒濕為主、伴有胃腸不適者,選用藿香正氣膠囊(丸、水、口服液),功效為解表化濕,理氣和中。善驅嵐瘴之氣。用于外感風寒,內傷濕滯。癥見:頭痛昏重,胸膈痞悶,脘腹脹痛,嘔吐泄瀉,舌苔白膩,脈浮或濡緩。

    寒濕內伏化熱,伴有發熱者,當選用寒性藥物,“治熱以寒”,可選用的中成藥為連花清瘟膠囊(顆粒)、金花清感顆粒、疏風解毒膠囊。

    連花清瘟膠囊(顆粒)其作用為清瘟解毒,宣肺泄熱。用于治療流行性感冒屬熱毒襲肺證。癥見:發熱或高熱,惡寒,肌肉酸痛,鼻塞流涕,咳嗽,頭痛,咽干咽痛,舌偏紅,苔黃或黃膩等。

    金花清感顆粒作用為疏風宣肺,清熱解毒。用于單純型流行性感冒輕癥,屬風熱犯肺證者。癥見:發熱,頭痛,全身酸痛,咽痛,咳嗽,惡風或惡寒,鼻塞流涕,舌質紅,苔薄黃,脈數。

    疏風解毒膠囊作用為疏風清熱,解毒利咽。用于急性上呼吸道感染屬風熱證,癥見:發熱,惡風,咽痛,頭痛,鼻塞,流濁涕,咳嗽,舌尖紅,舌苔薄白干或薄黃,脈浮或浮數等。

    甘肅省為更好發揮中醫藥和藏藥在新冠肺炎預防、治療、康復中的作用,認真總結前期中醫藥參與防治新冠肺炎的成功經驗,組織專家提煉出甘肅省中醫藥防治新冠肺炎系列方,在日常預防和臨床應用中取得了良好效果。在成藥方面使用藏藥方,加入了預防階段使用催湯顆粒,治療階段使用催湯顆粒或流感丸(普通患者),康復階段使用仁青芒覺膠囊。

    催湯顆粒,藏藥音譯為“赤湯”,是藏醫傳統湯劑之一,由藏木香、懸鉤子莖等9味藥組成。具有清熱解表,止咳止痛的功效,臨床上常用于感冒初起,咳嗽頭痛,關節酸痛,或用于防治流行性感冒等。

    流感丸,藏藥音譯為“羅君瑪”,屬丸劑,是藏醫傳統經典方劑之一,由訶子、亞大黃、藏木香、麝香等二十一味藥組成。具有清熱解毒的功效,常用于流行性感冒,或有流清鼻涕,頭痛咳嗽,周身酸痛,炎癥發燒等癥狀的疾病。

    仁青芒覺,為藏語音譯,是藏醫藥中名貴藏藥傳統方劑之一,臨床應用廣泛,是治療急慢性腸炎、胃炎和胃潰瘍等消化系統及疑難疾病首選藏藥之一,更是治療各種“毒癥”(在藏醫學疫病即此范疇)首選。

    《素問·四氣調神大論》言:“不治已病治未病,不治已亂治未亂。夫病已成而后藥之,亂已成而后治之,譬猶渴而穿井,斗而鑄錐,不亦晚乎。”傳統醫學講究未病先防,既病防變,瘥后防復。與現代醫學對于傳染病的認識,要早發現、早隔離、早診斷、早治療是一致的。因此新冠肺炎重在預防,也就是《內經》中所說的“避其毒氣”。 


    第四章

    甘肅中醫藥文化底蘊深厚,中藥材資源得天獨厚,中醫藥產業發展格局正在加速形成,在黨中央、國務院親切關懷下,在國家有關部門大力支持下,2017年開始建設國家中醫藥產業發展綜合試驗區。

    記者從甘肅省農業農村廳了解到,中藥材產業已覆蓋甘肅全省10個市州51個貧困縣區、508個貧困鄉鎮,通過中藥材種植和勞務脫貧的涉及全省5.8萬戶、23.9萬人。

    “中藥材產業鏈長,附加值高。今后發展的主攻方向在提質增效上,要在種植標準化、質量可靠、品牌打造上下功夫。”甘肅省農牧廳廳長李旺澤說,甘肅要加快推進中藥材產業扶貧工作,深入推進中藥材產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特別是在品種、品質、品牌培育建設方面發力,同時進行規模化生產。

    中藥材是甘肅的優勢資源。記者了解到,甘肅全省中藥材種植面積一年比一年多,面積和產量多年來穩居全國前列。目前甘肅省75個貧困縣中有43個縣,將中藥材種植作為脫貧增收項目或主導產業,覆蓋1300多個貧困村,主產區中藥材收入占農民人均純收入60%以上。

    甘肅省在發展中藥材產業扶貧過程中,注重發揮市場作用,積極培育市場主體,圍繞市場以銷定產、以需定產;同時加強政策引導和保障,強化中藥材加工轉化和產值保險,讓貧困戶脫貧增收吃上“定心丸”。

    李旺澤說,甘肅將加強規劃引導,強化政策支持,細化扶持措施,著力在影響和制約中藥材產業健康發展的關鍵環節下足功夫,延長產業鏈、提升效益鏈、挖掘價值鏈,把甘肅建設成為國家級原藥生產基地、倉儲中心和飲片加工基地,使中藥材產業真正成為貧困地區脫貧致富的支柱產業。

    日前,記者深入甘肅省渭源縣中藥飲片生產經營使用單位和中藥材農民專業合作社以及黨參、當歸、黃芪等道地中藥材種植基地,通過實地查看、聽取介紹、交流探討等形式,就渭源縣中藥材產業進行了全面調研。

    渭源種植中藥材歷史悠久、品質優良、產量宏豐,是甘肅省中藥材主產區之一,也是全國脫貧攻堅主戰場之一。中藥材種植、生產加工和銷售是全縣貧困村和貧困人口增收致富的主導產業。近年來,渭源以“中國黨參之鄉”的優質藥源為基礎,依托道地藥材主產區位優勢和生產加工規模大、氣候適宜倉儲、便利的交通條件等優勢,中藥材產業步入標準化種植、規模化貯藏、精細化加工、市場化營銷的發展軌道,實現了由中藥材生產大縣向中藥材產業強縣的轉型。

    在中藥材種子種苗繁育方面。全縣中藥材種子種苗集約化育苗以道地優勢地產中藥材品種的提純復壯為重點,集約化育苗483畝,其中渭黨1號、渭黨2號原種田50畝,育苗田313畝,當歸熟地育苗100畝,秦艽育苗20畝,分散種子種苗繁育3萬畝。為當地老百姓換來了大把大把的百元大鈔,加快了全縣脫貧致富的步伐。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2020年2月17日,甘肅省脫貧攻堅領導小組辦公室發出《2019年度31個貧困縣摘帽退出公示》,渭源縣赫然在列,脫貧攻堅“摘帽”在望。

    記者從《渭源縣2019年政府工作報告》獲知,2019年渭源縣緊盯“兩不愁三保障”目標,舉全縣之力向貧困“硬骨頭”發起總攻,盡銳出戰,攻堅拔寨,扶貧資金投入達到17.76億元,占一般公共預算支出的61.8%,退出貧困村99個,脫貧7701戶27349人,貧困發生率下降到0.43%,貧困人口人均純收入穩定超過國家標準,各項指標達到整縣退出要求。

    目前,渭源縣貧困戶人均可支配收入達到6262元,其中產業收入5072元。全縣217個行政村集體收入均達到3萬元以上,人均年增收3000元以上。全面完成“沖刺清零”,農村住無危房目標全面實現,水質檢測達標率、安全飲水率均達到100%。行政村通硬化路、基本公共服務設施、寬帶網絡和自然村動力電實現全覆蓋,基礎條件有效改善。

    渭源縣中藥材種植以南部高寒陰濕區種植當歸為主,中部川區以黃芪為主,北部半干旱山區以黨參為主,形成了“南歸北參川芪”的種植格局。全縣中藥材種植面積約35萬畝,其中黨參12萬畝,當歸8萬畝,黃芪11萬畝,其它4萬畝,干藥產量達到 8萬多噸,種植業總產值10億元以上。中藥材標準化種植基地采用“公司+合作社+基地+貧困戶”的模式,由中藥材生產龍頭企業建成“扶貧車間”,與各鄉鎮村農民專業合作社簽訂中藥材種植合同,統一開展生產資料的購進和藥材的購銷,舉辦技術培訓,以科學手段推行病蟲害綠色防控,對農田廢舊地膜回收再利用,改良土壤結構,帶動農戶增收致富。目前全縣建成標準化生產基地達7萬畝,產量較普通大田增收20%以上。其中渭源白條黨參主產區新寨鎮已建成8600多畝渭源白條黨參規范化無公害可溯源標準化基地,帶動全鎮18個農民種植專業合作社,輻射農戶4500戶。會川鎮羅家磨村、本廟村、沈家灘村建成以當歸、黨參、黃芪等為主的中藥材標準化種植基地6500畝,輻射農戶1000余戶。

    渭源全縣現有中藥飲片生產企業30家,均已取得《藥品生產許可證》和《藥品GMP證書》;企業生產車間平均建筑面積1800平方米,倉庫2000平方米。設備機械化程度高。認證生產范圍主要有凈制、切制、炒制、炙制、煅制、蒸制、煮制等,生產品種在100種以下的有12家,100種以上的有18家。全縣中藥飲片生產企業在規模化建設、規范化管理和硬件設施等方面在全省處于靠前位置,生產能力和質量管控能力較以前大幅提升。近年來,渭源縣市場監督管理局探索在中藥飲片生產廠區設立地產中藥材初加工區,為解決企業道地中藥材前處理提供了可借鑒、可復制推廣的好經驗,受到了省、市監管部門的充分肯定。

    目前全縣30家企業正常生產企業有11家,訂單式生產企業有10家,停產企業有9家。主要生產品種均為黨參、當歸、黃芪、甘草等渭源道地中藥材,其中甘肅華慶堂藥業飲片有限公司,渭源縣德園堂藥業有限公司部分產品外貿出口韓國,年銷售額達1000萬余元,其余企業各有自己的特色生產品種。如渭源縣亳春堂藥業有限公司生產的黃芪、渭源品正藥業有限責任公司生產的甘草、甘肅渭水源藥業科技有限公司生產的當歸、甘肅同君堂藥業有限公司生產的龍骨等各有所長。主要銷路有各地制劑生產企業、藥品批發、零售企業和對外貿易。其中渭源縣德園堂藥業有限公司投資200萬元建成900平方米“牛加寶”參歸芪體驗館,以道地中藥材當歸、黨參、黃芪等精致飲片為主,開發出當歸蛋和黃芪面膜等藥膳、藥妝新型產品,圣源中藥材有限公司研發的黨參酒和金源藥業有限責任公司研發的治療糖尿病的藥茶,群眾體驗好,深受好評。渭源衡順堂藥業有限公司投資200萬元新建直接口服中藥飲片潔凈車間占地480平方米,已完成鹿茸、三七打粉標準制定,目前已完成制定道地藥材當歸、黃芪、黨參等6個中藥材直接口服中藥飲片企業標準驗證工作。渭源縣鴻裕達中藥材農民專業合作社投資265萬元建成中藥材初加工扶貧車間780平方米,吸納本廟、沈家灘兩個村集體經濟和235戶建檔立卡貧困戶入社共同發展,加工的當歸、黃芪、黨參深受消費者青睞,年銷售額達300多萬元。

    2018年,針對當地道地優質中藥材異形片市場流通受阻等問題,渭源縣市場監督管理局組織本轄區內4家企業積極參與了《甘肅省中藥材產地生產加工標準》的起草和驗證工作,渭源縣市場監督管理局局長曹登銘同志參與了當歸、黨參和黃芪等道地藥材產地片的標準及加工規范編寫,目前渭源縣具有代表性的道地中藥材黨參、當歸、黃芪等5個品種29種規格93種等級的異形片加工技術規范已寫入《甘肅省中藥材產地生產加工標準》,為全市、全省中藥飲片標準化生產、經營提供了科學標準依據,為促進當地中藥材產業科學健康發展和轉型升級夯實了基礎,為助推我縣經濟快速健康發展做出了巨大的貢獻。

    全縣現有藥品批發企業8家(其中中藥飲片專營批發企業6家,綜合性批發企業2家),主做零售終端的有甘肅雷氏藥業有限公司等3家企業;藥品零售企業79家(其中經營中藥飲片企業47家);縣級醫院3家,民營醫院2家,社區衛生服務站1家,鄉鎮衛生院18家,個體診所97家,(其中中醫診所53家)。其中甘肅雷氏藥業有限公司經營中藥材、中藥飲片達800多種,主要經營方式為零售終端配送,主要銷路有甘肅、浙江、廣東等省市,公司年銷售中藥飲片1000多噸,年銷售額達500萬余元,注冊了川佰雷氏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目前正在申報認證中,年前即將投入生產。渭源縣中醫醫院作為渭源縣域內以中醫為主的特色醫院,院內中藥專業技術人員占藥學專業技術人員比例達接近70%,臨床使用中藥飲片年銷額達100萬余元,臨床使用的中藥飲片90%來自于渭源縣域內藥品批發企業。

    全縣30家中藥飲片生產企業均規范化建設了與生產經營規模相適應的實驗室,實驗室平均建設面積800平方米,檢驗人員2到5人。配備有高效液相色譜儀、蒸發光散射檢測儀、十萬分之一電子天平等精密儀器和實驗器皿。目前均可正常開展中藥材、中藥飲片性狀、水分、灰分、揮發油、薄層色譜、主要成分含量、二氧化硫等常規性檢驗項目,基本能滿足企業正常生產需求;部分企業還配備了氣相色譜儀、原子吸收儀等農殘、重金屬檢驗檢測設備,在中藥材質量安全追溯上提供了有力的技術性支撐。以鴻裕達中藥材農民專業合作社為首的眾多中藥材加工合作社配備了簡易中藥材硫磺速測儀、農殘速測儀等初級檢測設備,已初步形成中藥材質量安全控制體系。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甘肅省十分注重標準建設,提高中藥材質量,先后制定和修訂《甘肅省中藥材標準》及《甘肅省中藥炮制規范》,鮮切當歸、黨參和黃芪中藥飲片標準納入《甘肅省中藥炮制規范》,并列入了中國中藥協會團體標準;制定發布了收載有193個品種的《甘肅省中藥配方顆粒標準(試行)》,啟動第二批中藥配方顆粒標準研究,制定發布78個地方習用藥材和產地片品種標準;將“當歸油”列入甘肅省中藥材地方標準。甘肅農墾、四川新荷花等6家公司的6個品種中藥材基地已通過國家藥監局GAP認證……

    多年來,甘肅省大力發展中醫藥事業,不斷發掘潛力,使中藥材規范化生產、中藥制造現代化發展、中醫藥創新發展、中藥材流通體系建設、中醫藥大健康產業、中醫藥產業發展支撐、中醫藥事業系統化發展等方面得到了長足的發展,所取得的這些成績,也許正是甘肅中醫藥在此次戰“疫”中大放異彩的原因。

    甘肅省積極推進中醫藥產業園區建設,支持園區內醫藥加工制造企業技術改造升級,扶持制藥企業做大做強。目前,蘭州新區生物醫藥產業園、蘭州高新技術開發區中醫藥產業創新研發孵化園、隴西中醫藥循環經濟產業園、渭源中藥材精致飲片加工園等6個產業園區初具規模,入駐加工制造企業170戶,76戶通過GMP認證,實現產值60多億元,中醫藥產業集聚效應初顯,產業鏈日趨完善。

    著力培育隴藥大品種大品牌推動龍頭企業發展。一是開展大品種大品牌考核評估,根據省工信廳、省財政廳等5部門印發的《隴藥大品種大品牌獎勵辦法》有關規定,組織對2018年列入隴藥大品種大品牌培育目錄21戶企業的41個產品進行考核,經考核評估,20個品種增速達到20%以上,12個品種年銷售收入達到1億元以上,其中蘭州生物制品研究所有限責任公司注射用A型肉毒毒素品種年銷售收入達到10億元以上,給予300萬元獎勵;重點監測的25戶企業中,前11個月主營業務收入1億元以上的15戶,6戶企業增速達到20%以上。經市州上報,并征求相關部門意見,增補甘肅岷海制藥蒲地藍消炎片、甘肅祁連山藥業土霉素等9個大品種進入隴藥大品種目錄。二是深入推進省內制藥企業與醫療機構建立合作對接機制。組織召開全省醫療機構與制藥企業合作對接會,邀請省內29家三級綜合公立醫院與37家重點制藥企業就藥品采購政策等信息進行充分交流,搭建了制藥企業與省內醫療機構的合作交流平臺。三是積極引導市場消費,組織市州工信部門梳理篩選本地區包括中醫藥在內的消費品工業優質產品,編制甘肅省消費品工業產品供給目錄,在甘肅省工信廳網站上開設專欄,向社會發布消費品工業產品供給目錄,宣傳推介甘肅省特色優質產品,引導市場消費。

    甘肅省支持企業研發創新平臺建設,認定蘭州佛慈制藥股份有限公司、甘肅天水岐黃藥業有限責任公司為省級技術創新示范企業,7戶隴藥加工制造企業被認定為甘肅省“專精特新”中小企業。組織開展省級企業技術中心評審認定工作,甘肅健順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技術中心被認定為省級企業技術中心。

    持續推動中藥新產品研發。指導在研的“甘肅省地方藥材質量標準提升及產業化應用”“基于傳統藏藥十五味乳鵬丸的創制新藥痛風片的新藥開發”“甘肅省特色中藥祖師麻膏藥質量標準提升及多中心臨床研究”等中藥領域省級科技重大專項計劃項目按項目任務書推進研究,引導企業加大中藥新產品研發投入。同時,鼓勵中醫藥相關專利申報。2019年共有4項中醫藥相關專利獲得甘肅省專利獎獎勵,其中3項獲得二等獎,1項獲得三等獎。

    推動中成藥“二次開發”,培育大品種。引導企業聯合高校、科研院所,開展新藥創制、中藥大品種二次開發、中藥養生保健產品研發,蘭州生物所、甘肅奇正、獨一味等25家企業投資16.2億元,59個在研項目取得了階段性進展。支持創新平臺建設,提升研發創新能力,目前全省醫藥工業省級企業技術中心達到29個,“專精特新”企業21戶,中藥產業創新能力得到進一步提升。確定甘肅泰康制藥股份公司祖師麻關節止痛膏等10個品種為甘肅省“改進工藝技術,提升質量標準”二次開發品種。甘肅隴神戎發藥業股份有限公司開展了元胡止痛滴丸包衣工藝小試研究、滴丸基質老化探索研究指紋圖譜研究、溶出度研究、質量標準研究,已進行了3批包衣工藝小試,3批包衣丸劑型的中試生產。蘭州和盛堂制藥股份有限公司當歸腹痛寧滴丸的質量標準提高研究工作已完成,相關資料已提交國家藥典委爭取列入《中國藥典》。省藥品監督管理局專項設立產業發展扶持基金,組織檢驗等技術機構分階段分批次逐步研究、破解藥品企業發展遇到的技術性疑難問題,監管部門科研成果供企業無償共享,以科技創新引領甘肅省藥品企業轉型升級,對全省14家企業申報的20個科研項目進行立項評審。

    積極推進中醫藥養生保健旅游產業發展。認真落實《甘肅·隴東南國家中醫藥養生保健旅游創新區建設總體規劃》,重點推進隴東南地區“岐黃中醫康復療養基地、崆峒山——大云寺·王母宮養生文化體驗基地、皇甫謐針灸醫療保健基地、麥積山中醫藥休閑養生度假基地、武——清——街溫泉養生基地、隴南山水田園養生基地和定西中醫藥科考旅游基地”七大基地建設。

    此外,全省在其他旅游景區及周邊規劃建設了一批集中醫康復醫療、養生保健、休閑旅游為一體的中醫藥養生保健旅游產業基地、產業園。截至目前,全省已建成中醫藥養生保健產業基地、產業園共有35家。據不完全統計,僅全省35家中醫藥養生保健產業基地、產業園直接帶動就業6300人、間接帶動就業32000人。甘肅省慶陽、定西、蘭州等地深入挖掘中藥材資源,結合中醫藥養生保健旅游市場需求,大力開發中藥食品、飲品、藥膳、茶制品等一批高附加值保健食品及中藥提取物、美容化妝品等批中藥材精深加工旅游商品,擴大了旅游購物消費。慶陽開發的岐伯中藥保健枕頭、嘉峪關開發的鎖陽咖啡、武威開發的肉蓯蓉切片飲品以及蘭州隴萃堂開發的玫瑰系列、百合系列旅游商品和甘肅道地中藥材藥膳滋補產品都深受廣大游客的喜愛。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努力提升中醫藥文化傳承發展質量。2019年以來,甘肅省積極落實華夏文明傳承創新區建設要求,大力發掘甘肅地域特色中醫藥傳統文化。按照國家旅游局、國家中醫藥管理局《關于開展國家中醫藥健康旅游示范區(基地、項目)創建工作的通知》要求,繼續推進甘肅省中醫院科研制劑中醫藥健康旅游基地等12個國家中醫藥健康文化旅游示范基地,甘肅隴西中醫院博覽館等28個國家中醫藥健康文化旅游示范項目。在甘肅省靈合縣皇甫謐文化園和慶陽岐黃中醫藥文化博物館兩家單位成功創建為“第一批國家中醫藥健康旅游示范基地”的基礎上,促進發揮好中醫藥文化傳承和發展作用。

    提升基層中醫藥服務能力。一是在甘肅全省80家鄉鎮衛生院和社區衛生服務中心實施中醫綜合服務區(中醫館)建設項目。二是在54家貧困縣中醫醫院開展服務能力提升工程,按照100萬元/家的標準給予補助,重點加強中醫特色優勢專科建設、中醫藥人才培養、中醫適宜技術推廣和醫院信息化建設。三是印發《甘肅省基層醫療衛生服務能力提升培訓工作實施計劃(2019-2021)》,組織開展縣鄉村三級中醫適宜技術培訓,2019年重點對鄉村醫生進行了培訓。

    加強中醫藥科技創新。一是支持甘肅中醫藥大學附屬醫院、蘭州大學第一醫院開展心腦血管病中西醫協作攻關,支持臨夏州中醫醫院實施中醫藥服務能力提升項目。二是加強中醫藥循證能力建設,依托甘肅省中醫院帶領甘南州藏醫院、臨夏州中醫醫院開展基本中醫藥循證能力建設。依托甘肅中醫藥大學附屬醫院帶領廣河縣中醫院開展專科專病(心血管病)循證能力提升。三是確定11個省級中醫藥重點專科進行建設,支持7家縣級中醫醫院實施中西醫結合重癥監護室建設項目。四是遴選100個中醫藥課題立項研究,評選出皇甫謐中醫藥科技獎32項,推薦4項參加省科技廳獎項評選。


    第五章

    甘肅定西是“千年藥鄉”,中藥材資源豐富,種植歷史悠久,是全國道地、優勢地產中藥材的主產區之一。千百年來,定西道地優質中藥材名列《本草經集注》《名醫別錄》《古今注》《本草衍義》《本草別說》等中華藥典,留下了“老子煉丹”“封衡濟世”等美麗傳說,積淀了深厚博大的中醫藥文化。隴西、岷縣、渭源分別贏得了“中國黃芪之鄉”“中國當歸之鄉”“中國黨參之鄉”殊榮。這一切,為定西市做大做強中醫藥產業提供了寶貴的品牌文化支撐。

    多年來,甘肅省定西市委、市政府帶領定西人民立足博大深厚的中醫藥文化積淀和豐富的中藥材資源,積極培育發展中醫藥產業,扎實推動中醫藥產業結構轉型升級,實現了中醫藥產業聚集和規模擴張的歷史性跨越。特別是2018年,市委、市政府因地制宜,創造性地提出以打造“中國藥都”和建設甘肅國家中醫藥產業發展綜合試驗區核心區為目標,按照“以醫帶藥、以藥促醫、醫藥并舉、藥醫共榮”的思路,形成“人人學中醫、戶戶種(養)藥材、處處搞康養、層層興岐黃、縣縣做產業”的發展格局,優化中藥材種植、倉儲、加工、中醫醫療、康養服務五大空間布局,形成集種植、倉儲、交易、加工、檢測、研發、使用為一體的中醫藥發展全產業鏈,努力把中醫藥產業加快培育成推動定西市經濟持續健康發展的戰略性主導產業和助推精準扶貧縱深發展的首位特色支柱產業,為“中國藥都”插上了騰飛的翅膀。

    中秋時節,行走在“千年藥鄉”隴中大地上,滿眼都是藥材地,家家戶戶藥飄香。

    “我們的‘有機中藥材’受歡迎得很。”說這話的是加入鴻裕達中藥材農民合作社的渭源縣會川鎮新城村村民馬德成。他說:“合作社請來專家在地頭手把手傳技術,還提供免費化肥農藥,種出來的當歸個頭大、品質好,能賣上好價錢。”

    “莊農人要過上好日子,不但要下功夫種藥材,還要想辦法種好藥材。”隴西縣柯寨鎮柯寨村的農民馬歲平2013年采用地膜藥材種植技術,當年掙了20多萬元。嘗到甜頭的馬歲平隨后流轉200多畝土地全部用于種黃芪,成了響當當的藥材種植大戶。

    “標準化種植讓農戶種的藥材更顯道地品質,不僅不愁賣,還能賣上好價錢。”望著會川鎮萬畝中藥材標準化種植基地里長勢良好的中藥材,渭源縣藥材辦主任田芳龍說,“該基地帶動會川鎮羅家磨、上集、本廟、沈家灘等村2873戶藥農通過標準化種植鼓起了‘錢袋子’。”

    渭源縣亳春堂藥業有限公司建成3087畝黨參和當歸標準化種植基地,輻射帶動清源鎮和會川鎮800多戶農戶進行中藥材標準化種植。“公司每年派技術人員指導種植,進行病蟲害防治,真正從源頭上保障中藥材質量。”公司生產質量負責人楊榮說,“2017年雖然整個醫藥市場不景氣,但公司仍然創下銷售中藥材2230噸、實現銷售收入5000萬元的成績,靠的就是標準化種植的道地名優藥材的好品質。”

    “‘順興和’有著得天獨厚的原生態高品質藥源優勢,這為企業的發展贏得了主動權。”岷縣順興和中藥材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景曉勤說,2013年至今,公司建設規范的藥源基地7000多畝,逐步建立起了道地中藥材質量追溯體系,確保了中藥材的品質。

    有機、綠色、道地。就這樣,近年來定西市把標準化種植作為產業發展基礎,采取“公司牽頭建基地、協會搭橋連農戶、技術部門搞指導、鄉鎮配合抓面積”的運作模式,鼓勵制藥企業和合作社通過土地流轉和“公司+基地+農戶”等方式建立標準化藥源基地,引導廣大藥農進行無公害種植,從源頭上保證了中藥材道地品質。

    在推進標準化種植的同時,定西市還大力推進中藥材新品種引進和種子種苗選育水平。

    隴西縣先后制定了黃芪、黨參、甘草等11個標準化種子種苗繁育和栽培技術操作規程。2011年被工信部確定為“國家級中醫藥原料生產供應保障基地”。

    渭源縣成功選育“渭黨1號”“渭黨2號”等優質品種,建成種苗繁育基地4萬畝。

    2017年10月,定西市組織起草的《中藥材種苗 黨參》等31項中藥材地方標準通過審定,填補了甘肅省中藥材標準的空白,對規范甘肅省中藥材種植標準化,提升甘肅省中藥材品質,打造甘肅道地藥材品牌,助力國家中醫藥產業發展綜合試驗區建設起到積極的作用。

    截至2018年6月底,定西市中藥材種植面積達到151.88萬畝,其中中藥材規范化種植基地達121.4萬畝,占總面積的80%,較2017年提高27個百分點。建設中藥材種子繁育基地2.21萬畝,種苗繁育基地14.17萬畝。形成以岷縣為主的當歸、隴西為主的黃(紅)芪、渭源為主的黨參三個道地特色優勢品種種植帶。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道地藥材滿隴中、“千年藥鄉”藥農富。如今,作為首個國家中藥原料生產供應保障基地和全省重要的中藥材主產區,標準化藥材種植,已成為千千萬萬定西農民脫貧致富的金鑰匙。

    定西中藥材資源豐富,定西市有各類中藥材品種439種,全國統一普查的363個主要品種中定西就有135種,占37.2%;常用的130多個品種中,定西就有97種,占75%左右。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隴西縣首陽鎮農民謝海龍就是靠著地產藥材,從種植、販運,再到成立公司,一步步發家致富的。

    “20年前背著幾十斤的藥材,坐幾天火車到廣州賣,跑一趟能掙200多元,在當時算是大錢了。”如今的謝海龍已是隴西縣乃至西部中藥材行業內小有名氣的經銷商。2017年,他在隴西收購了2000噸道地藥材,全部發往武漢健民、云南白藥、太極集團等國內大型藥企。

    從“背包客”到“供貨商”,謝海龍的“發家史”得益于定西市專業化中藥材市場體系和現代化倉儲物流體系的迅猛發展。

    多年來,定西市中藥材市場走過了從馬路市場到舊市場,再到現代化專業市場的發展歷程。

    岷縣不僅建成中國當歸城、梅川中藥材市場兩個專業市場和中寨、清水、蒲麻等鄉鎮產地區域市場,還把市場觸角延伸到省內外。

    渭源先后建成了渭水源中藥材中心市場、會川江能中藥材飲片市場以及會川三角路、東升、蓮峰、新寨等4個中藥材專業市場,吸引安徽等10多個省市的1000多名客商常年收購交易。

    隴西建成了中國文峰藥材交易城和首陽地產藥材交易市場兩大專業交易市場,尤以首陽地產藥材交易市場聞名全國。

    首陽地產藥材交易市場是西北地區最大、全國重要的中藥材原產地交易市場之一。據了解,這個市場每到逢集參與交易的群眾達5000人以上,年交易原藥材和飲切片50萬噸,年交易額達百億元。

    在加大傳統交易的基礎上,2018年1月9日甘肅中藥材交易中心正式上線運營,已累計實現線上交易額8600萬元,隨著市場不斷擴展,日交易額將達到200萬元左右。

    在中藥材流通領域,電商也成為一支不可小覷的力量。岷縣聚和泰中藥材有限公司負責人李愛軍說,公司的2家天貓店和3家淘寶店一天銷量1000件以上,2017年銷售收入達1000萬元。

    近年來,定西市依托阿里巴巴集團千縣萬村計劃,在淘寶、天貓、京東等大型網絡平臺開設網店3128家,建成“藥財盈”“西部中藥材網”“西部中藥材交易網”“中國黃芪交易網”等中藥材類電子商務平臺10家,預計今年上半年定西市通過網絡外銷各類中藥材產品1.9億元。

    如今定西市已初步建成了以5個專業市場為龍頭,以產地集貿市場為補充,以各鄉鎮收購網點為延伸、電子商務為補充的中藥材市場體系。僅今年上半年,定西市隴西首陽、渭源渭水源、岷縣當歸城等5個中藥材專業市場交易中藥材27萬噸,交易額68億元。

    憑借強大的市場聚集優勢,定西市隴西縣已成為僅次于安徽亳州的全國第二大中藥材專業批發交易市場以及北方大宗藥材的價格形成中心,定西市黨參、黃芪、當歸價格一度成為全國價格的“晴雨表”。

    “藥到隴西最全,儲到隴西才優。”文峰藥材交易城管理公司總經理梁愛軍說,如今國內大中型中藥材制藥企業紛紛在隴西建立自己的倉儲基地,就連川芎、白術、白芍等南方的藥材品種,也都被大量運到隴西儲存。

    憑借干而不燥、涼而不陰的氣候條件,隴西縣積極推進中藥材倉儲規模化。近年來先后建成甘肅隴西中藥材物流園和康美甘肅西部中藥城現代倉儲物流及中成藥、保健品交易中心,靜態倉儲能力達5萬噸的甘肅中藥材交易中心智能云倉。目前,全縣千噸以上倉儲物流企業達到35家,靜態倉儲能力86萬噸,倉儲品種320多個,年周轉量由100萬噸增長到200萬噸。

    如今,隨著隴西康美現代倉儲物流及交易中心、江能集團岷歸綜合產業園、渭源九洲通倉儲交易市場等一大批現代倉儲物流項目落戶定西,定西規范化、標準化貯藏能力得到極大提升,定西市通過新版GSP認證的藥品批發企業達到68戶,“南藥北貯”地域優勢凸顯,“千年藥鄉”已成為名副其實的“天下藥倉”。

    家家院落里晾曬著黃芪、黨參等道地中藥材;戶戶都在忙著加工中藥材切片。這是記者在隴西藥材重鎮首陽鎮看到的喜人景象。

    “這里以前家家是種植戶,現在戶戶搞加工。”首陽鎮鎮長姚小剛介紹,目前,全鎮共有中藥材初級加工戶3500戶,占全縣3800余戶的92%,年加工中藥材飲片8000噸,僅黨參飲片年加工就達6000多噸,占全國飲片黨參加工量的70%。

    渭源縣會川鎮金灘中藥材加工集中區聚集了幾十家初級加工大戶。“一斤當歸把子收來后經過清洗、分揀、包裝后賣到廣西,一斤可賺8元。一年純收入10多萬元。”經營全歸產品的劉永忠告訴記者。

    生產當歸切片的河南駐馬店人許威與三四家藥廠建立了穩定的供貨合同,一年銷售額有幾百萬元。

    在渭源縣渭水源中藥材貿易中心,聚緣藥業有限公司負責人刁全文告訴記者,公司生產中藥材精制飲片,與云南白藥、北京同仁堂等各大制藥企業建立合作關系,年銷售額達5000多萬元。

    “當歸之鄉”岷縣,以濃縮當歸丸、當歸片劑和蒲地藍消炎片等藥品聞名的岷海制藥公司副總經理劉敬朋說,公司年產值2億元,2017年上繳稅金680萬元。

    可見,隨著加工精深化程度的提高,企業收入也呈現出驚人的飆升。

    這是定西市近年來致力于提高精深加工企業的生產能力,延長產業鏈,全力打造定西中醫藥產業升級版的生動景象。

    更為可喜的是,定西市還積極“引強入定”,與一方、廣藥集團、紅日、神威、中國中藥、康美等知名制藥企業就中藥材藥源基地建設、配方顆粒生產、現代制藥、現代化倉儲等方面初步達成了合作意向。通過培育壯大中藥材加工龍頭企業,強勢推動中醫藥產業由原料生產、初級加工向精深化、園區化加工轉變,實現了由種藥材到發藥“財”的飛躍。

    在岷縣,由九州天潤中藥產業有限公司和甘肅岷縣永康泰中藥材有限公司合資成立的甘肅九州天潤中藥產業有限公司生產車間、檢驗室,到處一片忙碌景象。公司副總經理馬中山說:“2017年公司銷售額6700多萬元,預計今年可實現銷售額8000多萬元。”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在渭源,中醫藥產業園區建設促進以中醫藥為主導產業的加工類企業高度聚集。目前入駐園區的中藥加工企業達46家,將形成中藥飲片5萬噸、中藥提取物2萬噸的生產能力。

    隴西積極引導龍頭企業打造集中藥飲片、提取物、成藥、保健品等為一體的大眾化、高端化產品加工體系。目前中醫藥循環經濟產業園已累計投入建設資金35億元,先后引進入駐天津天士力集團、中國中醫藥集團、河北神威集團、湖南千金藥業、甘肅奇正藏藥、普爾康藥業等知名中醫藥加工企業27家,2017年園區實現產值21億元。

    在園區的聚集輻射帶動下,隴西縣較大規模的中藥材加工企業達到52家,個體加工戶3800多戶,年加工轉化各類中藥材30萬噸,銷售額近百億元。

    此外,定西市中藥配方顆粒生產呈現集群化發展趨勢。隴西一方自2017年7月生產中藥配方顆粒以來,已消耗藥材9975噸,實現產值7700萬元。扶正藥業、中天金丹藥業的中藥配方顆粒科研項目通過有關部門審批,正在進行配方顆粒標準研制等前期工作。

    如今定西市中醫藥加工基本實現了由初級切片向飲片炮制、有效成份提取、成藥制造、保健品開發全產業鏈的拓展延伸。定西人真正嘗到了中藥材產業從初級加工走向精深加工的甜頭。數據顯示,2018年上半年,定西市中藥加工企業發展到238戶,其中,高新技術企業達到7戶,規模以上加工企業33戶,省級以上農業產業化龍頭企業達到23戶。重點龍頭企業經濟運營良好。目前,全定西市納入統計的66戶重點中藥加工企業實現工業總產值17.07億元,工業增加值2.91億元,同比增長11.7%和13.2%。其中,33戶規模以上中藥加工企業實現工業總產值15.54億元,工業增加值2.62億元,同比增長9.5%和7.4%。

    據記者了解,2019年,定西全市種植各類中藥材121.47萬畝,比上年增加10.5萬畝,同比增長9.46%,面積是“十二五”末的1.25倍。其中種植規模較大縣區分別是隴西縣、渭源縣和岷縣,種植面積分別達到27.41萬畝、31.39萬畝和32萬畝,合計面積占到了全市中藥材種植總面積的75%左右,全市形成了以隴西縣為核心,岷縣、渭源縣為兩翼,擴展帶動安定區、通渭縣、臨洮縣和漳縣協同發展的良好局面。

    記者了解到,近年來,甘肅省把中醫藥產業列為全省十大生態產業,出臺了一系列政策促進對中醫藥產業發展。尤其是首屆藥博會以來,甘肅省中醫藥產業取得明顯進展,中藥材種植面積近兩年保持在460萬畝左右,其中標準化種植面積2019年已達到了180萬畝。

    據悉,為增強抵御自然災害和價格波動能力,甘肅省將當歸、黨參、黃芪這三個品種納入到中藥材省級保險補貼的范圍,甘肅全省補貼面積規模達到了85萬畝;持續壯大精深加工企業規模,新增規模以上中醫藥生產企業19家,累計達到90家;著力提升創新研發能力,建成中醫藥產業創新研發孵化園區6個,入駐企業146家,通過GMP認證企業68家。

    2020年4月,甘肅省衛健委印發《2020年甘肅省中醫藥工作要點》,指出2020年全省中醫藥工作將圍繞十項工作開展。

    推動中醫藥傳承創新發展。研究制定甘肅省《關于促進中醫藥傳承創新發展的實施意見》及部門任務分工方案,籌備召開全省中醫藥大會,促進中醫藥傳承創新發展。

    推動中醫藥法制建設。積極配合省人大完成《甘肅省發展中醫條例》的修訂工作,做好立法調研、草案起草、征求意見、提請審議等工作。

    組織編制中醫藥發展“十四五”規劃。做好“十三五”規劃總結,啟動“十四五”規劃編制工作,對標國家、甘肅省經濟社會發展規劃和中醫藥重點工作任務,完善政策措施,謀劃產業布局,實施重大項目,推動中醫藥事業和產業高質量發展。

    推進中醫藥健康甘肅建設。落實《健康甘肅行動實施意見》,實施中醫藥促進健康行動,制定出臺《中醫藥促進健康行動實施方案》。落實國家發布的10個針對重點人群和慢性病患者中醫治未病干預方案,篩選建立1至2個省級中醫治未病中心,爭取2021年列建1個國家中醫藥管理局省級中醫治未病中心能力建設項目。

    促進中醫醫院內涵建設。制定2020—2022年度中醫醫院巡查工作方案,開展全省中醫醫院巡查工作。推進三級公立中醫醫院績效考核,啟動二級公立中醫醫院績效考核,推動中醫醫院牽頭組建城市醫療集團和縣域醫共體。

    提升中醫藥服務能力。爭取國家中醫醫學中心、區域中醫醫療中心和國家中醫優勢專科建設項目。謀劃布局省級區域中醫醫療中心,開展中醫優勢專科建設。納入國家全面提升縣級醫院服務能力的24家中醫醫院全面提升中醫藥綜合服務能力,達到三級中醫醫院服務能力要求。在32個貧困縣縣級中醫醫院實施貧困地區縣級中醫醫院服務能力提升工程,建好250家基層醫療衛生機構中醫綜合服務區(中醫館)。強化中西醫協作,建立中西醫結合診療機制、會診制度,充分發揮中醫藥在新冠肺炎等重大傳染病防控中的作用。

    加大中醫藥人才培養。在全省樹立一批隴上名中醫,表彰一批全省中醫藥工作先進集體和個人,實施好國家中醫藥傳承與創新百千萬人才工程,完成全省第三批五級中醫藥師承教育出師考核工作。全面開展縣鄉村中醫適宜技術培訓,確保縣級中醫醫院能規范開展45項中醫適宜技術,鄉鎮衛生院至少開展9項中醫適宜技術,村衛生室至少開展6項中醫適宜技術。完善中醫醫術確有專長人員醫師資格考核辦法。

    推進中醫藥科研工作。加快省中醫院國家中醫臨床研究基地建設進程,推進中醫藥循證能力建設項目的實施。開展中醫藥傳統知識收集整理,挖掘、遴選、論證甘肅省中醫藥和民族醫藥經方驗方、中醫藥專長絕技60項,完善數據庫建設,加強與研發機構對接,推動方藥、技術開發利用。加強對中醫藥防治重大疾病科研項目的管理,力爭早日形成值得推廣應用的科研成果。組織開展2020年度甘肅省中醫藥科研課題申報和皇甫謐中醫藥科技獎評審。

    推進中醫藥對外交流和健康扶貧。支持中醫藥海外發展,提升海外岐黃中醫中心、岐黃中醫學院服務水平。繼續實施三級中醫醫院對口幫扶貧困縣縣級中醫醫院工作,完成幫扶工作年度考核。

    推動中藥產業振興發展。全力推進國家中醫藥產業發展綜合試驗區建設、全省中醫中藥產業發展專項行動計劃。落實中醫藥產業發展重大帶動性工程項目包抓責任制。加強中藥材規范化生產,全省中藥材種植面積穩定在465萬畝左右,標準化率達到45%。推進中藥現代化制造,加快中醫藥產業園區建設,培育壯大隴藥大品種,加快完善中藥材流通體系建設,加大中藥質量監管,統籌抓好中醫藥及相關產業。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在采訪中記者了解到,在甘肅廣袤的大地上,種植中藥材是一項脫貧致富的偉大項目,好多老百姓都靠種植中藥材發了家致了富,過上了小康生活,為中央提出的“扶貧攻堅”戰略做出了貢獻。甘肅中草藥的發展不但大大加快了全省脫貧致富的步伐,而且中草藥的研發研制在這次“新冠肺炎”重大疫情的診療中發揮了重要作用。

    特別是近幾年來,甘肅省定西市委、市政府按照甘肅省創建國家中醫藥產業發展綜合試驗區的部署要求,緊盯“中國藥都”“康養定西”目標,堅持“以醫帶藥、以藥促醫、醫藥并舉、藥醫共榮”,突出產業事業融合、規模質量并重、傳承創新并舉、中醫西醫結合,不斷優化完善中醫藥工作思路、措施辦法、制度體系,全面推進標準化種植、加工、檢測、儲藏、應用,實現了從種植到應用的全產業鏈發展。中醫藥產業成為定西脫貧致富的龍頭產業、富民產業,也成為我國中醫藥事業發展的重要力量。

    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中,6張“定西處方”和“益氣安神飲”貢獻了定西中醫智慧,彰顯了定西中醫藥的特色優勢。

    據了解,定西市中藥材良種化程度不斷提高,標準化建設不斷加強。多途徑成功選育出當歸、黨參、黃芪、板藍根等中藥材新品種15個,選育水平達到國內領先,三大中藥材新品種示范種植均占到60%以上。引進和馴化野生中藥材品種120多個,試驗研究了10多個品種的綜合配套技術,建立示范種植基地50個。2020年,共建設各類道地中藥材種子種苗繁育基地9.975萬畝。

    為保障中醫藥產業高質量發展,對已制定的種子種苗質量、繁育及中藥材種植、加工、倉儲等51項技術標準進一步完善,新制定了當歸、黨參、黃芪、甘草、紅芪5個道地藥材29個規格92個等級的產地傳統切片加工技術規范和質量標準,當歸、黨參、黃芪3種中藥材規范化生產技術規范;正在制定金銀花產地標準。進一步推進綠色標準化生產,加快集成組裝一批標準化綠色高質高效技術模式,建設全程綠色標準化生產示范基地。

    2020年,定西全市中藥材標準化種植面積達131.65萬畝,建成道地藥材種植面積10萬畝以上的中藥材生產大縣6個,涌現出了隴西、渭源、漳縣、岷縣等多個萬畝標準化綠色種植基地。標準化種植大大提高了中藥材品質。鼓勵企業、合作社、種植大戶采取“企業+合作社+農戶+基地”模式,利用撂荒地、林地間隙進行仿野生中藥材種植,目前全市推廣仿野生中藥材種植500畝。

    在良種、標準化種植的引領帶動下,中藥材產業規模不斷壯大。2020年,全市中藥材種植面積達到181.67萬畝,較上年增加6.83萬畝,其中三大主栽品種分別為當歸47.28萬畝、黨參39.44萬畝、黃(紅)芪42.48萬畝,分別占全省的75%、70%和65%,全國的60%、20%和40%,形成了以岷縣為主的當歸、以隴西為主的黃芪、以渭源為主的黨參三個道地特色優勢品種種植帶。通渭縣2017年引進金銀花品種,累計種植面積達10萬畝。

    在保證藥源品質的基礎上,全力打造品牌化效應,進一步加大品牌培育力度。今年新增中藥材商標17件,達到330件。隴西保和堂藥業、扶正藥業、甘肅九州天潤等7戶企業通過了當歸、黃芪、黨參道地藥材認定;積極推進“隴西黃芩”“隴西柴胡”“隴西款冬花”申請國家地理標志證明商標工作;隴西一方、中天、惠森、扶正和岷海制藥被列入省上隴藥大品種大品牌培育目錄;岷縣順興和中藥材有限責任公司“順和牌”注冊商標獲國家馳名商標。中國品牌建設促進會評估我市“隴西中藥材”區域品牌價值達到90.84億元。岷縣出口當歸種植示范區通過原國家質監總局審批,成為西北首個、全國第六個中藥材質量安全示范區。

    為進一步提高中醫藥產業的科技含量,增加附加值,定西市積極引導督促科研單位、醫療機構、生產經營企業研發含定西道地藥材且療效確切的藥品、保健食品、醫療器械等大健康新產品。甘肅華騰醫藥公司酸棗仁白芍遠志顆粒、扶正藥業黨參黃芪茯苓口服液、中天藥業黃芪黨參顆粒三個產品相繼取得國家保健食品注冊文號。貞芪女貞復合飲料、參芪養生茶等藥膳包和代用茶等20余款產品正在研發中。

    同時,鼓勵和支持全市中醫藥企業積極申報國家專利共計110項,其中授權專利55項。積極與國內30多所科研院校建立長期穩定合作關系,組建成立省、市級工程技術研究中心40個。企業實施科技合作項目80余項,在研新藥4項,取得科技成果172項。隴西縣政府與天津天士力控股集團聯合組建了甘肅數字本草檢驗中心,并順利通過CNAS認證,成了全省首家中藥材及農產品第三方檢測平臺;

    2020年6月,甘肅九州天潤檢測有限公司獲得甘肅省檢驗檢測機構資質認定證書,成為定西市第二家第三方檢驗機構。

    目前,定西全市持有《藥品生產許可證》加工企業74戶,省級以上龍頭企業21戶,年加工產值億元以上企業6戶。6家制藥企業共有藥品批準文號339個,其中基本藥物136個,常年生產91個,產品已發展到中藥飲片、配方顆粒、中成藥、保健品、藥妝等多個系列。全市共有中醫藥高新技術企業7家、省級中醫藥科技創新型企業6家;扶正藥業中藥大健康食品研發、岷縣順興和中藥材公司大保健產品研發、隴脈公司歸芪參草系列代用茶和煲湯料制備工藝研究等科技項目16個。上半年,全市中醫藥加工產值14.06億元,產值增加值3.8億元。

    在提高產品科技支撐力的同時,園區化發展也初具規模。規劃建設了甘肅隴西中醫藥循環經濟產業園、岷縣中醫藥循環經濟產業園、渭源縣工業園、渭源會川工業園和安定區北工業園等5個以中醫藥為主的產業園,規劃總面積46平方公里。積極開展“引強入定”,借力外來資金發展中醫藥產業。

    近年來,當地黨委政府加大招商引資力度,主要領導親自帶隊赴廣東、福建、天津、山東等地,深入國藥集團、一方制藥、廣藥集團、紅日、神威、中國中藥等知名制藥企業,就中藥材藥源基地建設、配方顆粒生產、現代制藥、現代化倉儲等積極開展合作交流,并達成合作意向。目前,全市各產業園區入駐企業已達141戶,并積極引進康美健康城、中藥材交易倉儲中心、中藥配方顆粒等中醫中藥產業開發項目,已投資46.14億元。全市2020年中醫藥產業投資項目共20個,總投資43.08億元,當年計劃完成投資11.62億元,目前完成投資1.71億元,完成當年計劃14.71%。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定西逐步完善中藥材交易市場功能,以隴西(首陽江能、文峰康美)為中心,建設集中藥材倉儲物流、市場交易和大宗中藥材電子交易平臺為一體的現代化大型中藥材專業市場,并積極支持甘肅中藥材交易中心創新中藥材交易模式,推動中藥材交易由傳統模式向現代化電子交易轉變。同時,依托隴西縣、渭源縣和岷縣的中藥材倉儲、商貿物流優勢,利用全市中藥材易儲存、易裝卸運輸及藥材品質好的優勢,加大中藥材網上零售。全市已建成以隴西首陽、隴西康美甘肅西部中藥城、岷縣當歸城、渭源渭水源、渭源會川江能等5個中藥材市場為龍頭,以產地集貿市場、各鄉鎮收購網點、電子商務為補充的中藥材市場體系,上連全國各大中藥材市場和大型藥企,下接市內外產地集散市場、加工企業及種植戶。

    中藥材已成為定西電商網銷的主要產品,占全市電商網銷產品的86.9%。全市累計開設涉及中藥材的網店1400家。上半年,全市中藥材交易量37.25萬噸,交易額70.7億元,通過電商平臺銷售中藥材及其產品7430萬元。

    逐步提升中藥材靜態倉儲能力,全力打造“天下藥倉”。隴西康美現代倉儲物流及交易中心、九州通岷歸綜合產業園、甘肅中藥材交易中心“智能云倉”等一批現代倉儲物流項目先后落戶定西,形成“南藥北貯”地域優勢。同時,產區中藥材專業市場逐步完善了倉儲設施,配建了能夠基本保證中藥材儲存質量要求的、與其經營品種和規模相適應的常溫庫、陰涼庫和低溫庫。目前,全市中藥材靜態倉儲能力達到100萬噸,倉儲品種320多個。

    依托資源優勢,當地探索推進中醫藥與文化旅游、食療康養等相關產業融合發展。突出打造“渭水源頭、李氏故里、當歸定西”品牌,提出以“兩河、兩山、兩園、一中心”(洮河、渭河源及貴清山、遮陽山AAAA級中醫藥養生旅游景區,隴西縣、岷縣等中藥種植園,通渭溫泉療養中心)為主線,以各級中醫藥服務機構為主體,以賓館、車站、飯店、社區等N個中醫藥養生服務體驗點為補充,形成“2221+N”的養生體驗格局,打造集康復理療、休閑養生、文化旅游、體育健身、藥膳食療為一體的中醫藥康養服務模式。

    據定西市有關負責人介紹,下一步,定西市將在穩定種植面積、加強中藥材質量控制、促進中藥飲片和中成藥質量提升、完善倉儲設施、引導線上交易、加大產品研發、延伸產業鏈上下功夫。加快推動中醫藥產業事業融合發展,加快推動中醫藥產業向藥醫并重、生物制藥和康養保健轉變,由農業種植向消費性工業轉變,實現從種植到應用的全過程標準化和全產業鏈開發、全過程監測、全生命周期服務。

    據了解,目前,中醫藥產業發展正面臨良好機遇,已經被定西市確定為富民興市的首位戰略性主導產業重點推進。定西必將依托中藥材的“道地”地產特性、種植規模優勢、倉儲物流優勢、加工增值優勢和區位市場優勢,依托國家和甘肅省對發展中醫藥產業的扶持政策,不斷做大做強中醫藥產業,加快打造“中國藥都”,全力推動中醫藥全產業鏈高質量發展。

    從“千年藥鄉”向“中國藥都”邁進,定西市在這條崛起之路上走得鏗鏘有力。

    是啊!中醫是我國歷史悠久的文化遺產,中醫文化源遠流長,博大精深,作為中國文化的精髓,中醫所包含的理念和方法是世界醫學的寶藏。

    是啊!“甘肅方劑”是屬于甘肅的,也是屬于中國的,屬于960萬平方公里土地上生活的14億中國人民的,更是屬于全世界熱愛和平的人民的。

    相信,甘肅“甘肅方劑”和中醫藥產業的前景會越來越寬廣。我們更有理由相信,甘肅的中藥材發展,為改變農村發展新面貌和農民精神新風貌以及展現美麗鄉村風貌發揮巨大的作用。

     

    20

    瀏覽量:

    在抗擊疫情過程中,“甘肅方劑”走進了人們的視線。甘肅是國家中醫藥產業發展綜合試驗區,擁有底蘊深厚的中醫藥文化和豐富多樣的中藥材資源。此番,中醫藥盡早介入,全程參與,是甘肅中西醫結合防治新冠肺炎疫情的一大亮點,也是甘肅治愈率高、重癥患者相對較少的重要原因之一。

    全部評論()

    更多資訊內容請關注工業文學官方微信公眾號

    亚洲国产人在线播放首页-国产乱色伦影片在线观看下-国产成人午夜福利r在线观看-精品视频国产狼友视频